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一章再看你一眼
    “咱们这个项目干了三年,风风雨雨历经磨难,今天终于画上了一个句号!”余庆阳坐在主位上,端着酒杯,红光满面。

    “不容易啊!

    孙科、黎总、王经理、刘工,我提议,为了庆祝咱们的胜利,咱们再加深一个!”

    这是泉水市2018农田水利项目合同完工验收的庆功宴。

    这个项目进行的非常艰难,不到三千万的项目,愣是历时三年才完工。

    “是不容易!

    余总,你们施工单位还好,留个看门的,其他人都调去别的项目,我们监理,还有项管可是在这里盯了三年,一天都没挪窝!”项目总监黎总举杯苦笑道。

    苦笑中也有一丝解脱。

    这个项目,拖了三年,监理费都不够他一个人的工资!

    更何况下面还有现场监理,这个工程,他们监理公司赔了!

    又没办法追究责任,业主也没钱给他们追加监理费。

    不管怎么说,总算是完工了!

    是啊!

    总算是完工了!

    “呵呵!黎总,你也不亏,领导可没忘了你们,这不二期的监理又交给你们了,那可是一百多万的监理费!”余庆阳笑着回应道。

    “来!来!今天喝酒,其他的事,咱们不谈!”余庆阳的话有些敏感,孙科长笑着岔开话题。

    一桌人,来自不同的五个单位,三年的煎熬,今天总算是完了心思,可是痛痛快快的放松一下。

    做为主陪,要给所有人敬酒,也要接受所有人的敬酒。

    ……

    “头疼……”余庆阳揉着好像炸裂的头,从床上爬起来。

    “这是哪?……”

    四张高低床,书桌,储物柜,这一切是那么陌生又莫名的熟悉。

    余庆阳在床上做了半天,努力回忆昨天晚上的事情。

    昨天晚上庆功宴,自己作为施工方的项目经理宴请业主、项目管理公司、监理公司、设计等参加单位的负责人,好像喝多了。

    平时撑破天一斤的量,昨天好像失去记忆前就已经喝了二斤多。

    至于谁送的自己,谁接的帐,完全没有印象了。

    想来是公司的小蔡吧?

    只是,这是把自己送到哪里了?

    “老二,酒醒了?你可真厉害,你知不知道你昨天从床上掉下来了?可把我吓死了……”

    余庆阳吃惊的看着满脸青春痘的老三,“老三?你怎么来了?”

    余庆阳第一反应就是自己是在做梦。

    不然这一切都不科学。

    自己都毕业二十年了,老三虽然不怎么显老。

    可是也没这么葱绿!葱绿到满脸的青春痘还没消。

    “什么我怎么来了?我给你大佬送饭来了!

    你昨天可牛逼了!把老大给灌醉了,把教室的门也给踹烂了!

    今天,老大去教务处帮你交罚款去了!

    多亏陈老师说话,不然你可真要背着处分毕业了!”老三絮絮叨叨的一边说着,一边找来余庆阳的快餐盒把方便袋里的小米粥倒进去。

    把老大灌醉?踹教室的门?

    随着老三的话,一股深藏在脑海深处的记忆冒出来。

    那是毕业季,自己和女朋友分手,然后拉着老大去喝酒消愁。

    然后喝多了,在操场上差点和人打起来,后来被拉倒教室,结果自己一脚把门给踹了个窟窿。

    余庆阳呆呆的看着老三。

    看到余庆阳在发呆,老三以为他还没从分手的打击中恢复过来,又絮絮叨叨的劝了起来,“老二,发什么呆啊!要我说,分了就分了,最起码你还曾经拥有过,我大学四年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我不也好好的?”

    余庆阳在蒙圈中把老三买回来的小米粥喝了,又就着咸菜吃了两个馒头。

    见余庆阳吃完馒头,喝了小米粥,老三才道:“老二,你再睡一会吧!我还有点事。”

    “哦!”

