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我在诸夏当大王 > 第一百五十五章一脸懵逼的外地鬼
    第一百五十五章一脸懵逼的外地鬼

    是夜,昏暗一片。

    熙都的夜晚总是那么安宁,或者说整个世界的人们都遵循着日落而息的规律,没有不夜城,更没有丰富的夜生活。

    百姓们天一黑就上床睡觉了,在夜晚还时常活动的,除了修行者就是鬼物妖怪了,当然还有包围熙都安全的守城甲士。

    高大的城郭上火把高悬,星星点点,守城甲士们裹着甲胄在寒风中尽忠职守。

    呼飕飕!

    一阵寒风漫卷,吹得甲士们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

    “遇到阴风了,不会是遇上百鬼夜行了吧。”

    “算算还真有可能是百鬼们进城吸食人气,哎,小伙子,你别怕,看到鬼也别大呼小叫,让他们进去吧!”

    “啊,难道我们不拦下它们,大王和百姓可都在里面。”

    “嘿嘿,要拦你去拦,鬼物有穿墙之术,我们拿什么拦,傻小子,别管了,只要鬼物们不太过分,忍忍就过去了。”

    两个甲士交谈间,阴风更甚,夹杂着一阵鬼气,呼啸而过,听的人寒毛直竖。

    “这山里的鬼比咱们熙都的鬼更凶。”

    “别多嘴,让它们进去。”

    .......

    呜呜呜呜~

    一时间鬼嚎声,熙都城内想起一片鬼嚎声。

    许多睡梦中的熙都百姓因为鬼嚎声而从梦中惊醒,醒后百姓们也不敢出声响,只能把头埋进被子里,全身瑟瑟抖。

    阴风漫卷,鬼号肆孽,百鬼夜行,恐怖如斯!

    山鬼们“穷”怕了,一进熙都闻道浓郁的“人气”,一个个兴奋地手舞足蹈,放肆不已。

    那凄厉的鬼号就是他们幸福的呢喃!

    虎头山鬼张牙舞爪,大肆“抓取”飘浮在空中的人气,一口接着一口往嘴里塞,吃的不亦乐乎。

    沐浴着月华,虎头山鬼有种欲死欲仙的飘然感,就像是活在天界中一样,幸福的难以言语。

    “呜呜呜呜~”

    吃的兴起,虎头山鬼放声高歌。

    这凄厉的鬼号顿时将隔壁的孩子吓哭了,哭声哇啦哇啦的,听得虎头山鬼很扫兴,连吸食人气都没有那么爽快了。

    虎头山鬼正向说什么,很快一个身影就飘了过来。

    也是一个鬼。

    “老弟,你也来了,这里人气浓郁。”

    “你吃吧,我是熙都的鬼。”

    虎头山鬼露出羡慕之色:“原来您是城里鬼,幸会幸会。”

    “还行,你们也不错,不闲聊了,我来通知你,不要在熙都大嚷大叫,你违反鬼律了!”

    虎头山鬼一脸懵逼,鬼律,那是啥玩意?

    “老弟,何为鬼律?”

    “鬼律乃是熙王颁的法令,只要是在熙都的鬼都要遵守大王的法令,不得违反法令!”

    “熙王?他是何方鬼王,为何我们没有听说过?”

    “大王乃是人族,是熙都之主,整个熙国都受大王管辖,你我也不例外。”

    “切,人族管得了我们,老子就爱瞎嚷嚷,还去吓人,看他熙王能奈我何!”

    说完,虎头山鬼一个纵身跳入百姓院中,在人家屋外张牙舞爪,鬼哭狼嚎,吓得屋内的熙都百姓全家沸腾一片,噼里啪啦一阵细细索索的响声,最后人哭声响成一片。

    虎头山鬼见到这一幕,笑的无比畅快,见到熙都鬼靠近还得意洋洋地说:“看到没,老子吓唬百姓了,这肯定更违反鬼律,您看看所谓的熙王能奈我何?”

    熙都的鬼气的脸抖,指着虎头山鬼道:“你严重违反了鬼律,按照你的情节需要劳动改造半年,哼,你跟我去受罚吧!”

    说完,熙都鬼举起大刀就朝虎头山鬼砍去,刹那间,院中鬼影闪烁,打成一团。

    熙都的鬼训练有素,得到过人族的武学指点,再加上长期的挖矿、修行,一身本事非同寻常,一招一式有板有眼。

    而虎头山鬼的打法就没有章法可循,纯粹靠本能打斗,两者相比,高下立判。

    一开始虎头山鬼还能占据上风,可是打着打着,熙都鬼就反败为胜,变成彻底压着虎头山鬼打,一刀刀都朝着致命处砍去。

    虎头山鬼这下慌了,开口道:“兄弟,我们都是鬼,你这是做什么?”

    熙都鬼:“你违反了鬼律,我要压你去见大王,乖乖束手就擒,不然要你鬼命!”

    “你疯了,什么鬼律,俺又不是熙都的鬼,凭什么听他熙王的,你竟然对同族喊打喊杀,简直疯了!”

    熙都鬼一脸正气凛然:“我们鬼物本可以与人族共生共存,白天人族,夜晚鬼物,互不打扰,就是多了你们这些不讲规矩的鬼物,这才使得双方对立,你们是害群之马,看打!”

    倏忽间,熙都鬼找准空隙,一脚踹中虎头山鬼胸膛,全力一击下,一脚踢飞,摔得七荤八素。

    熙都鬼见势,直接用沾满巫文的麻绳将虎头山鬼困了一个结结实实。

    “小样,看你服不服,走,跟我去见大王,让大王好好落你!”

    没多久,熙都鬼就压着虎头山鬼赶赴巫庙。

    巫庙内,一大群山鬼违反了鬼律的山鬼被押解至巫庙,虎头山鬼很快就被扔进鬼群中。

    “老弟,你也被抓了。”

    虎头山鬼现在还有些懵,听到身边同样被束缚的山鬼的问话,立即老实的点头。

    “熙都鬼太可恶了,我就大声吼了两嗓子,吓了几个人,结果他就二话不说把我抓起来了,还说熙王会给我定罪,这简直是太荒唐了。”虎头山鬼气炸了,抱怨连连。

    这顿时引起其他鬼的共鸣。

    “谁说不是,我只是吃了一点稻谷,结果也被抓了。”

    “我就上了一个人的身,原本想耍一会,也被抓起来了。”

    .......

    一群鬼抱怨不止,很快,墙角的鬼哭泣道:“听说在熙都犯了事要受罚的,我们以后要去推磨,要去矿场挖矿。”

    虎头山鬼好奇道:“什么叫推磨?”

    其他鬼脸色黯然,一个个鬼手遥指巫庙的东南方向。

    虎头山鬼伸长脖子,遥望东南方向。

    只见三头鬼推着什么木杆,不停地打着圈,一边走还一边往石头上倒着什么东西,周而复始,永不停歇。

    虎头山鬼瞠目结舌:“这就是推磨?太折磨鬼了。”

    “谁说不是,在熙都违反了鬼律就要受到惩罚,这熙都太可怕了!”

    ......

    犯法的鬼瑟瑟打斗,而在熙都外,无数山鬼也是一脸懵逼,在他们身边总有一个熙都鬼形影不离,告诉他们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会触犯鬼律。

    一开始,山鬼们还言听计从,毕竟熙都是本地鬼的地盘,客随主便,可是渐渐地,越来越多的山鬼懵逼了。

    这规矩也太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