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我在诸夏当大王 > 第十五章阿爹喝水!
    第十五章阿爹喝水!

    上一世,生活在和平年代的姚云并没有太大的抱负,自己生活好,让家人生活好,努力工作,赚钱养家,如此足矣,至于以天下为己任什么的就太遥远了。

    然而此时此刻的姚云有些恍惚。

    穿越来这个世界后,姚云一直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归属感,可是这一刻,那些真挚、期盼的眼神让他找到了一个小小的目标。

    好好发展熙都,让熙国的百姓富裕起来,不必每年饿死一大堆人。

    姚云不是一个感性的人,这时候的他很真诚,发自内心。

    他相信,以自己的知识,带领熙国发家致富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

    念头通达之后,姚云觉得步伐都轻快许多,心神之力也在这一刻稍稍增长了不少!

    “孤四处巡视一番,大家散去吧!”

    大王下令,谁还敢多纠缠,没多久,人们就纷纷散开,一个个眼中满是喜悦之色。

    姚云离开时,他还听到有几个老者悠悠地和身边的同伴吹捧起来。

    “咱们大王可真亲民啊,老头子还是第一次近距离见到过这等贵人。”

    “可不是,咱们大王还是世子的时候人就很好,从不仗着身份欺负百姓,可贤明了,咱们可算是遇到一位好大王了。”

    “大王昨天即位,今天就想起我们这些泥腿子了,能不贤明嘛!”

    熙都百姓仿佛都活络起来,一个个神气十足。

    无论这些老者说的是真是假,反正那些外来商人,蛮夷部落的蛮子们信了,一个个如此羡慕的表情。

    姚云带着王宫护卫匆匆离去,听到这些评价,他算是无语了。

    他没干什么呢,结果就成了百姓口中的贤主,这着实让他受之有愧,难怪上一世的大领导都喜欢作秀,原来是这种感觉。

    作秀,真香!

    低矮的木房土屋,粗麻衣,兽皮群,还有瘦骨嶙峋的小孩子.......

    一路巡视之后,姚云对这个世界的认识越发清晰,那就是穷苦,完全没有安居乐意,幸福安康的样子。

    想着之前百姓对他的赞赏,突然之间,姚云脸上有些火辣辣的感觉。

    现在他才反应过来,方才在集市上,百姓赞誉之词大多是他从不祸害百姓,压迫众人。

    因为不压迫庶民就成了好国君?

    这要求也太低了吧!

    方才因听到赞美之词而有些发飘的他立即清醒了过来,这些百姓指望着他这大王生活,在他面前肯定是挑好的说。

    只是如此一来,之前的赞美之词就变得很尴尬了。

    “哎,希望以后可以听到不一样的赞美。”

    姚云小声嘀咕着。

    耳朵尖的苍蛮听到了,于是心头一动,道:“大王,这些都是大字不识的白丁,哪会什么赞美之词,你别在意,依我看啊,大王您风流倜傥......”

    “打住,没事别瞎扯,虎乙,你去准备车驾,孤要出城巡视领地。”

    那位叫做虎乙护卫明显很是意外,当然,更多的是惊喜,他万万没有想到,大王竟然记得他的名字,这顿时让他受宠若惊,隐隐有几分感动。

    “喏!”

    作揖致敬之后,虎乙便大步流星离开。

    姚云目光扫视对方,【慧眼识人】神通施展开来,没想到对方的好感度竟然有了变化。

    虎乙:融洽,根骨资质一品,心神资质平庸,炼气修为炼气武者大成。

    这人就是昨晚姚云见过的冷漠级别好感度的护卫。

    姚云有些小意外,他只是喊出来对方的名字,吩咐了一件小事,对方竟然对他好感度大增,一下子从冷漠变成了融洽。

    如此一来,姚云心里总算有数了,对方估计是有怀才不遇的小心思,以后考察一下,若是真有能力,可以考虑用一下他。

    姚云出熙都算不得什么大事,可是眼下这种情况,苍蛮还是有些担忧。

    “大王,您为何出城,若有什么需要,只要您一声令下,苍蛮愿赴汤蹈火!”

    说这话时,苍蛮没有丝毫阿谀献媚的意识,完全发自内心。

    姚云对苍蛮的忠心自然不怀疑,至死不渝啊,这是多么难得,可惜,有些事别人代劳不了。

    “孤想去领地上看看,看看我们的熙都的田地。”

    苍蛮思虑再三,这才为难点头道:“大王,熙都周边的凶兽与妖怪被清缴过,可是难免有漏网之鱼,您可别离得太远。”

    “无碍,孤只在熙都周边看看,不去远的地方,再说了,有你和一众护卫保护,能有什么危险,农夫们也天天出去务农,也不见出什么意外。”

    苍蛮作揖称喏,心里却有些发苦,熙都每隔一段时间就有外出农夫遭遇凶兽、妖怪袭击,这是没有办法的,农夫不出去务农就要饿死。

    很快,姚云坐着马车出了熙都。

    出了熙都之后的路就不平坦了,崎岖不说了,还非常窄小,姚云坐在车上,整个人都要颠散架了。

    坐在马车上,没多久,一片金色的稻穗引入眼帘,一群皮肤黝黑的农夫农妇正拿着石刀收割庄稼。

    躬身收割是一件非常累的活,可是姚云看到,这群瘦弱的农夫却非常熟络,躬着身子不断收割,一只手收,一只手揽庄稼,动作灵敏而效率。

    因为石刀不够锋利,有时候割一次还割不断,这时候农夫就会割第二刀,第二次没割完,第三刀......

    在这过程中,一滴滴汗水从额头就冒了出来,如滚珠一般滴落在地上。

    姚云默默地看着,突然,一声稚嫩的声音从远处田埂上传了过来。

    “阿爹,喝水!”

    姚云寻声望去,只见一个黝黑瘦弱的小孩,捧着一碗水,在满是稻谷根茬的田里快步跑到农夫身边,乐呵呵地递上水。

    农夫和蔼的放下石刀与稻穗,和蔼地摸了摸小孩的头,接过水,很是满足地大口灌下去,脸上满是幸福。

    小孩很高兴,转身就跑到阿爹刚刚割过的田地上,拾取着阿爹遗漏的散落稻穗。

    坐在马车上的姚云看见了这一温馨的一幕,突然之间,他想将他画下来,不过想想又作罢。

    “走吧,苍蛮,去别的地方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