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血手书生 > 第二章 尴尬境地
    清晨,朝阳透过袅袅寒气照耀出了温暖的阳光,使得整个银装素裹的兖州府,都不禁氤氲起了绚丽的色彩。

    虽然天色已经逐渐明亮了起来,不过周言却是依然安眠于那张散发着檀木香气的床榻之上。

    乍然间经历生死,来到了这个陌生的武道世界,周言的心神自然是疲惫至极。

    再加上深冬本就是困乏的季节,以及他那尚未痊愈的伤势,因此周言却是仍旧处在熟睡当中。

    “梆!梆!梆!”

    然而就在周言熟睡之际,一阵不绝于耳的敲门声,将他惊醒了过来。

    “谁?!”

    猛然间睁开双眼,周言冷喝一声道。

    “公子,早膳好了。”

    随之,一位侍女的声音从门外传入了周言的耳中。

    “端进来吧!”

    随手将一袭裘袍披在身上以后,周言自床榻上起身说道。

    当周言走到外厅的时候,那名侍女已经将早膳拜访在了木桌之上,一碗清粥,一盒点心,以及几碟清淡的小菜。

    除此之外,在那张木桌上面,还摆放着一枚瓷瓶,以及一方长形木盒。

    “那里面放的是什么?”

    瞥了一眼桌上摆着的瓷瓶和长形木盒,周言开口说道。

    “瓷瓶里面装的是老爷为公子准备的伤药,木盒里面的东西,婢子就不知道了。”

    听到周言的询问,那名侍女摇了摇头说道。

    “好了,你下去吧!”

    周言挥了挥手说道。

    “婢子告退!”

    那名侍女点头应了一声以后,便转身向着房门之外走了出去。

    望着那名侍女离去的身影,周言的眼眸当中不禁闪过了一丝异样之色。

    继而,他便迈步走到了那张木桌边上,随手间将那瓷瓶和长形木盒全部打了开来。

    “看来这前身混的真不怎么样啊!”

    瞥了一眼瓷瓶和长形木盒里面所盛放的物品,周言的嘴角不禁泛起了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方才那名侍女的态度已然表明了一切,虽然说不上是冷眼奚落,但是绝对也没有将周言放在心上。

    周家作为兖州府的三大武道世家之一,自然有着森严的规矩存在。

    一个小小的侍女,不过只是可有可无的下人而已,她又怎么胆敢对着主人点头,甚至还在主人的面前直接转身。

    虽然刚才那个侍女言语中没有任何的僭越,但是她的行为无一不是显示着她根本没有将周言放在心上。

    而木桌上的瓷瓶和长形木盒,更是代表了周言那便宜老爹的态度。

    即便周言从前身的记忆当中,了解了他那个便宜老爹乃是一个心性凉薄之辈,然而他却没有想到他自己的地位竟然如此不堪。

    木桌上的瓷瓶和长形木盒当中所盛放的物品,周言全部都认识。

    那长形木盒里面所盛放的东西,乃是一副卷轴。

    根本不需要用心猜测,周言也知晓那副卷轴便是前身所争夺的那副字画。

    而那瓷瓶里面则是一堆白色粉末,一堆普普通通,舒筋活血的疗伤药粉。

    自古医武不分家,融合了前身记忆的周言,自然知晓丹药的存在。

    在这个以武为尊,强者称雄的世界当中,无论是功法秘籍、神兵利器,还是灵丹妙药,全部都有着品阶的划分。

    但凡入品之物,一品最低,九品最高。

    除此之外,其下还有不入品,以及其上的绝品存在。

    周家作为兖州府三大武道世家之一,麾下的炼药师虽然无法如同那些顶尖武道势力一般,炼制功效强大的灵丹妙药,不过炼制一些下三品丹药的能力还是有的。

    然而现在摆放在周言身前的疗伤药粉,竟然仅仅只是一堆连丹丸都无法凝成,品阶都无法进入的寻常药粉。

    周言作为周家的嫡长子,被外族之人打成重伤以后,亲生父亲不仅仅没有亲自来看望儿子的伤势,甚至只是送来了一瓶不入品的疗伤药粉,以及一副对于武道修炼毫无半点用处的字画。

    这已经不是心性凉薄能够形容的了,这是根本没有将周言看做自己的儿子啊。

    由此可以见得,周家的那名侍女不将周言这个大公子放在心上,也完全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摇头轻笑一声,周言便将瓷瓶里面所盛放的那堆舒筋活血的疗伤药粉,直接合着温水吞入了腹中。

    毕竟现在的周言,伤势尚未痊愈,即便是这瓶疗伤药粉连品阶都无法进入,但是那也总比没有任何的药物,强撑着让伤势自己恢复强啊。

    以如今这副手无缚鸡之力的羸弱身躯,没有疗伤药物的话,恐怕最起码也要十天半个月的时间,周言方才能够伤势痊愈。

    更何况,即便周言不吃这瓷瓶里面的疗伤药散,以他那便宜老爹的心性,也根本不会将他放在心上。

    既然如此,那么他又何必拿自己身躯的健康,去与他那个便宜老爹怄气呢。

    原本周言还担心自己无法面对,与前身有着血缘关系的周家之人。

    不过现在以他那便宜老爹以及周家众人的态度来看,他却是根本不需要为这名存实亡的血缘关系而烦心。

    周言的伤势虽然不轻,不过那是因为相比于那些修行武道的江湖中人而言,他自身的身躯本就羸弱无比,手无缚鸡之力。

    所以这瓷瓶里面的疗伤药散,对于周言伤势到是能起到不小的作用。

    那疗伤药散同温水一起进入周言腹中的瞬间,他便感觉到肚子里面传来了一股股温暖的热流,使他自身的伤势有了不小的恢复。

    恐怕再过几天的时间,他的伤势便可以自行痊愈如初了。

    只有伤势痊愈,身躯恢复到健康的状态以后,周言方才有资本修行武道。

    乍然间来到这个以武为尊,强者称雄的武道世界当中,倘若不修行武道功法,单单以区区秀才的功名。

    即便是周言有着兖州府武道世家嫡长子的身份,恐怕他也没有一丝一毫的自保之力。

    随即,周言便落座到了木桌旁,一边吃着清淡的早膳,一边回想起前身脑海里面关于武道修行的记忆来。

    PS:新书第二章,求各位大大的支持,求推荐,求收藏,求包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