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血手书生 > 第二十七章 清点收获
    郑重地将那数百两紫金票,揣入怀中贴身收好以后,周言便开始清点起了其他的收获。

    骆寒山和骆经天两人,身为罡气境界的强者,随身携带的丹药自然是不少。

    不多时,周言便他们两人的衣物里面,翻出了二三十个瓶瓶罐罐。

    “嗬!精纯真气的,提炼罡气的……种类到是挺齐全啊!”

    随手打开了几个瓷瓶,望着里面那些浑圆晶莹的丹丸,周言的嘴角不禁泛起了一丝欣喜的弧度。

    这些瓶瓶罐罐里面慢慢地盛放着龙眼大小的丹丸,每一枚都散发着扑鼻的药香,一看便知绝非是什么低等丹药。

    修为仅仅只是锻体境界,出自兖州府周家这种小型武道世家的周言,他又哪里见识过这些高品阶的丹药。

    即便周言无法估计出这些丹药的价格,不过按照周言的猜测,骆寒山和骆经天两人随身携带的丹药,恐怕一点也不必那数百两紫金票的价值低。

    虽然这些丹药十分的昂贵,然而大多数却根本不能够为周言提供任何好处。

    这些能够精纯真气,提炼罡气的丹药,毕竟是骆寒山和骆经天两位罡气境界强者所服用的丹药。

    其中蕴含的药力自然十分庞大猛烈,绝非是周言区区一个锻体境界的武者所能够承受住的!

    唯有那些药效平和稳定,专门用来舒筋活血,治愈伤势的丹药,才能够被周言服用吸收。

    虽然无法通过这些丹药来提升自身的武道实力,不过周言到也并没有感到任何的失望。

    如今手中掌握着数百两紫金票的周言,购买一些符合他现在武道境界的丹药又有什么困难,怎么可能会为那些低等丹药而发愁呢!

    “不愧是罡气境界强者随身携带的丹药,这药力当真是强大!”

    随手间取出一枚舒筋活血的莹白色药丸服入口以后,周言的眼眸深处不禁闪过了一丝精光。

    周言所吞服的那枚莹白色丹丸,虽然只是舒筋活血的疗伤药丸,然而其中所蕴含的药力,远远不是周家那半吊子炼药师炼制出来的疗伤丹药能够比拟的。

    那枚丹药甫一进入周言的嘴里面,便直接融化成了药液流入了他的腹中,而后更是散发出一股温和的热流,蔓延到了他的四肢百骸当中。

    仅仅是几息的功夫,就让周言那条因为脱臼而略有不适的右腿,彻底地恢复如初了。

    甚至就连周言全身的血液,都在这股热流之下缓缓地沸腾了起来,好似只要周言愿意,他就可以直接开始冲破淬血境界的瓶颈那般。

    当然,周言肯定不可能在这种荒郊野岭的雪林里面直接着手突破武道境界,更何况他还没有处理骆寒山和骆经天的尸首呢。

    缓缓将身躯当中沸腾不已的血液压制下来,周言就继续开始搜刮起了骆寒山和骆经天的随身财物。

    除了这二三十瓶珍贵的丹药,以及那数百两紫金票以外。

    也只有骆经天怀中的一枚古玉,还有骆寒山所用的那柄纤细长剑,能够入得周言眼中了。

    至于骆寒山和骆经天两人所修行的武道功法,周言却是并没有找到,不过他到也未曾感到失望。

    对于周言来说,即便是只有这些东西,也绝对算得上收获重大了。

    骆经天怀中的那枚古玉约有三寸大小,通体散发着温润的暖光。

    毫无疑问,这枚古玉便是引起骆寒山和骆经天两大罡气境界强者,拼死争夺的那枚传功玉简,其中必然记载着品阶不凡的武道功法。

    不过因为现在的天时地利全部都不合适,所以周言也并没有直接去接受那枚传功玉简里面的武道功法。

    但见周言直接将那枚传功玉简揣到了怀中,郑重地贴身保管好,准备回到自己居住的院落以后再另行查探。

    继而,周言便缓缓走到了骆寒山的尸身边上,一把将那柄没入雪地的纤细长剑拔出,拿到眼前仔细的端详了起来。

    不同于江湖上三指刃宽的普通长剑,骆寒山留下的这柄纤细长剑的剑刃,竟然仅仅只有一指之宽,当真是狭长无比。

    在那柄纤细长剑的那狭长剑刃之上,点缀着层层叠叠,好似云彩的纹络。

    虽然周言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云纹,但是已经在周家矿山生活了半个多月时间的周言,到也从听说过这种云纹的来历,那是百炼钢才会形成的一种纹络。

    周家矿山挖掘出来的矿石,经过冶炼以后便会形成精矿,而精矿经过千锤百炼以后才会被锻造成百炼钢。

    就像是功法丹药有着品阶的分别那般,兵刃亦是如此。

    一品最低,九品最高,其下还有不入品,以及其上的绝品存在。

    在江湖武林之上,大多数武者使用的兵刃,都是由周家矿山产出的那种精矿锻造而成,最高也不过是三品的品阶。

    而由百炼钢所铸就的兵刃,最低也有着四品的品阶,在整个兖州府里面都找不出一柄,可谓是珍贵罕见至极。

    只见周言随手从骆寒山的尸体上薅下一根黑发,放到那柄纤细长剑的剑刃上。

    轻轻一吹,那根黑发便直接被剑刃削成了两半。

    “好一柄吹毛利刃,不愧是由百炼钢锻造而成啊!”

    望着手中那柄寒光湛湛的纤细长剑,周言不禁感叹一声道:“可惜这柄长剑背后的牵扯实在是太大了,根本不可能在人前显露。”

    在那柄纤细长剑的剑柄处,铭刻着‘八景’两个飘逸的行楷。

    周言知道这‘八景’两个字,要么是这柄长剑的名字,要么就是锻造这柄长剑的武道势力,因此周言自然不可能将这种烫手之物随身携带。

    一旦这柄长剑被人发现,恐怕直接就会将骆寒山和骆经天的死亡与他联系起来。

    随手将那边纤细长剑插在了骆寒山旁边的雪地上,周言便直接转身沿着来时的放下,朝周家矿山走了回去。

    “不行,不能就这样将两具尸体抛在此地。”

    然而周言还未走出多远,心中一动的他便再次折身返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