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三国之死灵召唤师 > 第33章 曹操得有多怕我
    每次袁旭过来,甄宓都巴不得他快些离开。

    袁旭却从没有哪次遂了她的心愿。

    他在屋里坐下,一脸坏笑看着甄宓。

    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甄宓说道:“公子先坐,妾身理了妆容就来。”

    “理不理妆容有什么要紧?”袁旭问道:“做了夫妻,什么模样见不着?”

    知道他不会说出什么好话,甄宓没再回应,欠了欠身带着使女快步走进卧房。

    她在卧房梳妆,有仆从给袁旭送来一杯水。

    端起水杯,他正要往嘴边凑,一个声音传进耳中:“不要喝!”

    说话声来自魔音。

    袁旭毫不犹豫的把杯子放下,小声问了一句:“怎么回事?”

    “有毒。”魔音给了一句回复,就再不言语。

    目光落到送水的仆从身上,袁旭唤他:“你过来。”

    仆从低着头走了过来。

    “把水喝了。”说话时,他满脸笑容。

    仆从低着头,根本不敢看他一眼。

    “怎么?”袁旭问道:“是不是知道水里有问题?”

    “没……”他这么一问,仆从连忙回复。

    “既然没问题,就给喝掉!”从仆从的反应,袁旭看出他肯定知道水里有毒,脸色冷了下来。

    仆从心虚,怎么可能喝杯子里的水。

    他低着头,已经是浑身哆嗦。

    “来人。”袁旭喊道:“伺候他喝水。”

    两名卫士入内,其中个卫士从背后扭住那仆从的双臂,另一人端起杯子,捏着他的两腮就要往嘴里灌。

    甄宓听见动静,从卧房走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她错愕的问道::“这是做什么?”

    “他在水里下毒,被我看了出来。”袁旭回道。

    “公子怎么知道他在水里下毒?”被扭住的是甄宓从娘家带来的仆从,她当然不信。

    “有没有下毒,让他喝了不就知道。”袁旭吩咐卫士:“灌下去!”

    卫士捏着仆从的嘴,端起杯子就往里灌!

    “有毒!有毒!”往外吹着气,把灌进嘴里的水吹了出来,仆从含糊不清的喊叫着。

    袁旭使了个眼色,两名卫士把他放开。

    有个卫士顺势往他腿弯踹了一脚。

    被踹的跪在地上,那个仆从浑身哆嗦个不停,哪敢抬一下头?

    袁旭冷冷的盯着他:“说吧,是谁要你来害我?”

    “是……是蒋干!”仆从颤巍巍的回道:“他要我毒害小姐,公子恰好来了……”

    “于是你就想到先把我毒死,然后再毒杀你家小姐。”袁旭说道:“心肠还真是歹毒。”

    仆从浑身颤抖跪伏着没敢回应。

    他的沉默,印证了袁旭的猜测。

    甄宓一脸错愕,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要是袁家支派给她的人,她还容易接受。

    偏偏跪在面前的这个仆从,是从甄家跟过来的……

    甄家来的人都要害她,还有谁能信得过?

    “我来替他回答。”袁旭说道:“有人料定你是我的软肋,只要害了你,对我必定是绝对的打击。巧的是,他正要下手,我来了。也是该他倒霉,好死不死的,居然想连着我一道害了。”

    袁旭毫不避讳的说出甄宓是他的软肋。

    甄宓的表情瞬间变了变。

    每天面对袁旭的不正经,她早就习惯,此时却居然脸红了。

    “拖下去。”袁旭吩咐卫士:“乱棍打死!”

    “公子饶命!我再也不敢了!”将被处死,仆从哭喊求饶。

    没有袁旭的命令,卫士哪会理他求饶,俩人拖着就给架了出去。

    甄宓也没有替他求情,这种人留在身边,早晚会被他害了。

    “公子没打算查问,指使的人住在什么地方?”她对袁旭直接把人处死,感到十分不解。

    “夫人觉得蒋干会让他知道落脚在什么地方?”袁旭反问。

    甄宓明白了。

    来到邺城,蒋干做什么事必定都会小心翼翼,根本不可能透露落脚的地方。

    “还真有事干了。”袁旭站起来吩咐使女:“送夫人到我那里,所有吃用,全由我身边的人伺候。”

    使女没敢答应,而是看向甄宓。

    甄宓说道:“公子与妾身尚未成婚,搬到公子住处……”

    “再过两天就是婚期。”袁旭说道:“你身边的人,我一个都信不过。不去我那里住,难道眼看着你被坏人害了?”

    他说的句句在理,甄宓虽然觉得不妥,却又找不到理由辩驳。

    临走的时候,袁旭还留下两名卫士送甄宓去他的住处。

    以往袁旭每次见到甄宓,都是一副不正经的模样。

    刚才虽然也调笑了两句,相比于过去,却正经了不知道多少。

    她只是没想明白,袁旭从哪知道水里有毒?

    拿起杯子里的水闻了闻,并没有任何异味,她心里的疑惑又重了几分。

    离开甄宓住处,袁旭吩咐卫士:“请田元皓来见我。”

    随后,他直接回了居住的小院。

    没等多久,田丰匆匆赶来。

    才进屋,他就问袁旭:“公子召的急,难道有要紧事?”

    “还真是要紧。”袁旭回道:“刚才我在甄姬那里,抓着个企图下毒的仆人。”

    田丰一愣:“区区仆人,居然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暗害夫人!”

    ”他要暗害的,可不仅仅只是甄姬。”袁旭说道:“当时我在那里,水是端给我的。”

    “连公子都敢谋害。”田丰握紧拳头:“此人必定千刀万剐!”

    “我已下令把他乱棒打死。”袁旭说道:“请你过来,是商讨怎么把幕后指使的人揪出来。”

    “小小仆人,敢对公子下手,必定得到不少好处。”田丰回道:“幕后之人既然下手,绝不可能只找他一人。我认为主使还在邺城,一击不成,应该还有后手。”

    “我也料定他们会有后手,只是想问问你,用什么法子可以找出主使者。”袁旭点头:指使他的,是曹操手下蒋干!”

    “又是曹操。”田丰皱眉:“我觉得他们还会下手。公子不可能时刻陪在夫人身边,虽然这次出手的仆人被乱棒打死,只要好处足够,应该还会有人铤而走险!”

    “向女人下手,曹操得有多怕我?”袁旭笑着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