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提前登陆种田游戏 > 第141章 凯旋
    岸边,浅白色的硝烟缓缓升起,淡淡的人影如烟中恶鬼,让跪地抱头的狮兵们感受到无言的可怕。

    第四艘战船没有被炮击,可甲板的一地鲜血让内舱的狮兵们不敢出船。

    待岸上狮兵们全体被捆后,内舱的他们还没出来。

    “船上的人听着,你们的大船已经覆灭,反抗者已被杀死,快出来投降吧,硝石镇已经输了!”

    伊凡大声叫唤,船只里依旧没有动静,里面死一样的寂静。

    猫耳兽人们纷纷架起燧枪,盯着那船的甲板口。

    等了半分钟,依旧没有兽人出来,伊凡看向那座大炮,走了几步到艾伦身前敬礼,“艾伦少爷,放炮吗?”

    “戈斯,你叫他们出来。”艾伦摇头,并推了推狮人戈斯。

    戈斯掩面,不想被认出来,狮尾抖成s状,求饶道:“艾伦大人,我是被他们强行拖进来的,其实我个人很支持明日镇……”

    一旁的娜塔莎黑着脸,立马给他一拳,“让你干就去干,不要废话。”

    戈斯被捆双手,肚子被挨一记重拳,剧痛无比。

    他只能弓着身子,脸色翻白地说道:“是,是,我马上干。”

    投降者里,安德森家族一席人脸色不太好,开始担忧未来的前途。

    本以为明日镇会关照安德森家族成员,没想到明日镇完全不念昔日的商业伙伴旧情,说翻脸就翻脸。

    当然,这事安德森家族也做得不好,想瓜分明日镇这块大蛋糕,就需要承受风险,尽管这份风险在出征前没有人在意,但它依旧是风险。

    不一会儿,有戈斯的叫唤后,船里的狮兵们才鼓起勇气走出船板,手上高举一面白色的旗子。

    至此,明日镇又拿下了一座帆船,和几百个身强力壮的狮兵奴隶。

    结束这场战役,艾伦等人带着几百个战俘回镇。

    战俘们踏上港口区直达明日镇的水泥路,眼睛瞪得大大的,从未踩过那么结实又直的地面。

    “这是什么路面,全是石头做的,而且好平整。”

    “这是水泥路面。”戈斯垂头丧气,这种路面在一个月前还在护养当中,或者还在灌输水泥的阶段,没想到现在明日镇已经将把水泥路全线铺完。

    他踏在结实的水泥路面上,体会这种结实的感觉,不由感到舒服,以及浓浓的不甘。

    本来这种水泥路面他也能建,但是现在都没了,他已经是明日镇的战俘,不知道艾伦还要不要硝石镇的贵族支持。

    毕竟艾伦摧毁了四千三百多人的大军队,硝石镇肯定抵挡不住这样的战斗力。

    另一边,艾伦有点感叹。

    他利用了大炮击沉风帆造成天罚般的效果,外加火枪爆头,让兽人们进一步害怕到颤,无法思考冲锋事宜,否则四千人冒死冲锋,人数稀少的火枪兵们依旧会吃亏。

    经过高墙和农田区,奴隶们欢呼起来,大声呐喊:

    “明日镇胜利了!”

    “明日镇大胜!”

    “艾伦大人!”

    奴隶们兴奋地大叫着,工作更加卖力。

    艾伦挥挥手,回应奴隶们的工作热情。

    人群里,伊凡等人手持火枪,感受到了战争胜利后的巨大荣誉感。

    大家都在期待他们的凯旋归来,而不是看见狮心国的狮人们榨干他们的人生意义。

    低头前行的战俘心里很不是滋味,为什么战败的是他们狮心国,而不是明日镇,这很不合理。

    如果王国大军全部压境,绝对可以用人头堆死明日镇。

    但国王不会那样做!

    自以为很聪明的狮人们蓦然惊醒,现狮心国根本抽不出大量的人手支援他们。

    这次行动国王只下调一百位圣殿骑士,其余人手均由其他贵族提供,因为边境城墙需要重建,没有兵看守只会被牛头国再次偷袭。

    等到回了明日镇,艾伦将这批奴隶再次给祭司胡德管理。

    胡德身为建设部部长,知道哪座工地最缺苦力,会分配矿山、工地搬砖等苦劳职位给他们。

    当然,在配前肯定要进行肌腱手术,而狮族觉醒者多一个喉咙手术环节。

    目前为止学会艾伦这一手喉咙手术的兽人不一只手的数量。

    每当觉醒者吞下糊糊,他们的喉咙的伤口就会被拉扯,导致剧痛,让伤口永远在自愈与自伤的无限循环中。

    这种手术仅适用于拥有自愈能力的觉醒者,非觉醒者不可以做这种的手术。

    艾伦走后,留给胡德管理分配名额,底下的战俘福克斯目光闪烁,心思又活跃起来。

    他是觉醒者,拥有强大的爆力,只要在关键时刻聚集神秘能量于喉咙,就可以爆巨大的吼声,将一米内的兽人瞬时震晕。

    而捆在手里的绳索,绑在嘴巴和喉咙处的结绳是个大麻烦,他需要其他人的帮助,或者寻找一块尖锐石头,暗地慢慢切削喉咙部位的绳索。

    “你,跟我过来!”

    福克斯被点名出列,跟一位看似瘦弱的猫耳兽人进入一间小棚子。

    在小棚子里,他看见薄如蝉翼的小型刀片和银色钢质刀柄,那枚小刀片非常小,只有小拇指大小,刃口非常锋利,光是看着那刀尖就觉得很痛。

    这些小刀片多种多样,有的弧度大,有的弧度极小,有的尖锐到极致,造型千奇百怪。

    福克斯暗暗自喜,正愁没有锋利的东西割绳子,这不送上门了吗。

    带他进门的刺客贝尔却不觉得,他用火热的眼光打量每一柄钢质小刀,如数家珍:

    “我们的艾伦大人管这个叫手术刀,不过我更喜欢称它为喉咙刀,你知道我为什么管它叫喉咙刀吗?”

    贝尔随手挑起一柄非常细小的手术刀,刀尖在窗外的阳光下照得闪闪亮,格外刺眼。

    “不,我不知道,我可以摸摸吗?”福克斯盯着那架子里的所有手术刀,眼睛都看直了。

    “不错,你的天真和好奇让我想起野味,他们在面对陷阱时也是和你一样的天真无邪。”

    贝尔拿手术刀随意比划几下,在指压式执刀,抓持式执刀,执笔式执刀,和反挑式持刀之间来回切换握刀姿势。

    福克斯目露迷茫之色,并不知道贝尔正在幻想着该用何种姿势解剖野味,才是最美味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