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提前登陆种田游戏 > 第29章 大乱将起
    温莎很惊讶,哪怕四年没见,她还是一眼认出了她的十三岁弟弟。

    哦不对,弟弟伊凡现在十七岁了。

    身高倒是没长多少,顶多长高十厘米,估计是营养不良。

    大铁村的伙食一直不是很好,很多猫耳兽人从小没有营养支持,个子往往不够高,体格也不强壮,比狮兵弱小很多。

    “姐,你过得还好吗,有没有受到谁的欺负,我帮你报仇。”

    伊凡看见她姐,兴奋地冲进屋子里,问长问短。

    温莎左右上下打量自己的弟弟,现伊凡右手腕的袖剑护腕,鼻子灵敏的她闻到了新鲜的血腥味。

    “你刚杀人了?”

    “嗯,这些天我杀了几个狮兵。”

    伊凡说到这事,骄傲地抬起头,自信道:“姐,以前我太弱了,只能看着你被抓。现在有艾伦大人的教导,我可以保护你,没有人可以抓你做奴隶。”

    温莎听到狮兵,为弟弟捏把汗,然后再一次听到艾伦的名字,脸上又有了动容之色。

    她盯着弟弟的眼睛看,少了十三岁的懦弱,多了十七岁的坚强和狠劲。

    她怔然两秒,笑道:“你长大了,不用姐姐照顾你了。”

    “当然!”

    伊凡的小脑袋抬得高高的,头上猫耳抖动,尾巴也竖得笔直,炫耀的成分居多。

    温莎的尾巴也渐渐竖成问号状,“艾伦村长就那么善良吗,他教导你们刺客技术,不要求回报吗?”

    弟弟伊凡哪想到那么多,摸摸自己的后脑勺道:“好像没要回报,不过自从新政布后,大家每天都是笑着出门干活。”

    “笑着出门么?”

    温莎注意到这个细节,目光闪烁。

    想知道掌权派好不好,看他底下的平民过得怎么样就知道大概情况。

    ……

    早上,太阳刚刚从天边升起,农民们已经从家里跑出来,正在走向郊外的田地,准备新一天的农作。

    而商人们准备起床,琢磨着今天的商业交易。

    尊贵的大人物们还在被窝里熟睡,不知道镇内正生大事件。

    比如马丁商人,今天就睡在牵牛花镇的豪宅里,搂着身材娇小的猫娘,睡得那是一个香。

    直到他的卧室门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这片平静才被打破。

    只见管家心急如焚,砰砰敲门,隔门大喊道:

    “老爷不好了,镇子里的奴隶牢房起火了!”

    “吵吵吵,吵什么,哪里着火了?”

    奴隶商人马丁心里乱槽槽的,听到着火就非常不爽。

    “老爷,是您的镇内牢房起火,奴隶都跑出来了!”大管家放开嗓子大吼道。

    马丁有三处奴隶场,一处是郊外大农场,一处是镇内牢房,第三处是奴隶市场。

    “什么?”

    马丁听到这话,整个人猛地一哆嗦,推开怀里的猫娘,光着狮身下床,快捡起丝质衣服裹上:“谁那么大胆,竟敢跑镇里搞我,老子一定要抓死他!”

    床上的猫奴动了动,从被单里探出半边身,睡眼惺忪,有着魔鬼身材的曲线美。

    马丁无心看美人,急不可耐地打开房门,准备叫管家带他去起火的地方。

    刚开房门一秒钟,马丁看见神色惊恐的管家站在门口,他全身颤抖,嘴里呜咽不详,瞳孔猛地放大。

    “怎么回事?”

    马丁皱眉,却听蹭的一声,管家身后多了一个黑影绕过来,度快得飞起,瞬间放出一脚撩放倒他,再一抹寒光闪过他的视野,直取咽喉。

    “你是谁……”

    马丁感觉自己的头很重,视野在摇晃,话已经说不出口,喉咙传来剧痛感,和腥甜的味道。

    看着眼前的戴着黑色兜帽的亚麻衫兽人,阴影覆盖的脸孔,身高才一米六左右,小身板弱不禁风,平时两巴掌就能打趴。

    马丁想出惨笑声,却不出来,无力感渐渐蔓延全身,鲜血喷涌。

    没想到狮族的他竟被如此小身板的兽人一剑刺死,他实在不甘心。

    随后两眼一翻,含恨离世。

    “虽然姐姐依旧清白,但奴隶商人必须死。”

    伊凡缓缓抬起头,恰巧晨光照进二楼的窗户,照亮伊凡那副深不见底的眼睛,瞳孔的金色缓缓消失,变回正常的黑色瞳。

    至于身后的管家,在伊凡瞬间爆的前一秒,就已用匕插入他的心脏处。

    砰。

    管家的尸体向后倒地,血流如注,染红了门口。

    房间内的猫娘现门口死了两个兽人,立马出尖叫声,抱着被单,弱小无助。

    但是叫声没有惊动豪宅里的狮兵,好像他们都在沉睡,或者说永远地离开。

    伊凡看着她,才现对方是猫奴,皱眉道:“你要回大铁村吗,不回我就走了。”

    躺在奴隶商人大床的猫奴有两种,一种是已被驯服的猫奴,这类猫奴带回村子意义不大。

    二是被强迫型,她们还有改造再教育的空间。

    “大铁村在哪?”玛丽安不安道。

    “大铁村是猫奴的家,想回就跟我来。”

    伊凡拿不准对方是什么类型,不过对大铁村有兴趣就行。

    “像我这样的猫奴也可以去大铁村吗?”玛丽安用床单裹住自己的身体,只是曲线依旧惊人。

    “当然,大铁村需要劳动力,你只要有手艺,就有工作。没手艺也可以干力气活,不过我想村长大人自有他的安排。”

    伊凡的脸蛋浮上半边红晕之色,活了十七年的乡下少年郎哪见过这样的媚态十足的貌美猫奴,身体当即有了反应。

    好在他有纪律性,低头转移视线,用马丁的衣服擦拭袖剑血迹,转身离开,怕脑子多一些奇怪的想法干扰任务。

    床上猫奴本来想着缩着不动,但现伊凡脸红后,意外地感觉对方不是那么可怕,甚至有点可爱。

    要不跟上?

    马丁已死,她留在凶杀现场没有半点好处,只怕要跟着陪葬。

    玛丽安快思考自己的处境,捡起床边的衣服,两三秒快穿衣,小步跟上。

    伊凡听到背后的脚步声,感到心烦气燥,体内也传来空虚感。

    那是瞬杀的代价,自从第一次刺杀开始后,他就现自己体内藏着一股神奇的力量,可以瞬间移动三四米,配合袖剑能直接刺穿板甲,洞穿敌人。

    不过爆后需要休息十几分钟时间,慎用。

    “跟上我,我们要走了。”伊凡小声说道。

    这次是最后的总攻,刺客团将解放所有的奴隶牢房,沿途有机会就刺杀一切看守的狮兵,让牵牛花镇彻底乱起来。

    乱起来后,刺客们趁乱开船,从港口出,带猫奴们和大部分物资回大铁村。

    至于更多的奴隶,大铁村现在还消化不了那么多。

    等以后枪支出世,艾伦才敢撕开脸皮开启全国解放奴隶运动,公然抢人口。

    伊凡不知道什么叫枪支,只能默默期待一下。

    袖剑已如此神奇,枪应该更加神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