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提前登陆种田游戏 > 第34章 关于瞬闪
    木兰割参军,中间经历几次波折,让听众们也为之捏一把汗。

    刺客娜塔莎耳朵微动,仔细听木兰的战斗动作描写,悄悄皱起眉毛。

    木兰在艾伦的语言加工下,变成战场上正面硬刚的女强人,而不是她想象的神出鬼没的刺客大师。

    为什么木兰如此彪悍,简直有吕布当年的风采,一时间她竟然迷了。

    娜塔莎不知道,艾伦进行了艺术加工,考虑到兽人力气比纯人类大,他特意强调木兰力道惊人,于是木兰越来越刚,哪怕打到大刀断裂,也能手持断刃杀出一条血路。

    “难道木兰才是猫族兽人的觉醒象征?”娜塔莎的思路渐渐歪楼。

    在进行奴隶解放运动的过程,娜塔莎现自己拥有了瞬间爆的度,爆之后需要休息一段时间,这让她一度以为自己觉醒了,拥有进入圣殿进修的资格。

    而艾伦的木兰故事如一盘冷水沷在她头上,感到失望。

    要不讲后故事问一问艾伦猫族兽人的真正觉醒方法?

    娜塔莎胡思乱想的时候,其他兽人没有那么敏感,反正听着爽就完事了,木兰的形象也渐渐变成猫族女战神,哪怕大刀崩裂,仍旧一往无前,没有一个能打的。

    温莎则被故事的硬核精神启蒙,生出大胆的念头——谁说女子不如男!

    家中长辈都以生男孩为荣,她也认为男性比较尊贵。

    不过听了艾伦的故事,她突然想证明一下,自己的管理能力并不比艾伦差多少。

    当然,两人的差距是有的,不过温莎相信自己能追上来。

    就凭过去四年间的学习度,她学习了别人无法想象的几十本书,几乎什么领域的知识都略懂一点。

    本来她学那么多,计划等组织壮大了,离开牵牛花镇找个偏僻的角落建村子,

    不过建村想法可以埋进土里了,艾伦给她和姐妹们生存的空间,她们不再为奴隶身份烦恼。

    大约三小时后,艾伦终于把木兰的故事以精简的方式结尾,留下一个巾帼女英雄的形象。

    他不打算把这个故事扯太长,主要目的还是敲醒兽人们的愚昧的脑袋,让男女平等的概念生根芽,解放女性思想,让有潜力的女性学习知识,为大铁村的工业化建设添砖加瓦。

    念完课,艾伦开始公布今天的学习任务,让几位兽人老师在沙地上写字,教会一定范围内的兽人学字。

    学字对于兽人们来讲非常困难,不过为了听艾伦的故事会,也是拼了,瞪大眼睛默念读音,在沙地上擦擦写写,试图用大量的练习死记硬背。

    在众人学习的时候,娜塔莎潜行到艾伦身边,问道:“艾伦少爷,为什么木兰将军的战斗方式是直来直往,大开大合,而我们刺客却得藏在阴影里放冷刀子呢?”

    温莎正好想问问艾伦关于木兰故事的事情,没料到娜塔莎提出她没想到的问题,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大的疑问。

    村长推崇刺客,为何木兰又那么霸道无双,她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艾伦轻嗯一声,这确实和刺客部队的暗杀理念不和,怪不得娜塔莎会这样问。

    他还不知道兽人世界觉醒者的小知识,本能地采用科学思路回答:

    “兽人的身体有着非常高的锻炼潜力,你看大地主的最强打手布鲁,他就练出了一身强劲肌肉,在村子里一个人就能吊打二十几个普通村民。

    同理可得,女兽人吃得好,再天天锻炼,也能练出那身爆炸的肌肉,然后穿上合身的战甲和耐用的武器,一样可以在战场上一个打十个。”

    娜塔莎想起布鲁在森林里奔跑的身影,肌肉非常粗壮,全身充斥着澎湃的力量美感。

    好像也是那么一回事,不过感觉哪里不对劲。

    温莎点出关键:“可是打手如此强大,还不是被潜行的刺客偷袭成功?”

