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提前登陆种田游戏 > 第60章 劫船
    查尔斯是圣殿骑士里的前锋,即冲在最前面,为大部队开路的猛将。

    每次的战斗都让他热血沸腾,尤其是上一次面对牛头人时,那砂锅般的大拳头带着呼呼的风压,压迫感前所未有,从未距离死亡如此近。

    人家套着两只钢铁锻造的指虎,两拳狠狠扎进胸口,查尔斯的板甲直接裂开口子,整个人后仰抛飞,倒地昏迷不醒。

    要不是有普通狮兵的后勤部队跑进战场里,把他运回来,他可能就见不到今日的太阳。

    顺便一提,由于圣殿骑士很重要,一旦受伤到无法退出战线,普通狮兵会冒着生命风险,把重伤的圣骑扛回大后方紧急救治,能救一个是一个。

    毕竟觉醒者拥有轻微的内伤自愈能力,如果救得好,一两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查尔斯望着波光粼粼的河水,船慢慢靠在岸边,船员抛锚停船。

    远处是茂密的树林,河道分成两条,巨大的运河继续向前,另一条河道支流拐进右边,他意识到船只达到目的地了。

    “走,你们几个跟我去侦察一波,其他在船上待命。”

    “是!”船上传来一阵吼声。

    没穿板甲的查尔斯动作比穿板甲的狮人快一些,这次的侦察活动就由他负责。

    下船后他仔细观察附近地面,没有看见脚印,旋即带人沿着河道拐进通向大铁村的河道。

    前方是大铁村的西岸河口,查尔斯带几位轻甲兵走了十几分钟,转个拐角才看见远处至少千米远的地方,有几艘帆船停在岸边。

    查尔斯眯着眼睛,凭着良好的视力,他隐约看见帆船上挂的白面旗帜有蓝色的图案。

    距离太远不是很清楚,不过牵牛花镇的旗帜里,牵牛花镇是蓝色的,所以那几艘船应该是牵牛花镇的运矿船。

    “船停在岸边不动,难道被村里人袭击了?”

    查尔斯暗自分析一波,深深地看矿船几眼,扭头带人扎入森林里,暗中接近大铁村。

    不过刚扎入森林的界限,风声就动了。

    查尔斯整个人寒毛炸起,预感到森林里四面八方都是杀机,连忙后退一步。

    但是没有用,第一排树冠闪出几道细长的黑影,接着寒芒一闪,查尔斯的喉咙剧痛,感到难以呼吸。

    紧接着胸口又被锐器刺破,鲜血染满整片布条,两处剧痛让查尔斯感受到比牛头人铁拳砸中还要恐惧的痛苦。

    好痛!

    好疼!

    他想出惊怒的狮子吼,运用身体内奇妙的力量加持喉咙,让远在千米外的船队听到他的呼喊。

    但是没有用,黑影渐渐变成猫耳兽人,她有着冷如冰山的脸蛋,寒着脸扭动手中袖剑,彻底地把喉咙割破,不让圣殿骑士出狮子吼。

    随后查尔斯死了,临死前看见旁边几个轻甲狮兵被好几个猫族兽人扣押四肢,像一条条死狗躺在地上,想动又动不了。

    “我还没有找牛头人复仇……”查尔斯遗憾地瞪裂双眼,瞳孔渐渐失去焦距,头歪向右侧,死了。

    娜塔莎稍稍平定起伏的胸口,她刚才出剑的一瞬间,本能地感受到对方的喉咙拥有强力的力量,有可能暴起伤人,故而她一剑封喉,免得对方出声。

    实事上她的决定是对的,圣殿骑士哪怕大脑被刺,只要喉咙还完整,就能在临死前把全身力量聚集喉咙,以损坏喉咙为代价出最强的狮子吼,近距离的兽人将会承受更恐怖的脑震荡代价。

    别看这有点玄,但查尔斯真的那样做了,看见黑影出现的一瞬间,他反应神,喉咙于一秒内聚满神秘的力量,只差张嘴怒吼,不料娜塔莎跳下树直刺喉咙,没给查尔斯半秒机会。

    “接下来引蛇出洞,你们把狮兵搬到离船最近的地方,让它们出惨烈的叫声吸引军队下船。”艾伦在声音在背后响起。

    娜塔莎转身,看见身影修长的艾伦从树下的阴影中转出来,踏地无声,连呼吸声都是空的,或者说他的呼吸声已经和风声完美融合,让猫族兽人无法察觉。

    众刺客没有出声,轻轻点头。

    不一会儿,河边停靠的船队听到了狮人的大嚎声。

    “什么情况?”坐在船上待命的圣殿骑士约瑟华皱眉,听那声音有点像狮兵被打了。

    “是内尔的声音,约瑟华大人,内尔被抓了!”

    船上的兽人大叫道,这让船上唯一的圣殿骑士瞪圆了眼。

    刚派出的侦察兵不到十分钟就被抓了?

    而且就在附近大吼,他们正在逃亡,得派人救他们才行。

    “你们去救人,务必把查尔斯骑士带回来。”约瑟华立马划出五十人小队前往救人。

    至于全军出动?

    他还没傻到那地步,万一是陷阱就不妙了,先派五十人队伍尝试试救人,救不了就算了。

    五十人小队下船狂奔,其中有两个马匹一马当先,那是拯救查尔斯的普通骑士,职责是拯救查尔斯,多一匹马防止意外生。

    两匹马先进扎入不是很密集的山林,跑了不到一分钟,山林里人影没一个,只有狮兵的哭喊声在深处响起。

    两骑士互视一眼,硬着头皮扎进去。

    万一去晚了,死了一个圣殿骑士,他们可担不了那个责任。

    然而两骑士深入里面后再也没有出来,后而至的四十八位步兵进了林子也没有出来。

    船上的圣殿骑士等得很烦躁,直到五分钟后,才看见两匹马运着全身是血的板甲骑士运着一具尸体跑回来。

    那马屁股上运着喉咙被贯穿的查尔斯,查尔斯整个人横躺在马背上,布带全是鲜红的血,一路滴血。

    又因骑马人的全身板甲遮住了身形和脸,圣殿骑士一时间没有想到这是诈,看见查尔斯已经喉咙流血,知道他大概死了,赶紧命人下船接应。

    马匹赶到船下时,约瑟夫第一时间站在船下接应查尔斯,问道:“你们遇到了什么,步兵都没跑出来吗?”

    约瑟夫心疼死了,那四十八个伤兵虽然受伤了,但是四十八人换回一具圣殿骑士的尸体,一点也不划算。

    约瑟夫问完,突然感觉有点奇怪。

    血战归来的骑士下马后一般都会大气喘喘,并自动报告刚才遇见了什么,但是这两骑士下马后怎么不主动说话,而且不喘气?

    唰!

    约瑟夫想暴退回船,敏捷的度令所有狮兵望及不尘。

    但是他的动作太慢了,其中一名骑士瞬间化作黑影,带着恐怖的加度一头撞入约瑟夫的胸口,随后用板甲铁拳狠狠地砸入胸口处。

    另一个板甲骑士卸下右手腕的板甲,露出一件精致的牛皮手腕套,随后化作一条残影,右手带着寒光直扎圣殿骑士的喉咙。

    约瑟尔瞪大双眼,想吼掉什么却吼不出来,只能在临死前看见两个猫耳兽人,以及某人从背后拿出一个密封压实的大泥球,上面插一根类似绳子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