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原初之暗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家庭伦理剧(第三更)
    第一百一十一章

    “在这个世界,巫师血脉已经越来越薄弱了。以这里的人流量来说,出现巫师的几率实在是太低了。”

    亨利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顾城回头望着亨利。

    “为什么要选择这个时间地点呢?”

    “地点没有什么特别的。我本来想给你介绍一下这个钟的。但是看起来你很了解。至于时间,我跟死亡骑士不一样。摩罗神对我的掌控非常强大。

    我每天只有正午的极短时间内,才能够完全避开他对我的监控。”亨利就像一个老朋友那样跟顾城说这话。看起来没有丝毫的异常。如果有人路过他们的身边,绝对不会想到,他们在昨晚还曾经大招过一场。

    “所以,这又是一次私人的对话了?”顾城笑着说道。似乎这场游戏中的每一个玩家都想要跟他交易。当然这也跟他手握关键性的道具有关。

    “看起来还有别人找你谈过啊。”

    “确实有,死亡骑士甚至摩罗神都曾经找我谈过。”

    “原来如此,摩罗神在昨晚让我取消了对你的行动。看起来你们已经达成协议了啊。”亨利似乎明白了什么。

    “差不多吧,一点小合作。”顾城无所谓的说到。

    “我不在乎你们究竟达成了什么合作。我现在想跟做一笔交易。”

    “虽然这话我最近听的有点多。但是我还是会听一下你想说什么的。毕竟一般别人求你做交易的时候,总是会有便宜可占的。”顾城示意亨利继续。

    亨利犹豫了一下继续说到。

    “摩罗神已经集齐了军队。现在唯一欠缺的就是钥匙了。而你跟他交易之后,它就更不需要我了。我相信只要它一拿到钥匙,就会杀了我的。”

    “是吗?我以为他会需要你来为他带兵的。”

    “不,你不了解他。他是个控制狂,绝对不会允许一丝的权利外泄。我不知道你们究竟达成了什么交易。但是如果他得到了钥匙,一定会第一时间收回赋予我的力量。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我以为你会要求我停止跟摩罗神的交易呢?”

    顾城有些吃惊的问道。毕竟亨利这番话,可是将自己的弱点全部暴露了。这完全不符合谈判的规则。

    “是的,我就是来请你取消交易的。我不知道他出什么价。我的价格是,战争骑士。我可以将战争骑士的力量给你。我知道你一直都想要,那晚战斗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

    广场上,一个孩子将自己的皮球踢到了顾城跟亨利的中间。顾城撇了一眼,轻轻的一脚将球踢给了从远处跑过来的孩子。然后回头继续说到。

    “我必须得承认,亨利。你的价码真是让我无法拒绝啊。不过你不想知道,摩罗神出了什么价码吗?”

    “我需要知道吗?我已经出了最高价,不管对方的价格是什么,我都不可能继续加价了。”

    “话是这么说。但是我觉得你是听一下比我好。摩罗神答应给我一个地狱中的人,来交换我拍的钥匙。”

    “一个人?你说一个人?不可能,地狱中能够被称为人的只有有限的几个人。我不相信你会救那几个无关紧要的人。除非……”亨利一下子愣住了。他死死的盯着顾城的眼睛,良久才问道。

    “你要用钥匙交换卡特里娜,我的母亲对吗?”

    “确实如此,亨利。你现在还要求我停止交易吗?”顾城有一种意味深长的语气对亨利说道。他清楚的知道,这是亨利心中唯一的弱点。

    亨利是个食罪人,他能够感受甚至吸收别人的罪恶。在数十年中,他已经被各种来自不同个体的罪恶,污染到几乎失去了自我。摩罗神帮了他一把,让他保持了自我意志。但是摩罗神是不可能那么好心,让他彻底的恢复的。

    亨利的内心,仍旧充斥着无尽的黑暗。这也是摩罗神想要的。他需要一个没有底线的代言人。然而看过原著的回程顾城清楚的知道。不管亨利如何堕落,他心中始终挂念着自己的母亲,也同时痛恨着自己的父亲。

    他的母亲在他年幼的时候,为了保护他,保护父亲,保护这个国家,身陷炼狱。亨利一直对此事耿耿于怀。他效力与摩罗神,未尝没有尝试营救自己母亲的意思。在原著中,跟摩罗神的最后决战中。也是因为摩罗神命令他杀掉自己的母亲,而跟摩罗神反目。

    亨利脸上露出了一种痛苦的神色。对他来说,这是真真正正的两难的抉择。他已经感觉到摩罗神对他失去了耐心。而且一旦它从顾城那里得到钥匙。估计第一个死的就是自己。但是他有绝对不可能在这种时刻,让自己的母亲失去脱离炼狱的机会。

    许久之后,亨利回过神来。他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炼狱的规则,出来一个,就必须进去一个。而且必须是自愿的。是谁,愿意自愿进入,就我的母亲。”

    “虽然你们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直接见过面。但是我相信你已经知道他的存在了。你的父亲,克莱恩。”

    “父亲?”亨利脸上倚着失神。这个世界上最能够引动亨利情感的两个人。一个是他的母亲,他知道自己永远欠自己的母亲的。母亲为了他,堕入炼狱。这是他内心深处最后,也是最强烈的人性。

    另一个就是他的父亲,也是他最恨的人。他痛恨父亲,不但没有照顾这个家,照顾自己,反倒是母亲一个人承受了家中所有的苦难。这个家庭的一切痛苦都是那个男人引起的。他恨不得亲手杀死那个懦弱的男人。

    但是现在,那个他最恨的人,要舍弃一切,去救那个他最爱的人。自己的父亲,要付出生命去救自己的母亲。这种复杂的纠葛,让亨利一时间百感交集,无法形容自己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