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我在诸夏当大王 > 第二十四章豹子部落进献的凶兽幼崽!
    第二十四章豹子部落进献的凶兽幼崽!

    正所谓民以食为天,在这蛮荒中,绝对多数人都将吃饱视为最重要的事,而在吃饱的前提下,弄出一些好吃的,那就是天大的幸福。

    曾经在物质丰富的上一世,姚云没有深刻的体验,即便是小时候家里穷,父母也未曾饿着他,对于吃食,他总是缺乏敬重感。

    然而现在姚云有种深刻的体会。

    野外野炊却缺少佐料,连盐都是粗劣的粗盐,想要炼制精品井盐,结果现没有豆浆,想要豆浆却现没有石磨。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基础,这世界和上一世的先秦远古时期很像,此刻出现了石磨的雏形硙(ei),姚云之前吃的精米就是它弄出来的。

    没办法,姚云从野外戈射、野炊回来后,第一目标就是把石磨弄出来。

    好在姚云小时候在农村见过石磨,也在书中看到过,所以倒腾一下弄出来也不是难事。

    熙都的石匠手艺很不错,姚云很放心将制作石磨的任务交代下去。

    姚云一连好几天都非常忙碌,除了日常修炼《灵山十巫心法》与射箭,他如今还多了制作出豆腐、豆浆,雪白无苦味的精品井盐等诸多杂事,几乎每天都在督促工匠干活,很是忙碌。

    如此一来,苍蛮也就闲下来了,于是乎,他便带着王宫护卫出去打猎了。

    秋天狩猎是传统,如果不在秋天屯足粮食、肉食,冬天就过的很艰难,很难熬,说不定就冻死、饿死了。

    虽说王宫不缺量,可是这种优良传统不能丢,当年熙王姚宣在位时,他都是带着熙都甲士进山狩猎。

    戈射大鸟不是天天有的,熙都的人总是需要进山打猎才有足够的肉食。

    姚云内心也想跟着出去狩猎,同时试试《勘山探海》神通,掘熙都周边的矿场资源、植物资源、动物资源等等。

    不过他没有开这个口,他知道,没有人会同意他进山。

    如果昔日姚宣在位,熙都强者如云时肯定行,并且那时候姚云不想进山都不行,至于现在嘛,少年大王,千金之躯,哪能冒险!

    姚云估计,他如果想出去看看,至少需要成为真正的炼气士,有一定自保能力才行。

    接下来的冬季姚云已经规划好了,好好修炼,来年开春修为更上一城楼,即便无法一蹴而就成为真正的巫祝,步入炼气士的行列,那他也需要有所突破。

    如今心神之力能够勾勒出六尊大巫的形象,后面修炼更难一点,需要水磨工夫,他也不好高骛远,怎么也要再突破一次,达到勾勒七尊大巫的水准,若是能达到八尊,那就再好不过了。

    打定主意,姚云就安安心心监督石匠们赶制石磨,视察盐坊,等候着好消息。

    不过出乎姚云意料的是苍蛮回来了,还带来了人。

    “大王,豹子部落领欲归降熙都,永远臣服在大王的脚下。”

    当王宫护卫向姚云汇报时,姚云愣住了,什么豹子部落?

    “大王,您可还记得前些日子顶撞您的蛮夷智夫,他就是豹子部落的,如今恐怕是熬不住了!”

    姚云一听,顿时有了兴致。

    之前熙都周围部落联合起来给他这个新上位的大王下马威,被他用经济制裁敲打了,为了杀鸡儆猴,姚云又就将矛头对准了那个想当“英雄”的智夫。

    结果.......

    这么快豹子部落就扛不住了?

    不至于吧,冬天还没有到呢,真正的打击都没有降临!

    姚云饶有兴趣地在议政殿接见了豹子部落的领。

    “罪臣颂拜见大王!”豹子部落领颂匍匐跪地,动作无比恭敬、顺从。

    姚云轻嗯了一声,也没让他起来,慵懒地说道:“颂领,不知你有何事?”

    “罪臣之子智夫出口顶撞大王,实在是罪大恶极,臣不敢袒护,今将之绑缚至熙都,听候大王落!”

    姚云不置可否,只是轻笑一声,对方若是懂事,早就应该将人带过来负荆请罪了,这么多天过去了,还说这个,实在是多余,从这也能印证蛮夷部落桀骜难驯,不吃苦头不服软的特点。

    颂领自知不够,于是又道:“大王,我豹子部落前段时间潜入深山大泽之中,冒着生命危险获得一只凶兽幼崽,今日特意来献给大王,以示豹子部落对大王的忠心!”

    凶兽幼崽?

    姚云顿时眼前一亮,凶兽之所以称之为凶兽,那就是他们实力强横,战斗力相当于人族的炼气士,普通的猎人、甲士根本不是凶兽的对手。

    一头凶兽幼崽的价值是非常高的,只要喂养长大就能拥有一个相当于炼气士的战力,如此诱人的前景,基本上没人会白白将凶兽幼崽送人。

    “哦,呈上来给本大王看看!”

    很快,有侍者捧着凶兽幼崽来到姚云面前。

    小奶猫?

    姚云顿时傻眼了,他还以为什么凶兽幼崽呢,结果是一头灰白条纹的小奶猫,此刻小家伙耷拉着脑袋,模模糊糊的,当姚云接过凶兽幼崽的时候,它睁开了纯净的大眼睛,嘴巴张开,吐出舌头,随后奶声奶气叫唤起来。

    刹那间,姚云内心一酥,他现在仿佛明白为何上一世为何有那么多猫奴、铲屎官了。

    跪在地上的颂领也听到这奶声奶气的呼喊声,内心都在滴血!

    如果不是昔日敌对部落落井下石,时时刻刻争锋相对,让本就厄运降临的豹子部落举步维艰,处于灭亡的边缘,他是说什么也不会将一只凶兽幼崽献给熙王的。

    凶兽幼崽有多么难得,颂领非常清楚,如不是这一次突如其来的灾难,这本事豹子部落腾飞的大好时机,用不了两年,他们豹子部落成为熙都第六大部落,风光无两。

    然而,一切都因为儿子智夫的出言冒犯,触怒了熙王,他们豹子部落能否生存都成了一个问题。

    敌对部落故意针对他们,某些中立部落讨好献媚熙王攻击他们,有同盟关系的部落也因为不想在秋季屯粮时节得罪熙王断绝了联系,这让豹子部落在秋季狩猎中处处吃瘪,猎物没捕获,精锐勇士却折损了不少。

    没有与熙都交易获取粮食、盐,秋季狩猎又无果,可以说,豹子部落已经走到了存亡边缘。

    若是情况无法改观,来年开春将不再有豹子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