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虚空魔潮 > 第五十一章 邪灵·潘
    下水道中,尸鬼婴骑在王桑的脖子上,尸鬼婴青灰色的魂体破破烂烂的如同一块被反复摩擦的破布,勉强用阴气将魂体粘合住,蛇偶的五颗蛇头已经被斩落三颗,只剩下黑红二色蛇头。

    只有那面铜镜已经完好,只是上面的磨损又严重了几分,王桑在地下水道中穿行,尸鬼婴骑在他脖子上,对他的身体进行某种程度的加持,让他在地形复杂的下水道中健步如飞,并且不受黑暗环境的影响。

    “我们从下水道直接到郊外的垃圾场,那里黑帮盘踞,我们可以购买船票离开安卡蓝市,甚至直接离开奥金星球,前往异星参与探索殖民活动。”

    王桑一边奔跑一边对脖子上的摩说道。

    “来不及了!”摩看着前面黑暗的通道说道。

    只见前方上面一个井盖滑落,几个人影从上面落了下来,正是伯恩先生、琳达女士以及阴离三人。

    “你以为你吃定我了!”这句话摩是用汉语对阴离说的,在场只有王桑和阴离能够听。

    那面铜镜被摩祭了出来,铜镜升入半空大放光明如同一轮明月,明月的光芒慢慢转变为深蓝,下水道的温度极速攀升,腐泥中的水分被蒸发,周围通道内的大片的青苔干枯翻卷。

    “轰!”深蓝圆月放出大火,火焰熊熊在通道内卷荡,向三人冲了过去。

    “不可能!”阴离拥有铜镜时间最长。他清楚得知道铜镜的材质虽然普通,但是其中封印摩的真身,百鬼之一的阴摩罗。

    没有解开封印如何发动其中阴摩罗的威能,阴摩罗的意志可以渗透封印,阴离并不惊讶,即使他的意志舍弃阴摩罗之躯,重新换一具躯体同样可行,但是阴摩罗之躯中的力量想要渗透封印,绝不会如此轻松。

    阴离极速退后,左手中佛珠拨动,右手一挥,大片凛冽霜风朝前扑去,虽无法扑灭熊熊蓝焰,但是也能够抵消一二。

    热浪扑面,发梢被烫得微卷,阴离一把拉住琳达退后,伯恩先生在前面一动不动,手中银怀表中针状剑影在滚滚蓝焰中穿梭。

    那如海浪倒卷的滚滚蓝焰吞没伯恩先生的身影,琳达尖叫一声,不顾阴离的拉扯冲了上去,最终投入到熊熊蓝焰之中。

    “疯子!”阴离急忙后退,眼神中即是震惊又是后怕。

    “不对!”

    熊熊蓝焰之中,伯恩先生的身影屹立不倒,琳达正抓着伯恩先生的衣摆,针状剑影洞穿半空中的那轮蓝色圆月。

    下水道还是那个下水道,阴离脚下满是污浊的湿泥,周围依旧长满深绿苔藓。

    “幻觉吗?”阴离有些难以置信,那蓝焰造成的感官效果以及带给他的高温,都是无比真实的。

    “追!”伯恩先生咬了咬牙说道,邪灵此刻已经是穷弩之末,只要一击便可彻底消除。

    看着急忙跟随伯恩先生而去的琳达,在阴离身后一个高大的男人身影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老板,需要我做些什么?”

    周围墙壁上,四个赤身裸体的游魂腐尸四肢爬行,他们都是从垃圾场里筛选出来的兽化基因人,两个鱼头人身,手脚皆为蹼趾,两个背生双翼,手脚已经化为鳞爪。

    阴离手掌在哈鲁胸口处一拍,两件血壳蛊钻出心脏皮肉,飞入阴离手心。

    血壳蛊寄生在哈鲁心脏中,受血族原血和魔力供养,外层的血壳已经退化,形成一个光滑的圆盘甲虫,蛊虫体表扁平,虽然速度不复原本那样迅捷,但是阴离却感觉到它的气息更加强了。

    血壳蛊现在应该称呼为圆盘血蛊,不过现在尚属凡蛊,不在超凡品阶之列。

    三条寄生在哈鲁心脏处的血壳蛊,现在取出两只,这大大减轻了哈鲁心脏的负担。

    “多谢老板!”哈鲁躬身道。

    圆盘血蛊在手腕处拱了拱身体,整个蛊虫身体便钻入皮下血肉中,它们痛快的吸食血液,然后陷入沉眠。

    “走!”

    阴离带着哈鲁向前跑去,下水道蜿蜒曲折,有着黑暗视觉的哈鲁准确的甄别方位。

    前面的视线越来越亮,并且周围不再是水泥砌起来的通道,而是变为天然的石壁,上面还长着蕨类植物以及颜色鲜艳的蘑菇。

    这里恐怕已经出了安卡蓝市的范围,阴离默默估算着距离。

    越是往前,视野也越加开阔,终于在前方的一处天然环形凹洞看见伯恩先生的身影。

    此刻王桑正抓在凹凸不平的岩壁上,在他脖子上一个破破烂烂的婴孩骑在上面。

    对峙的伯恩先生微微侧头,看了看阴离一眼,这一眼好像看穿他的所有秘密一般。

    “阴离小子,你我联手,我保证此后不再找你麻烦,我可以立下道心誓。”尸鬼婴一张满是利牙的嘴说道。

    阴离走到伯恩先生身边,琳达手中感应动力枪的枪口微调。

    “伯恩先生,请除邪灵!”

