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种兵 > 第八十六章 扒光南路边帅的裤子【高潮来啦】
    第八十六章扒光南路边帅的裤子【高潮来啦】

    火焰兵过去,眨眼功夫给陆正鼻子上点了三个洞,疼得他像被杀的猪一般嚎叫起来。

    实在憋不住了,他疼啊!

    周围的将士们开始靠近,孔凡因为火焰兵,能够扩大视角范围,直接观察到那里的情况。

    一旦让这些将领靠近,帅令就更不容易拿到了。

    该怎么办?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继续发送...

    孔凡把剑兵营和刀兵营圈了起来,直接两个发送,发到了陆正的身边。

    同样也是只有0.01米的间距。

    突然之间陆正身边出现了这么一大群的念兵,让将士们更为吃惊。

    “咱们主帅这是真的要发飙了吗?直接将自己的念兵召唤了出来。”

    虽然孔凡的念兵们境界都很低,但是那些将领们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剑兵和刀兵各一百,而且突然在陆正这么近的距离出现,任谁也想不到那是别人的念兵啊!

    大家都以为是陆帅自己召唤出来的兵,看来要准备大干一场了,将士们一个个开始摩拳擦掌。

    因为孔凡火焰兵的存在,南路军刚刚掌握了主动,不但一举灭了对方上百个火灵,还让明军被迫转移了战线。

    所以当火焰兵也出现在陆正的面前,这更让周围将士们误会,这火焰兵难道是主帅的亲自布局?这么些年都没见主帅露过底,藏得更深的啊!

    再加上这一百剑兵和一百刀兵,都是他们唐国特有的兵种啊,谁能想到此刻他们的主帅正在被威胁?谁又能体会到陆正此刻所受到的伤害?

    那群将士们一个个摩拳擦掌,严阵以待,准备兵发大明,对抗火灵,却没有一个人凑到陆正跟前,来解他的危急。

    这下给了孔凡可乘之机,他在自己念书里给剑草兵长和刀草兵长下了命令,直接让念兵砍向陆正。

    一道刑不行,那么咱们就来一百道,看你的骨头硬,还是我的手段牛。

    孔凡就不信了,拿点念灵石竟然这么费劲,早知道有这么多的艰难道阻,还不如现在直接回洛州继续当他的院长开他的医院。

    当院长可没有这么艰难,随便忽悠几句,在派遣念兵一番作为,就会有大把的念灵石进账,要是再拿不下这个陆正,他真想扭头直接走了。

    可是折腾了这么久,大蛋糕已经摆在眼前了,现在就走吗?他不甘心啊!

    再看陆正依旧咬紧牙关,手上的帅令握得更紧。

    而且孔凡派过去的剑草兵和刀草兵根本砍不动陆正,他们的那点伤害,即便是累计到一起,在念帅大能的防御面前,也都是跟挠痒痒一般,连一点血都消不掉。

    这可就麻烦了,派过去的兵除了火焰兵之外,其他的都动不了陆正,那不是白费力气了?

    孔凡还是不甘心,动不了你的人,我还动不了你衣服吗?

    “给我脱,把他身上的衣服战甲,都给我扒下来”。

    孔凡给他的兵下了死命令。

    陆正本来没在乎周围这些突然出现的杂兵,以他的身份,别说多是念士的念草兵,就算是念将甚至念帅境界的念草兵,也难动他分毫。

    起初他还在纳闷,这么一个实力强大的“老恶魔”,为什么要派遣这么低级的念兵来?他究竟在打着什么算盘?

    忍着鼻子上的痛,受着耳朵上的聋,死死的攥住统帅令。

    可是他想不到的是,对方竟然无耻到这种程度,竟然玩起了下三滥的手段,低级的念兵砍不动自己,就直接来砍他身上的衣服和战甲。

    他的衣服和战甲可没有他的肉身一般强悍,不多时就被草兵的剑和刀砍破,他身上开始慢慢的露肉了。

    陆正咬紧了牙关,他再也受不了,准备发飙对抗这些弱小的念兵,包括火焰兵。

    不好,这家伙要动真格了,孔凡岂能让他得逞,真的让他开始反击,自己的这点底子怕是都要交代了。

    此时,他想起了陆正是害怕聊天震动的,为了不让念兵受损,他开始拼了手术,一分钟之内,给陆正发过去几十个意念震动过去。

    等发完了震动之后,他透过火焰兵再看向陆正那边的情况,突然之间发现找不到人了。

    “哪里去了?这小子不会跑掉了吧?”

    紧接着他向地上一看,陆正此时正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已经人事不省了。

    “这就挂了吗?”

    让火焰兵走上前去试探他的鼻息,放下了心,他还是喘气的。

    就这还是元帅,还是念帅九品?他是纸糊的吗?

    不过早知道震动有这么好用,他开始就放倒了陆正,还用得着现在这么麻烦?

    既然他已经趴下了,那还等什么,抢啊。

    他再度命令手下念兵去抢夺统帅令。

    可惜陆正在昏迷之前还是死死的攥着令牌,就算是晕倒了,他手下的这群念兵依然是拿不到令牌。

    “这个老顽固...”

    孔凡急了,要个令牌,要点战功就这么难吗?都是唐人,何必自己人为难自己人。

    但真要为难上了,那就对不起了。

    接着又是连续几十个意念震动传送了过去。

    陆正虽然已经昏迷了,但是这个意念震动依然可以作用在他的身上,并且十分的有效果。

    这样,原本被震晕了的他,再一次经历了大强度的频繁意念震动,然后条件反射,“碰”的一下,又直接的站了起来。

    “啊....”

    “老魔头...你也太狠了...”

    陆正精神溃败,双眼无神,再也没有一军之帅的气势。

    “给我抢...”

    孔凡又一声令下,他的念兵继续冲上去抢。

    可是陆正虽然精神溃散,但是手上的力气还是没有减弱。或者说即便是减弱了,还不是他念兵能够动摇的程度。

    给我继续扒他的裤子...

    我就不信了,这么折腾他,羞辱他,就拿不下这一个令牌...

    孔凡继续下命令,他的火焰兵和剑草兵、刀草兵再度动了起来。

    周围的将士们都看傻眼了,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自己的主帅毫无征兆的趟了下去,不是要发兵攻打明军吗?躺地上算是什么事?

    难道是主帅身体上出现什么问题了?看向那群念兵不停的往陆正身上招呼,他们都以为那是自己的念兵在唤醒自己的主人...

    可是还没昏过去几分钟,他们的主帅又醒了过来,但是他的念兵还在不停的往主帅身上招呼,这下这群将军们就更看不懂了。

    虽然看不懂,但还是不敢上前,陆正平时治军严谨,手下这群将士没有不害怕自己主帅的。

    既然他有自己的念兵在身边,想必是不会有问题的,那咱们就在旁边候着吧...

    几乎所有的将士们都在旁边看热闹,直到陆正身上的战甲和衣裤全部被孔凡指挥的念兵给扒了下来。

    “咱们的主帅,这是要赤裸上阵去杀敌吗?”

    这一刻所有将士们都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