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唐医王 > 第四十七章 房玄龄
    从宫里出来之后,尚书左仆射脸上的兴奋之色渐渐的褪去了。

    作为大唐职位最高的官员之一,房玄龄当然很高兴看到曲辕犁的出现,尤其是当他亲眼看到只需要一头牛、一个人就能驱使这台犁耕地,并且度丝毫不比之前的老式笨犁慢,耕地的质量也不差的时候,立刻便和其他官员一样大喜过望!

    毫无疑问,这简直就是上天赐给大唐的神物!

    所以在亲眼目睹了曲辕犁的神妙,并且了解到这玩意儿制作起来也不算复杂,但凡有点技术的木匠都能打造之后,房玄龄自然是大力支持皇帝的想法,尽快在天下推广这种新式的曲辕犁!

    至少房家的庄子和农户,他是肯定都要给的。

    毕竟这一笔账其实很容易算清楚,有了曲辕犁就意味着一个人可以比以前多耕至少一半的土地,就算多的这一半没有时间照料,只能是撒下种子完事儿,那也意味着能多打不少粮食啊!

    所以于公于私,这都是件绝对的好事儿。

    只不过……

    为什么,偏偏是俆王呢?

    一想到拿出曲辕犁并且进贡给皇帝的是李元嘉,老房家未来的大女婿,房玄龄就觉得有些头疼——你说你都贵为亲王了,老老实实的在潞州做你的刺史,安安生生一辈子不好么?搞什么曲辕犁呢?!

    “唉!”

    一直到回家坐定了身子,房玄龄还是忍不住重重叹了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怎么了这是?回家就一脸不高兴的样子……今日可是生了什么?”

    房玄龄扭头一瞧,正是自家老妻卢氏。

    虽然平时从来不和妻子说起朝中之事,但是今天明显是个例外,房玄龄便把曲辕犁之事告知了老妻,最后问道:“你可知道,这曲辕犁是何人献于皇帝?”

    “是谁?谁能造出此等神物?”

    听了房玄龄的话之后,卢氏一脸震撼的问道。

    虽然出身高贵,本来不通农事,但是卢氏持掌房府这么多年,如何不明白只需一牛一人便可轻松驱使的犁何等重要?所以心中打定了要尽快让府中木匠学会这种犁的制作方法之后,便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献出此物之人了。

    “潞州。”

    “潞州?”

    听到房玄龄口中吐出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卢氏顿时一愣。

    没头没尾的,就这么两个字?

    “对,潞州!”

    深吸了一口气,房玄龄用力的点了点头。

    “咝……”

    听房玄龄再次强调了一下潞州这个地名,而且脸色还是那么的古怪,卢氏一下子就想到了一个人,然后倒吸了一口冷气:“您,您说的不会是……不会是徐王吧?!”

    “呵呵,可不就是他么!”

    苦笑了一声,房玄龄点了点头。

    这下子卢氏可就更加的惊奇万分了,瞪大了眼睛道:“竟然是他?想不到咱们玉儿未来的郎君,手底下竟然会有如此的能人?!”

    摇了摇头,房玄龄苦笑道:“什么他手底下的能人?这曲辕犁,就是他画出来,然后让人做的!”

    “俆王做的?这不可能!”

    听了房玄龄的话之后,卢氏顿时笑了:“他一个十五六岁的毛孩子,而且天天在宫里不是读书就是写字、画画,怎么可能懂得农事?更别墅做出曲辕犁这种神物了……要是一个亲王都能做到,那还要工部的那些官员们做什么?”

    对于自家的大女婿,其实卢氏还是相当满意的。

    贵为亲王,天底下最尊贵的人之一也就罢了,关键是这个李元嘉的风评极好,据说除了喜欢藏书之外再无其他不良嗜好,而且书画水平很高,身材相貌也破佳……

    简单地说,就是个最理想的姑爷。

    如果说有什么让人不满意的地方,当然也就是李元嘉的身份了。毕竟房玄龄如今贵为尚书左仆射,几乎已经算得上是位极人臣,现在又有了一个亲王做女婿,未免太过于显贵了。为此房玄龄甚至都请辞了两次,如果不是皇帝对他极为信任,说不得早就被官场的闲话给弄下去了。

    不过满意归满意,要说李元嘉自己设计出了曲辕犁,那卢氏是怎么都不会相信的!

    “最开始的时候,我也不相信!”

    叹了口气,房玄龄摇头道:“但是今天皇帝可是信誓旦旦的说的很明白,这曲辕犁的图纸就是俆王画的,而木匠只是照本宣科而已……呵呵,你是没瞧见皇帝当时的那股子得意劲儿,就差明着说自己弟弟有多厉害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房玄龄的声调明显低了不少。

    “真的?”

    “真的!”

    房玄龄再次确认之后,卢氏总算是相信了这曲辕犁真是李元嘉所做的结果,顿时咕咚咽了口口水,惊叹道:“真是想不到,咱房家的女婿竟然还有这个本事……咦?那你怎么一回来就愁眉苦脸的?难道咱们女婿如此优秀,你反而还不乐意不成?”

    “没错,我倒是宁愿他平庸一些!”

    点了点头,房玄龄叹了口气道。

    看着他一脸凝重的样子,卢氏皱了皱眉头,轻声道:“不至于吧?如今皇帝已经上位七年了,而且国力日强,威望日盛,难道……”

    关于房玄龄的那点担心,卢氏当然是心知肚明。

    当初和皇室结下这段亲事的时候,房玄龄就已经和卢氏讲过了,如果李元嘉老老实实当一个闲散王爷,这就是对房府的恩宠,而如果俆王在封地不够安分,那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成为皇帝心中的一根刺!

    酆王李元亨,可是去年才薨的!

    不过转念一想,卢氏有些不解的问道:“不对啊,您刚才不是说……皇帝似乎很为这个弟弟而得意的嘛?而且俆王一向低调,去了潞州之后也很少与官员们结交,几乎也不参与政事……”

    如果对于一般的年轻人,这叫不求上进,但是对于一位亲王来说可是“修身洁己”的代表啊!

    点了点头,房玄龄苦笑道:“没错,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当然没问题,就算这曲辕犁会给他带去巨大的声望,终究影响也不大。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今天,皇帝突然有了把他调回长安的念头!”

    叹了口气,房玄龄无奈的说道:“虽然皇帝没有明说,但是和我私下里说话的时候,他可是隐隐的表露出了这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