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提前登陆种田游戏 > 第96章 躁动之前
    祭司家的小狐狸刚刚被带入一班,就看见几个熟悉的狐娘面孔。

    “艾琳妹妹!”伊芙小声叫道。

    艾琳是狐村家的巡逻队勇士家庭的女儿,今年十四岁,家中父母在哥布林之潮中不幸死亡,家里的哥哥右臂也受了伤,可谓是命途坷坎。

    “伊芙姐。”耳朵和尾巴如小火苗一样的小狐狸弱气道。

    伊芙底下缩着的狐狸尾巴扬上空,蹭到小狐狸旁边,睁大眼睛看教室墙上的黑板。

    “那是什么啊?”伊芙小声道。

    刚说完话,她突然闭紧嘴巴,好像自己做错了事。

    艾琳摇了摇小狐尾,小声道:“那是黑板,老师可以在上面写字。”

    伊芙捂着嘴巴,轻轻点头,非常紧张。

    艾琳感觉她有点奇怪,“你捂着嘴干嘛?”

    伊芙捂着嘴左右查看,现没有人被她打扰,于是靠近艾琳妹妹的狐耳朵,在耳边说道:“爸爸说在课堂上不要说话打扰别人。”

    暖呼呼的热风拂过她的耳朵,小狐娘艾琳抖了抖有点痒的狐耳,糯糯道:“没事啊,刚才埃菲姐姐还让我不要太内向,要大胆提问。”

    “嗯,埃菲姐是哪位?”伊芙的毛茸耳朵猛地竖直。

    “喏,讲台上讲解数学题那位。”艾琳用手指指向讲台的黑猫耳萝莉。

    伊芙看向黑板,那位身高不到一米的猫耳萝莉嘴巴一张一合,穿着灰色亚麻小裙衫,嘴中蹦出的知识是父亲没教过的加减乘除四则混合运算法。

    黑板上,每一个数字她都看得懂,可是有了加号减号乘号除号后,她就无法无法理解了。

    “好厉害了,她才多少岁啊,感觉比我还小。”伊芙的狐尾巴也竖成问号状。

    “九岁哦,比我小五岁。”十四岁的艾琳小狐娘趴在桌面上,脸蛋羞愧的烧红。

    “好厉害!”伊芙只有震惊和不可思议。

    感觉小孩子不可能那么厉害,可是听了十分钟的课,伊芙两眼晕晕,台上的埃菲却讲得飞起,小狐娘不得不承认世界上存在天才和蠢才。

    话说回来,为什么上台讲课的老师是小孩子,伊芙头一次怀疑对老爸的叮嘱。

    除了祭司家的女儿有点不适应外,其他家的狐男狐女没有这种感觉。

    他们没有上过学,看见埃菲在台上夸夸其谈,他们以为小学课堂天生就是这样,不论教育者的年龄大小,有才就可以上台教人。

    “我真想自己也上一次。”前来旁听的狐娘狐男们想道。

    次日。

    艾伦安排暂居的狐村民参与相关的建设工作,顺便开设青少年第五班,专门安置没有学习基础的狐族村民。

    ……

    在艾伦那边开始安置狐村民们工作时,牵牛花镇那边的金字塔式拉人也到了关键时候,今日中午将有明日镇的帆船抵达牵牛花镇郊外的河道。

    本来明日镇的帆船应该在一两天前抵达,但因为狐村的事情不得不推迟。

    也因为推迟一两天,贝尔总共拉到一百多个兽人,这些兽人几乎都是他的线人拉的,他本人没有亲自下场拉人。

    躺着就能拿到一千多枚铜币的红利,生活简直不要太滋润,而他旗下的线人也拿到几十枚铜币不等,非常欢喜。

    “大人,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出,这不会是骗局吧?”

    有一些兽人真心想去大铁村,不过明日镇的推迟让他们心生怀疑,怀疑的同时又看见一条崭新的财路诞生。

    大铁村的船迟迟不来,钱倒是下来了,他们只要源源不断地拉人进组织,就有无穷的钱。

    “中午肯定来,现在大铁村不叫村子,它叫明日镇,大家可以期待一下。”

    贝尔在昨晚收到鸽子的加急信件,知道大铁村正式改名为明日镇。

    大铁村即将改名的事情,牵牛花镇刺客们自然是知情者,不过没能现场参加大会,他们都感到很遗憾。

    好在信鸽情报网络达,艾伦利用信鸽让村外生活的刺客们同样拥有选择权。

    提前小半日让鸽子出,给外地刺客送来几个镇名的选择,然后托信鸽快送回大铁村,在当晚与村民们的折纸一起算投票数。

    “但是我听说那些狮兵收到情报,正在三个城门口看守城门,连港口都有一大堆狮兵巡逻,声称势必要抓住大铁村的贼人。”有狮族小兽人害怕道。

    贝尔瞄他一眼,没想到这位小伙子的消息门道还挺广的,居然知道狮兵把守港口。

    “到时候再看情况吧,如果情况有变,我会通知大家。”贝尔保留口风,没有透露出接下来的大胆计划。

    刺客们已在牵牛花镇布下深入各个阶层的情报网络,他们黑暗中的老鹰,注视着狮兵的一举一动。

    既然狮兵敢挡道,直接暗杀掉,没有守门人就没有人阻止他们出城。

    不过时机要把握好,他们刺客溜进山林可以无忧逃跑,但是普通居民们没有反侦察能力,一旦有大部队追击他们,迟早要死。

    时机就是等待明日镇的船把火枪运过来,在野外空地架设火枪防线,敢于冲锋的狮人都将遭遇火枪的狙击。

    贝尔让大家待命到中午再集合,随后拐身进小巷里,化成黑影钻进某个缝隙后,再通过密道责怪其他刺客会合,计划中午的行动方案。

    ……

    太阳渐渐高升,骄阳如火。

    站岗的狮兵身穿轻甲,头和浓密的狮胡子里有很多汗水,他下意识擦了擦汗水,忍不住嘀咕道:“真是操蛋的天气,为什么牵牛花子爵要我们守城。”

    “没办法,据说今天中午是牵牛花叛徒集体出逃的日子。”

    “放他的狗屁,昨天的昨天就有人那样说,但是可疑的人一个没有,镇外的河道也没有看见帆船经过!”

    大汗淋漓的狮兵很不开心,立马大声咆哮着,额头又流出细密的汗水。

    “对啊,我们站在这里有什么意义,我们应该站在城门下的阴影,那里好乘凉!”

    两个狮兵出不爽的咆哮声,背后立马响起了长官的咆哮声:

    “滚!”长官很烦躁,日常咆哮大吼。

    端岗的狮兵是圣殿预备队,知道情绪咆哮法的关键用法,所以也愤怒地咆哮回应:“有种换个位置!”

    “加里你给我滚!”长官也是圣殿预备兵,尽情咆哮。

    城门口响起了一阵接一阵的咆哮,站岗的士兵想笑,但又不能笑,免得被长官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