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原初之暗 > 第六十一章 魔法的代价
    魔法是一种什么样的概念?在普通人的眼中,魔法无所不能。就如同电影,小说中的那样。能够上天入地,毁天灭地,逆转时间。分分钟毁灭世界,或者分分钟拯救世界。能够虚空造物,变不可能为为可能。

    但是在里世界的人得眼中,魔法远远没有这么强大。而更多的是各种奇特,而诡异的效果。里世界最强的几个自然团体,掌握着几乎所有的主流魔法。他们中的魔法师,能够使用诸如火球术,或者召唤闪电,冰霜之类的,极具视觉效果的攻击性元素魔法。也能够使用一些医疗,祝福,或者精神系的魔法。这些人看起来更接近于人们心中的魔法师的形象。

    但是在他们之外的那些野生法师,以及非主流的法师,或者巫师。他们对于魔法的理解,则要实际的多。

    蛊惑一下普通人,调配一些类似于爱情魔药之类的东西。或者是凭空点火,意念移物之类的。这是大多数野生巫师的三板斧。再高端一点,奴役几个亡魂,隔空诅咒杀人,使用一些范围性的幻术,或者控制一些动物。还有能够布置一些被动的魔法陷阱等等。

    像是电影中的那种魔法正面对轰,现实中是极为少见的。一旦出现那种状况,就意味着有高级别的黑暗力量,与教会生了正面的冲突。基本上没有人愿意见到那种局面。

    克洛伊生长在一个巫师家族。父亲是一名还算不错的幻术师。母亲是一个没什么特点的女巫。但是懂得不少魔药配方,以及技巧。算起来也算是魔法世家了。但是她从未见过眼前如此庞大,绚丽的魔法景象。

    那种燃烧的蓝色魔法火焰,空气中激荡的几乎让人窒息的魔力狂潮。每一个角度都在揭示着,顾城是一个多么强大的巫师。这时候的克洛伊,还分不清魔法师以及巫师的区别。当然严格来说,顾城其实也可以说是巫师。但是他可以肯定,他的血脉,绝对不是现在世界上的任何一只巫师血脉的分支。所以,他一直以来都自称魔法师。

    “教我。”克洛伊的眼睛中流露出一种,你如果不教我,我就死在你面前的意思。但是顾城不为所动。

    “凭什么?你知道真正的魔法,在里世界是什么价位吗?那些二流,三流的组织。会为了一个完整的魔法,付出数百万美金,或者毫不犹豫的杀掉一条街的人。你有什么?”

    刺啦一声。这是克洛伊衣服撕裂的声音。她直接撕破了自己的外衣,露出了已经开始成熟的身体。顾城眼神微微一挑。不得不说,现在的克洛伊虽然刚刚成年。但是欧美人育更早。现在克洛伊,身材已经非常有料了。不说那前凸后翘的曲线。只是那两条大长腿,就让顾城微微的侧目了一下。然而这厮看够了之后,毫不犹豫的再一次拒绝了。

    “你觉得我想要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这句话让克洛伊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她当然清楚一个强大的巫师,想要女人这种资源,实在是太简单了。但是现在的克洛伊,实在是没有任何能够拿出手的资源用来做交易了。除了她自己。

    “你可以拥有我的一切。包括我的身体,还有我的能力。虽然那个黑巫师说的不多。但是我知道,他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让我深度觉醒自己的血脉之力。所以我觉得,我的能力应该还是很有价值的。

    教我魔法,然后我的身体,能力,全部都属于你。帮我完成复仇,你将永久性的得到一个忠诚仆人。”

    “帮你完成复仇?你知道那个黑巫师是什么人吗?”

    “你知道?”克洛伊没有理会顾城话语中的讽刺,而是直接反问。

    “我追踪了他们一些时间了。是一群黑巫师组成的某种联盟。听清楚了吗?是一群。而且这些黑巫师极有可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可能服务于一个隐藏在人间的高级魔鬼。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不可能,所有人都知道,魔鬼不可能长时间逗留人间的。它们怎么可能在人间操纵成群的黑巫师?”克洛伊想都不想,开口否认道。

    “所有人?哈哈哈哈。你的父母告诉你的吧。”顾城一阵嬉笑。”他们能够代表所有人?你觉得他们在里世界属于什么级别的?”

    克洛伊沉默了。她原本以为,自己的父母在里世界,算是中等以上级别的层次了。大多数与他们交易的巫师,都对他们很客气。但是现在看来,他们只是对魔药师的稀有,表示一点尊重而已。论真正的力量级别,她的父母,连入门都不到。看看昨晚的黑巫师,仅仅一个人,就让自己的父母生不起反抗的心思。没有丝毫招架之力的就倒在了对手的面前。

    “你知道他是怎样杀掉我母亲的吗?”

    “我不知道,这对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顾城想都不想,就开口反驳。

    “那你为什么要救我?我当时并没有我完全昏迷,我看到了你跟他的战斗。我知道是你救了我。你需要我,你想要我的能力。”克洛伊有些歇斯底里的喊道。

    “我出现在那里是因为,我跟那个黑巫师有一点私人恩怨。救你只是顺手而为。”

    “他对我的母亲使用了一种黑魔法……”

    “我说过我对你父母的死不感兴趣。”顾城再一次强调到。

    “那些恶心的虫子,在她体内繁殖,生长。我亲眼看到一只又一只的虫子,从她的身体里窜出来。我无法想象那有多痛苦。但是她还是挡在我的面前。直到一只又一只的虫子,爬满了她的身体。她回头跟我说,快跑。但是她已经看不到我了。因为她的眼睛已经没有了。”

    克洛伊说着,失控的坐倒在了地上。昨夜的噩梦,让她失去了全部的力量。刚才跟顾城据理力争的女孩也瞬间消失了。剩下的只是一个脆弱无助的女孩,抱着膀子在那里无助的哭泣。

    顾城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