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三国之死灵召唤师 > 第6章 去监牢捞田丰
    官渡战前,田丰因顶撞袁绍而被下狱。

    监牢阴暗潮湿,散着呛人的霉味。

    狱卒为袁旭领路,走向田丰的牢房。

    距离不远,袁旭停下,示意带路的狱卒等一等。

    前面隐约传来说话声,自从拥有亡灵召唤术,他的听力也比以往好了许多。

    田丰曾是袁绍倚重的幕僚,曾经的袁旭见过,也能分辨出他的声音。

    “弄些好吃的,准备送我上路。”田丰的声音传来。

    “田公认为官渡必败才被关进监牢,如今应验了,怎么可能被杀?”和他对话的人根本不信:“我觉得主公不会那么做。”

    “你哪知道袁本初的为人。”田丰苦笑:“要是官渡获胜,为了羞辱我,他会给条活路。可官渡败了,我必死无疑。”

    另一人默然。

    袁旭向前,快到跟前喝了一声:“大胆田丰,居然敢直呼父亲名讳,当真是罪该万死!”

    和田丰说话的,是另一名狱卒。

    见是袁旭,他连忙战战兢兢的低头告退。

    “等在这里。”袁旭瞪了他一眼,随后看向田丰:“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让你知道,妄自揣度父亲心意,犯了多大的错!”

    田丰摇头一笑:“来的是四公子,我是不会死了。”

    “那可难说。”示意狱卒打开牢门,袁旭走了进去。

    牢房采光,只是墙壁上方有几个小小的出气孔。

    常年光线不足,霉菌极易滋生。

    铺在地上的干草每隔几天就会更换,还是生出了白色的菌斑。

    袁旭四处看了看:“元皓这些日子是怎么过来的?”

    “沦为阶下囚,能活着已经不易,哪敢奢望其他。”

    “我听见你说父亲什么。”袁旭说道:“虽是我要用你,可他不答应,你还只有死路一条。”

    “四公子搭救,我铭记不忘。”田丰回道:“但凡有用我的地方,必定赴汤蹈火”。

    以他的才智,怎么可能看不出袁旭留下狱卒的意图。

    无非是要狱卒知道,袁绍并不是心胸狭窄的人。

    “你们退下吧。”袁旭看了一眼狱卒:“准备一下,稍后为元皓梳洗。”

    “多谢四公子!”狱卒离开,田丰躬身向袁旭一礼。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袁旭回道:“去收拾干净,跟我回去再说。”

    回到邺城,袁绍彻底松了口气。

    匆匆赶路疲惫不堪又染了风寒,刘夫人设宴接风,他也懒得去。

    才进袁家,他就返回卧房歇着去了。

    刘夫人陪袁绍回屋,袁尚把逢纪拉到一旁:“牧野究竟生了什么?”

    “许攸带着曹仁伏击主公,随行将士大多战死。”逢纪回道:“要不是四公子及时赶到,肯定是凶多吉少。”

    “四弟说他学到些法术。”袁尚又问:“究竟有没有这回事?”

    逢纪是袁绍身边的人,可他早就站在了支持袁尚取得河北继承权的一方。

    任何事情,当然都不会对袁尚藏着、掖着。

    “我觉得并不是法术,而是妖法。”朝四处看了看,确定没有其他人,逢纪才小声回应。

    袁尚皱眉:“怎么说?”

    “护送主公的将士大多死在曹军乱箭下。”逢纪回道:“四公子赶到,居然驱使死尸与他们作战。曹仁吓的逃离,许攸则被死尸撕成了碎肉。”

    “你是亲眼所见?”讲述过于离奇,袁尚并不相信。

    “我就在场,亲眼所见。”逢纪的回答,让他浑身寒意上涌。

    带兵数年,袁尚不仅没见过,甚至没听说有人可以驱使死尸作战。

    袁旭虽然是他亲兄弟,彼此交往却不是很多。

    与袁谭争夺河北继承权已趋于白热化,万一袁旭被袁谭拉拢……

    “要不我替三公子打探一下,看他有什么打算。”逢纪明白袁尚在担心什么。

    “不用。”袁尚摇头:“有些事还得我亲自去办。”

    “万一他真的……”逢纪欲言又止。

    袁尚脸色很是凝重:“那就容不得他。”

    “还有一件事,我觉得三公子应该知道。”逢纪想起了另一件事。

    “什么事?”袁尚问道。

    “四公子看上甄宓,主公已答应为他求亲。”

    “父亲早先不是打算把她许配给二哥?”袁尚诧异:“难道宠溺他到了这样的地步?”

    “我把这件事告诉三公子,只是为了早做打算。”逢纪回了一句。

    袁尚顿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四弟要是不肯归附我,就把这件事捅到二哥那里,让他对付?”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甄宓虽没过门,主公当初的心思却有不少人知道,二公子哪丢的起这份人?”

    “等我试探了再说。”袁尚又问:“四弟到什么地方去了?”

    “他在牧野曾向主公讨要田丰。”逢纪回道:“应该去了监牢。”

    “你先去吧,别在这里逗留太久,惹人生疑。”袁尚点了点头。

    从监牢离开,袁旭先把田丰送回住处。

    田丰家人对他当然千恩万谢。

    临离开的时候,田丰跟到门外:“四公子请留步。”

    “元皓有话要说?”袁旭问道。

    “我是想问四公子,以后有什么打算?”

    “只要袁家在,我就一荣俱荣。”袁旭回道:“以后当然是竭尽所能,为父亲分忧。”

    田丰笑着摇头。

    袁旭又问:“元皓认为我该有什么打算?”

    “长公子与三公子早就暗中争夺河北。”田丰说道:“他俩都不是能成大事的,倒是四公子,为什么不趁袁公宠爱,抓些权势在手上?”

    袁旭笑着摇头:“才从监牢出来,你就教我与嫡亲兄弟争高下,就不怕父亲知道,再问你的罪?”

    “四公子救我,难道不是为了成就大业?”田丰小声回道:“河北落入长公子或三公子手中,早晚被他们弄丢。与其坐等河北易姓,不如四公子取了。”

    轻轻拍了拍他的胳膊,袁旭说道:“才从监牢出来,先不要想这些,歇几天再说。”

    他没有直接回应,田丰却已经明白意思:“四公子有差遣,我必万死不辞!”

    袁旭转身离开,什么也没多说。

    先是穿越,后又死而复生,上天如此眷顾,河北当然得要。

    只是有些话,还不适合说在明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