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我在诸夏当大王 > 第一百零六章天神窫寙的悲剧一生
    第一百零六章天神窫寙的悲剧一生

    黄石天书是龙二爷给姚云的,当听到姚云说领悟了一门阵法,二爷丝毫不意外,反而一副欣慰的模样。

    在闲聊中还不时打趣姚云。

    姚云有些尴尬,嘿嘿赔笑,这年头说真话没人信。

    当初二爷将黄石天书交给他时,他真没摸索出如何参悟黄石天书,自然实话实说自己没有看懂黄石天书。

    现在嘛,什么都不用多说了。

    反正二爷是长辈,被他揶揄两句不算什么,毕竟二爷可没秃头龙毒舌。

    在地宫呆了一会,闲聊之后姚云大大方方去了巫庙,准备将《窫寙凶阵》拿出来,与二长老讨论练兵事宜。

    这等阵法自然是高度保密的战略级宝物,可是《窫寙心法——下篇》需要大规模传授熙都甲士。

    既要快传播,又要保密,两者之间必然是矛盾的。

    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姚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巫术。

    之前盐坊、炼铁作坊的保密工作也是巫庙出手,给涉及机密的所有匠人都下了巫咒,是他们守口如瓶。

    相比起人心,姚云还是比较信任巫术。

    事实上,在姚云进巫庙地宫后没多久,二长老巫通和秃头龙就知道了,所以两人正在外面等待他。

    一见面,秃头龙就贱贱地笑道:“世子,你果然不老实。”

    姚云莫名其妙:“孤怎么了?”

    秃头龙转头望向王宫的方向,坏笑道:“嘴上说不勾搭女狐狸精,一副正派的模样,可是身体却很诚实,没过几天就和小狐狸精打的火热,哈哈哈,本龙没有取笑你的意思,有前途,哈哈哈哈…”

    姚云一脸黑线,这还叫没取笑,都差点笑岔气了好嘛。

    关于九尾狐流苏,姚云还真没有太大的功利性,可没有秃头龙想的那么龌龊,于是姚云摇了摇头,无视秃头龙,和二长老道:

    “二长老,孤有事和你商谈。”

    很快,两人一龙进屋。

    姚云很快将《窫寙凶阵》的事说了出来。

    二长老闻言,脸色一喜:“保密的事大王不用担心,老朽与巫庙众人当然不让,肯定办好,只是这阵法真是从二大爷那里得到的?”

    姚云还没有开口,秃头龙就骂骂咧咧道:“老二真不是东西,你说他有秘密瞒着我们干什么,难道我们不比毛没长齐的世子靠谱吗?”

    姚云心中顿时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秃头龙你什么意思?别说孤没有那么不堪,就算是你也别当面说啊,会不会做人,会不会说话!

    “秃头龙,等你角长出来了,不秃头了再说这话吧,孤一定虚心求教,现在嘛,哈哈哈哈哈!”

    论毒舌,姚云服过谁。

    “世子,你怎么和长辈说话的……”

    嚣张跋扈的秃头龙顿时语塞,头上无角,还不如江河里的蛟龙,这是他一生的痛点啊。

    见到两人针尖对麦芒,巫通连忙出来打圆场:“算了算了,别斗嘴了,谈谈这阵法吧,这阵法来头不小啊!”

    姚云本来就不想和秃头龙杠,听到这,立即好奇问道:“窫寙听说是一头强大的凶兽,此阵以窫寙凶兽为名,显然威力不俗吧。”

    巫通连连点头:“没错,窫寙可不是普通的凶兽,若是说起来,大王和老朽和它也有所渊源。”

    还和自己有关?

    姚云顿时来了兴趣:“二长老,这怎么说?”

    巫通锊了锊胡须,追忆道:“大王修炼心神之力,你我所修的功法是《灵山十巫心法》,这就是渊源所在。”

    “您是说灵山十巫和窫寙凶兽有关?”

    巫通点点头,深邃的瞳孔中带着几丝惋惜:“嗯,哎,窫寙虽然是吃人的凶兽,可是他也是受害者,可怜之神。”

    “神?窫寙是天神?”

    巫通点头:“窫寙本是一位和善的神人,然而不知如何得罪了天神危,危乃天神2负之臣,有背景、有靠山,于是2负、危两大天神联手将窫寙天神杀了!”

    二长老说完满脸唏嘘之色,对天神窫寙遭遇惋惜万分,姚云追问:“后来呢?”

    秃头龙这时候接话了,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帝大怒,杀天神2负,将其抛尸于北荒之中,天神危梏之于疏属之山,桎其右足,反缚双手,系之山上木!”

    姚云听明白了,帝就是当时的诸夏天子黄帝,他惩处了犯罪的天神2负和危,2负被杀了,挑事的2负之臣危却没有死,而是被天子镇压在疏属之山。

    天神危这是十足的坑神啊,把自己上司坑死。

    姚云想说,这天神2负也够可怜的,明明是自己属下危挑事,结果他替属下出头,搞完事情之后背锅了,把自己的命都搭进去了,反而是始作俑者天神危活了下来。

    巫通点头:“龙大爷说的没错,的确是这样,我们再说窫寙,帝得知窫寙无罪而被害,深感惋惜,于是命神巫相救,巫彭、巫抵等六位神巫夹窫寙之尸,皆操不死药以距之,可惜,窫寙虽然复活,可是神性散尽,变成了一头吃人的级凶兽。”

    姚云听得津津有味:“神巫、不死药,原来渊源在,二长老,真有不死药吗?”

    二长老不置可否道:“大王,不死药终究是药,是药三分毒。”

    姚云嘿嘿一笑:“好吧,您说,窫寙复活后怎么样了?”

    问起这,二长老巫通又是一阵长吁短叹:“后面就更令人惋惜了,窫寙虽然性情大变,喜好吃人,可是他和善的本性没有变,就算是吃人也只吃恶人,一旦遇到善人便会退避三舍,可是人们只看到窫寙吃人,不明白其中隐情,很快口口相传中,窫寙变成了祸害生灵的恶兽!”

    姚云心里咯噔一跳,窫寙后面又倒霉了?

    巫通摇摇头,痛惜道:“当时十日并出,天神大羿射九日后,奉帝命诛杀各地凶兽,窫寙吃人一幕正好被天神大羿看见,于是一箭射杀!”

    噗!好惨!

    姚云原本正在喝水,闻言差点将口中的水喷出去,这位窫寙天神也太惨了吧,当天神时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后来化为凶兽也是惩恶扬善,结果接二连三厄运当头,死的不明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