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我被成语绑票后 > 章090 真中指狂魔啊
    屋内空气一时有些凝滞。

    余逸瞄了眼南鸿手里的断指,又看了看尸体右手的创口。

    眉头皱的老高。

    书桌不稳而已。

    一张报纸、半块泡沫的事情,有必要这样子搞?

    是。

    拿人手指头垫在桌腿儿下面是更稳当更牢固些。

    但这么有伤天和的事,一个正常人……怎么做得出来?

    由于南鸿发现的那件“杀伤性武器”的存在,杀害李超的凶手,普通人也拥有了很大可能。

    当然,这个“普通人”,只是常规意义上的,或者说生物学上的“普通人”。

    其实必定很不普通。

    最起码得知道怎样杀害一个修行者,且能够搞到这种品级的杀伤性武器。

    另一边,南鸿举着手指怔忪了片刻,忽然神情一变,像是想起了什么,盯着余逸看了片刻,变得激动兴奋起来。

    “余逸,走,我们去个地方。帮我个忙。”

    四人下楼。

    南鸿亲自开车,极速狂飙。

    花了半小时,一口气开到了位于东宇新区的一处著名豪宅。

    永质麒湖园一期。

    这是永质地产旗下赫赫有名的观湖平层洋房。

    之前余逸和白洒水打拳的那个烂尾楼的炎河地产也算厉害的。

    在中州下面各郊县颇有些影响。

    但在永质面前,完全是个弟中弟。

    一个最简单的对比。

    炎河地产那两栋想要作为地标性建筑打造的“炎河国际双子楼”。

    于它而言,属于砸锅卖铁强行升档的冒险之作,搏一搏单车变摩托的转型博弈之举,其结果是崩断资金链,老板负债外逃,双子楼烂尾至今,坑苦了购买百姓和商都区政府。

    但双子楼这样的商业配套,于永质而言,属于标配。

    永质不做别墅,不做密集高层,只做精品洋房。

    围绕住房打造高端商圈的能力,更是中州市内独一档。

    这方面,远比房企排行榜上前几名的那些过江龙们还要厉害的多。

    四人进了一栋楼的七楼。

    南鸿拿钥匙开了门。

    屋内装修奢华。

    面积倒不是很夸张。

    一百三十几平。

    两室一厅一卫。

    最厉害的是那个拉风的客厅。

    二百七十度的环形落地玻璃窗,超豪华一线湖景。

    “永质还真是名不虚传啊。真想有套这样的房子。”

    南鸿显然不是第一次进来这房子了,但走到巨大落地窗前,还是忍不住发声感慨道。

    “大半夜的,来这里做什么?”

    余逸其实看到了外面残留的现场封锁痕迹,应该是新近发生过命案的。

    不过肯定不关居委会的事,要不然他肯定早就知道了。

    既然事不关己,他现在就只想回去睡觉。

    南鸿道:“大概四周之前,这间屋子的主人华海鸣,死在了自家的浴室里。我现在有些怀疑,李超和华海鸣这两件案子之间,可能存有某种联系。”

    说着,简单介绍了下华海鸣。

    33岁。

    美利坚排名前三十的商科院校毕业。

    家世不俗,底子扎实。

    有起步资金和资源。

    自身也努力。

    目前专营红酒生意,在波尔多有一个小酒庄。

    中原省的红酒圈子里,颇有些名声。

    听着怎么也不像是跟外卖员李超在一个维度的人。

    余逸疑道:“也是凶杀?”

    “表面像是心脏病突发。”

    “是修行者?”

    “普通人。”

    余逸皱了皱眉,“也是个有男朋友的?”

    “并没有。”

    “……”

    余逸顿时就不爽了:

    “这也不是,那也没有。一个送外卖的,一个开酒庄的,一个出租屋里面条配大蒜,一个豪宅里红酒搭鹅肝……联系点在哪里?南老师,这大半夜的,你不睡觉,跟我在这儿扯犊子呢!”

    南鸿默了默:“他右手的中指,也不见了。一开始我并未多想,直到刚刚。”

    余逸怔了下,“就凭这一点?”

    “一点就足够了。只要我能在这房里找到中指。两案之间,必有关联。”

    南鸿说完,就开始满屋子的翻桌腿,柜腿,但凡是有腿有脚可能会不稳需要垫一下的,一律不放过。

    阿米不忿余逸对南鸿的态度,狠狠瞪了他一眼,也跑过去帮忙了。

    余逸有点无语。

    没理他们,索性背着手在窗户那里看风景。

    甘小芸踟躇了片刻,忽然问道:“南老师,听说这永质有玄天宗的背景?”

    说到“玄天宗”三个字,她的眸中,忽然多了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余逸了然。

    “玄天宗”敢把一个“玄”字放在“天”字前,这方面定然传承超卓。

    怕是跟甘小芸的“元辰暝灵术”或者以后要走的“道”有些干联。

    南鸿就直接多了,看了甘小芸一眼,呵呵笑道:“不用听说,是确定。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背景。玄天宗‘十师十二士’听过吧?”

    听到这五个字,甘小芸面色顿变。

    阿米也蹙了蹙眉,一脸谨慎。

    余逸疑道:“就是那什么十天师、十二地士?”

    “不错。永质的第二股东是十二地士中的执徐地士,这点确认无疑。

    非但如此,永质还跟十大天师中的上章天师有些关联。

    现在因为华海鸣莫名其妙死在麒湖圆一期,众说纷纭,很多熟人都力证华海鸣之前没有心脏病,心脏很健康,蹦极都敢玩的存在……

    导致二期三期销售很不理想,甚至整个永质的股价都大幅度下跌。

    玄天宗执徐地士有意拿出一百万悬赏,及双份灵涡……”

    南鸿后面说的什么,余逸已经不需要再去听,他只听到了“双份灵涡”四个字。

    这便够了。

    果断掏出小黑石。

    假模假式贴上“投石问路”符。

    “中指何在?走你!”

    这次小黑石的落点很奇怪,朝着某个方向,蹦跳。

    跳一下,滚回来。

    再跳一下,滚回来。

    虽然怪异,但指向很明确。

    按照指向,那里是阳台天花板上的……吸顶灯。

    南鸿现在对余逸的“投石问路”貌似比余逸自己还要信心十足,抄起旁边的折叠梯便爬了上去。

    不一会儿,他便哈哈大笑着跳了下来。

    手中捏着的,正是缺失的半截断指。

    原来,吸顶灯中的恒流驱动器,就是那个最核心的小白块,因为黏胶脱落,加上两端的电线有些长,导致驱动器下垂后,直接有三分之一的地方挨着灯罩。

    这样一来,顶灯打开后,下方区域便会有一块明显的黑斑阴影。

    凶手用驱动器两端的电线绕着断指打了个蝴蝶结,将恒流驱动器整个提拉起来,远离灯罩。

    如此这般,灯光照明效果便重新变得完美了。

    “这……特么明明一个透明胶布的事情,搞这么残忍复杂?非要用人中指?”

    事到如今,余逸终于有些相信这两件案子存在关联了。

    真中指狂魔啊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