    “阴离小子,我死了,你也没有好果子吃。”骑在王桑脖子上的尸鬼婴怒吼道。

    “死!”

    尸鬼婴驾驭着王桑的躯体在岩壁上跳跃爬行,它的下半身已经融入王桑的身体,让王桑的皮肤染成青色,指甲发黑变长,原本的短发疯长。

    “时间之银,时刻之针,秒念之杀!”

    针状剑影在岩壁上穿梭,几乎将整个岩壁削掉一层,那王桑移动虽然及不上剑影,但是其第六感十分强大,往往剑影还未到来之时便能提前闪避。

    这种人鬼相合的状态几乎让王桑提升到了化炁,难道摩要以鬼身化入人躯,成就阴鬼道炼气士。

    伯恩先生皱了皱眉头,显然也发现了王桑此刻不同寻常的状态,那股极速攀升的力量如同一股狼烟往上直冲。

    王桑从岩壁上跳跃下来,满头长发不自然漂浮,衣服被满身阴气冲的猎猎作响,尸鬼婴已经大半个身子从脖子后面融了进去。

    只见王桑青黑手掌一翻,阴气凝结化为一股阴寒冰剑,这一手的操纵阴气之术就远非阴离所能及。

    阴寒冰剑直接挑开穿梭而来的针状剑影,脚踏道家禹步,口中疾声高呼:“六阴敕令,阴鬼召来!”

    铜镜飞入王桑手中,镜面黄光一闪,一道符箓浮于镜面,镜中阴摩罗挣扎欲出。

    符箓如同无形锁链紧紧封住镜面,镜中阴摩罗只得口吐一道黑烟,那黑烟化为大翅黑面鸟在空中盘旋。

    摩不可能舍弃阴摩罗之躯,而与肉眼凡胎相合,阴离估计又是一招调虎离山。

    伯恩先生操纵针状剑影与那大翅黑面鸟对击,那大翅黑面鸟竟然一口吸摄针状剑影,不过显然这个举动让它遭受重创。

    不过摩缺的就是这一刹那的机会,道家禹步以特定法门行走,瞬间来到伯恩先生的身边,手中阴寒冰剑划出道道剑花。

    “叮!”清脆的拉环声如此熟悉,阴离面色一变,纵身向一旁掠去。

    一个电浆手雷从琳达手中滚落,正落在王桑身边。

    “龟冰盾术!”阴寒冰剑收回,在身边地面划出一道横线,横线之上极速凝结一面冰盾。

    电浆手雷轰然爆炸,大量的电浆弧向四周散射,冰盾只维持几息便破裂开,王桑早已经踏着禹步远离。

    琳达在扔出电浆手雷的那一刻便抓住伯恩的衣领将他掷到远处,她的身体在一道道激射的电浆弧中化为焦炭。

    伯恩先生在地上翻滚几圈,才跌跌撞撞的爬了起来,看到琳达的身影在高强度电浆中化为焦炭,整个人一阵失神。

    几秒的失神便重新恢复漠然,眼中带着决绝,他不慌不忙的拿出袖口中的蓝色粉尘,直接吸入鼻中,T2蓝尘让他的第六感提升到阈值以上,灵性剧烈攀升。

    他摘下自己的红色猎鹿帽,露出秃顶的脑袋,褐色的瞳孔也被药物的力量染成蓝色。

    伯恩缓缓低下头颅,双肩微微倾斜,左脚踮起,右脚轻轻踏动,如同一个精神不正常的坡脚人。

    他的双手像螳螂那样拱起,时不时左右伸展,他好像在跳舞。

    “疯子!他在干嘛!”阴离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不受控制的恐惧出声,像是无法形容的存在从高空俯瞰他,又好像千百只眼睛在周围眨眼。

    “伯恩在做一件极端恐怖的事”,阴离心里疯狂的喊道。

    “必须离开这里,马上!”

    阴离已经顾不上什么摩或者帝国方面的隐患,他唯一的念头就是逃离这里。

    “听啊!

    吾呼唤你,众人的长者,群星之间的第十宫,

    吾以血肉之躯干供奉在您的餐前。

    黄羊在歌诵,迷失!迷失!迷失!

    让吾低诵你的名,潘!”

    伯恩手掌中一个个由精神力勾连的符文闪烁,一枚枚符文飞入周围土壤、岩壁以及空气中,空间被分割成一块块。

    摩和伯恩的角色仿佛对调,伯恩宛如传说中的恶魔,王桑手持阴寒冰剑却无法上前一步,分割的空间让王桑有种肢体分离感,他害怕一用力,身体的各个器官肢体都会朝各个方向离去。

    阴离的情况同样如此,阴离想后退,却发现一只脚向前,一只脚向右走去,阴离赶紧停下自己的所有思想,不去思考控制身体的任何思维。

    恐惧,无言的恐惧在阴离心中蔓延,他只能僵持在原地,以一种诡异的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