    在宿舍里转了好几圈,看着镜子里同样葱绿的样貌,余庆阳终于接受了一个现实,自己重生了。

    工地生活枯燥,余庆阳也有看的习惯,什么穿越、重生,系统看多了,也就不稀奇了。

    重生轮流来,这次到我家。

    余庆阳重生了,重生到大学毕业的那一年。

    2000年,大学毕业还包分配。

    很多同学已经提前走了,还有一部分同学们在等着拿毕业证。

    海河大学,虽然在全国范围内不是最好的大学,但是在水利行业里还是数一数二的大学,号称水利部门的清华北大。

    海河大学毕业,最次也是进大型国企,好的进央企,进事业单位,甚至进政府当公务员。

    2000年还没有公务员考试,毕业分配到行政单位就能得到公务员编制。

    但是这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

    上一世,就在今天,他因为分手郁闷,出现闲逛,结果不知道那根线没有搭上,跑到一个录像厅去看录像,结果里面放的是艺术片。

    事情就是那么寸,余庆阳前脚刚进去,后脚派出所就冲了进来。

    然后就是通知学校。

    2000年看艺术片,是非常严重的一件事,余庆阳因此背了一个严重警告的处分,自然包分配就与他无关。

    2000年毕业分配,要么是学校分配工作,要么回原籍由地级市的人事局进行分配。

    余庆阳因为背着严重警告处分,无论是学校还是地市的人事局分配工作都没他的份。

    接下来的日子,对余庆阳来说真的是地狱一般。

    从天之骄子,沦落到没有工作,被人鄙视嘲笑。

    他一遍遍解释,自己不是去看文艺片的,就想找个地方坐一会。

    可是谁会相信!

    在家里憋了一个月。

    最后,只能靠着家里的关系,在一些国企公司干编外技术员。

    蹉跎了二十年,才在一个不大不小的工程公司混到项目经理。

    想到这里,余庆阳又兴奋起来,自己回到了毕业前,最关键的是,自己回到了出去瞎逛的前一刻。

    记忆中就是今天,吃完老三买来的早点,自己就出去瞎逛。

    余庆阳决定,今天打死都不出去瞎逛。

    想到刚刚分手的女朋友,余庆阳心里更是火热。

    分手一定就是仇人吗?

    不是,最起码余庆阳从来没有怨恨过女友。

    分手没有什么狗血剧情,一个是东山省的,一个是川蜀的,余庆阳想回家就业,女朋友也想回家就业,在两地分居还是分手中,女朋友最终选择了分手。

    这个真没有什么好怨恨的。

    相反,余庆阳很怀念这一段感情,这是他上一辈子唯一的爱情。

    后来毕业,结婚、离婚,再结婚,一切都和爱情无关。

    就是年龄到了,人家都结婚生子,自己也跟着找个差不多的女人结婚生子,就这么简单。

    曾几何时,余庆阳不止一次偷偷回味这段纯真的爱情。

    拿上脸盆,跑到洗漱间,痛痛快快的洗了个凉水澡。

    2000年,他们的学校还没有独立的卫生间、洗漱间,都是公用的大洗漱间和公用厕所。

    男生宿舍,也没那么多讲究,都是直接在洗漱间用脸盆接水,往身上一倒,然后打上肥皂,在冲几遍就行了。

    洗完澡,换上一身干净衣服。

    余庆阳来到女生宿舍。

    他来找曾经的女朋友,不是为了挽留这段爱情,就是想看看她,再看一眼。

    毕业二十年,他们再也没有见过面。

    余庆阳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再见一面。

    学校外面的一间咖啡厅,两个人相对而坐。

    “昨天喝酒了?”

    “嗯!”

    余庆阳痴痴的看着前女友。

    “你不会喝酒,以后少喝点吧!”

    “嗯!”

    余庆阳点点头

    “你怎么了?你不是说找我有事?”

    “没事!”

    “那你盯着我看!”

    “就想多看你一眼!”

    此时的余庆阳完全没有四十多岁老男人的城府和沉着,表现的像极了葱绿中二青年。

    脑子里回想着两个人三年的点点滴滴。

    第一次约会,第一次看电影,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拥抱,第一次亲吻。

    很多个第一次,两个人的爱情是那种很纯洁的爱情。

    没有做,只有爱,就是这么纯洁。

    这是余庆阳上一世唯一一次爱情,回味一生的爱情。

    “阳子,别这样!咱们不是说好了吗?”女友有些伤感,不过她总是一个理智的女人,轻声说道。

    “我知道,和平分手,彼此做朋友!”

    和平分手?

    他们做到了,可是做朋友,抱歉,真的没有做到。

    上一世,之所以二十年没有见面,就是因为两个人互相躲着对方。

    接下来是一阵沉默。

    互相对视,看着看着,女友流起了眼泪。

    “乖,别哭!”余庆阳轻轻的帮女友擦干眼泪。

    “既然你不舍得我,为什么你不肯跟我去山城?”女友带着哭腔道。

    “就像你不肯跟我会东山省一样,这个问题咱们争吵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不说了好吗?”余庆阳苦笑。

    这是无解的话题。

    双方都是独生子女,都想守在自己父母身边。

    对坐到中午,一块安静的吃了一顿饭,互相说了一声珍重,各自离去。

    没有挽留,没有痛哭流涕。

    分别后,余庆阳直接回到宿舍,他打算就在宿舍睡到明天,如果可以,一直到拿毕业证离校,他都不会出学校大门。

    重生,圆了再看女友一眼的梦想。

    也避免了上一世的悲剧。

    接下来,余庆阳开始考虑自己的人生。

    必须要活的精彩,必须要活的畅快,才能对得起自己重活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