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第一圣祖 > 第86章 恐怖存在
    “你,你没有中毒!”

    看着云阳双指间夹着的那枚暗器,李子鳞满脸难以置信。

    之前他明明击中了,甚至听到了云阳的闷哼声。

    怎么可能没有击中?

    云阳淡淡道:“我若不被击中,你怎么会如此容易现身?”

    他精神力能够外放一丈,那些暗器能伤到他才怪。

    “呵呵,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李子鳞再度露出狞笑,“可就算如此,你还是要死在我手上。”

    “不仅是你,还有你娘,还有冯家,还有孤云城的所有人,他们,都要死!”

    “你已经疯了。”云阳皱眉道。

    就算恨他,恨冯家,可孤云城的那些平民何干?

    “我是疯了,被你赶出孤云城的时候就疯了,现在,你给我拿命来吧!”

    李子鳞身影爆射而来,手掌成爪,抓向云阳面门。

    他的指甲仿佛鹰爪一样,极为尖锐,上面缭绕着淡淡的灰黑色雾气,是尸毒。

    云阳后退半步,手臂一抖,血泉枪如同一条灵蛇,刺向李子鳞胸口。

    “铛!”

    李子鳞不得不用手爪劈开长枪,两者相撞,火花四溅。

    但,他也被枪尖携带的巨力震退五步。

    “你的实力,怎么可能这么强!”李子鳞眼角狂跳,满脸狰狞和不甘。

    他修炼魔功,把自己弄的人不人鬼不鬼,才换来今天这一身实力。

    可云阳付出了什么?

    他凭什么这么强??

    “我的实力,比你想的更强。”云阳话落,主动闪身而出,长枪暴刺,直指李子鳞咽喉。

    枪速太快,使得枪尖处出现一道锥形气浪,气势惊人。

    “狂妄!”李子鳞冷笑一声,“既然如此,让你见识一下我真正的实力。”

    话落,他的身体轰然炸开,化作漫天血雾,无视那暴刺的血泉枪,直接朝着云阳笼罩过来。

    云阳抽枪暴退,躲开血雾。

    他没想到,李子鳞的魔功,已经修炼到了这种程度。

    “哈哈哈,继续攻击我啊!”血雾中,传来李子鳞得意的狂笑声。

    血雾无形,根本无惧攻击。

    反倒是云阳,只要沾染一丝血雾,立即就会中毒。

    如果被他血雾笼罩,不消片刻,就会化为血水。

    “一种不入流的解体秘法而已,消耗的是你的血液和寿命,真不知道你得意什么?”云阳眼带不屑。

    从某一种程度来说,他的土遁也能算是一种解体方式。

    但是,土遁比李子鳞这个,不知道高明多少倍。

    “啊——,你去死!”李子鳞仿佛被戳到痛处,催动血雾,快速朝着云阳笼罩而来。

    血雾所过之处,通道两侧的石壁上留下清晰的腐蚀痕迹,毒性之强,可想而知。

    云阳手掌一翻,拿出一张黄纸书写的符纸,割破手指滴了自己的几滴鲜血后,挥手打了出去。

    破魔符!

    他这三天中准备的物品之一,符纸是他亲自炼制、书写,再加上他血液中沉寂的神性,专克邪魔之物。

    “嗤!”

    符纸没入血雾,仿佛烧红的铁水落入积雪,成片的血雾不断被蒸发,消失不见。

    下一秒。

    李子鳞仿佛重重挨了一锤般,口喷鲜血,从那血雾中倒飞而出,重重摔落在地。

    那弥漫的血雾,也瞬间消失不见。

    “你……”他满脸惊恐的看着云阳,略一犹豫之后,直接转身朝着通道深处飞奔而去。

    他底牌尽出,也没能伤到云阳一次,反倒是他自己,被云阳的符纸弄的重伤。

    再打下去,他必死无疑。

    逃!

    只要逃出去,他就有机会,可以用别的方式报复云阳。

    云阳没有急着追。

    手一翻,他从乾坤戒拿出另外一张符纸,将其点燃。

    “唰!”

    符纸瞬间燃烧,化作一个小小的火球悬浮在半空,而后,朝着李子鳞离开的方向飞了过去。

    魔引符。

    可以追踪被破魔符击中之人的气息,两者配合使用,无往不利。

    云阳这才迈步,不疾不徐的跟了上去。

    刚刚前进不足十丈,他便轻笑一声,将手中血泉枪,朝着前面扔了出去。

    “嗤嗤嗤……”

    密密麻麻的黑色小铁球,从两侧墙壁中飞射而出,覆盖前后三丈范围。

    每个小球上都布满尖刺,散发着腥臭。

    如果云阳刚才直接追的话,怕是已经中招。

    足足过了十几个呼吸,那些铁球才落尽,云阳捡起血泉枪,继续前进。

    一路追踪,破掉了十多个机关陷阱之后,他来到了一个地下大厅之中。

    大厅空旷,只有中央位置,放着一具黑色石棺,其上血迹斑斑,显然每日在用鲜血浇灌。

    李子鳞站在石棺旁,有些挣扎的看着云阳,“放我走,否则我唤醒它,和你同归于尽。”

    看着那石棺,云阳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他终于知道,李子鳞的魔功和尸毒从何而来。

    他所料不错的话,这石棺之中,应该是一具尸傀,至少炼制超过十年以上的尸傀。

    这个级别的尸傀一旦被唤醒,那将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你这尸傀,从何而来?”云阳问道。

    这种东西,绝不可能轻易得到,李子鳞的身后,可能还有一个更加恐怖的存在。

    “我告诉你,你放我走?”李子鳞问道。

    他也不愿意唤醒尸傀,那会让他付出生命的代价。

    云阳犹豫了一下,“可以。”

    尸傀被唤醒,他倒是可以全身退,但整个凌云国估计会就此覆灭、生灵涂炭。

    “我无意中发现的。”李子鳞道:“在一个山洞里,我准备去里面过夜,就看到了它。”

    “你走吧!”云阳让开了大厅入口。

    他相信李子鳞没有说谎,也更加确定,李子鳞的背后有人在操纵。

    只是这一切,连李子鳞自己都不知道。

    李子鳞小心翼翼的避开云阳,走出大厅后,立即朝着外面飞掠而去。

    云阳没理他,径直朝着那石棺走了过去。

    但就在此时,他脸色猛的一变。

    “轰!”

    紧接着,一声撼天动地的爆响声炸开,火光冲天,山摇地动。

    整个地下大厅轰然崩塌,荡起漫天烟尘,将整个小山谷都笼罩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