    是啊,他那么强,还不是被刺客放倒了,娜塔莎又用疑惑的目光看艾伦。

    艾伦也被点醒,感到此事有点古怪,难道村子的强力打手布鲁假意投降?

    “这还不简单,因为是我打晕的!”小刺客伊凡的声音在她们身后响起,脸上笑嘻嘻的。

    “你能打晕他吗?”

    艾伦讶然,看见伊凡那瘦弱的小身板,凭他的腕力居然打晕了对方。

    要知道那时候还没有钢质匕,他们使用的武器要么是大木棒,要么是石头。

    “艾伦大人您别不相信,我现在就演示一下。”

    伊凡走到村民人群的外围,原地捡起一个石块,然后小碎步原地跑圈。

    正当艾伦不解时,伊凡突然化作黑影,闪身横跨三四米的距离,身子突然出现在另一侧。

    而伊凡闪身出来的同时,右手前递,石块正好撞到一块树木腰杆。

    砰。

    石头硬生生砸入树木里,树皮表面多了几道内部崩裂型伤口,裂痕中心比石头大两倍,可见这一记瞬闪带了很大的动能。

    “这是……”

    温莎惊疑不定中,她没见过刺客的暗杀动作,只知道零号队刺客团所过之处,全是死不瞑目的狮族大兵,没想到刺客的暗杀方法居然如此自然。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不过我知道零号队有好几个刺客能使用这种瞬闪能力,包括娜塔莎小姐。”

    伊凡微微平复呼吸,使用这份能力会让他热血沸腾,呼吸紊乱,需要事后快调整呼吸和步频。

    娜塔莎也点点头,说出刺客们心里的疑问:“对,我也会瞬闪。所以我才疑惑,为何木兰不研究瞬闪成为刺客大师,反而走上了正面硬刚敌人的道路。”

    艾伦此时也回过神来,他玩过那么多场无限流游戏,什么变态技能都见过,不会震惊得脑子当机,而是瞬间把凡人的终极竞赛加上自然元素的小设定。

    他记得终极竞赛的游戏介绍提过一句:“当玩家们失去赖以生存的凡武力,将何去何从。”

    玩家登6时没有凡武力,也禁止携带任何技能和物品,都是凡人起步。

    现在的问题是判断它是低魔世界,还是高武世界,艾伦直觉认为兽族世界是低魔水平。

    如果是高武世界,以他玩过的数十场玄幻位面游戏,在灵魂深处烙印的玄幻天赋早该爆了,不可能什么反应都没有。

    “使用瞬闪,你们的手不会废吗?”

    “不,瞬闪时手掌没什么感觉。”

    伊凡感到古怪,难道使用瞬闪手掌被废才符合正常吗?

    艾伦的关注点和兽人截然不同,他没有震惊表情,依旧以科学的角度分析该世界的自然指标,这让伊凡和娜塔莎感到无法适应。

    “艾伦少爷,您难倒不惊讶吗,我们可是学会了瞬闪,像瞬间移动一样。”娜塔莎比划一下瞬移的距离,又看看温莎那副震惊脸,感觉温莎的表情才是正常人的表现。

    “唔,我当然很惊讶,你们的瞬闪是如此的适合刺客流派,早知道就全员刺客了……不过这样不好,枪依旧是王道,几百米甚至上万米的射程可比这小瞬闪强多了。”

    艾伦一边说着,一边默默触自己的玄幻记忆。

    然而没有用,只要他回忆玄幻记忆,就仿佛感觉有只无形的大手覆盖下来,抽掉玄幻体系的根基,让所有的玄幻知识没有用处。

    这个感觉他很熟悉,那是主神禁止玄幻力量出现所做的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