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提前登陆种田游戏 > 第17章 地主倒台
    沃尔什正在沉睡中,突然听到外界传来一阵阵脚步声和热议声。

    “快起床啊,地主被村长抓了,准备公开审判!”

    “鲁夫被抓了,大地主被抓了,三个地主都被抓了!”

    “什么,鲁夫被抓了?”被绿的老农沃尔什蓦然睁圆眼,直起身子,竖起耳朵听门外动静,再度听到鲁夫的名字。

    沃尔什一咕噜爬下床,看见街上兽人们奔走相告,每街每户的兽人都跑出屋了,既不可思议又兴奋。

    沃尔什抓住一个过路的年轻人,急问道:“你刚刚说鲁夫被抓了,是真的吗?”

    年轻人被老兽人抓了,兴奋道:“我骗你干嘛,不相自己去小广场看啊,艾伦要公开审判,去晚了可没有好位置看。”

    沃尔什愣了一下,被突来其来幸福砸中,随后狂奔入屋,用最大的分贝喊道:

    “孩子她妈,快起床,快起床。”

    沃尔什猛推老妇人,神色焦急,整个手臂都在颤抖,生怕去晚了看不到。

    “怎么了?”

    还在睡觉的老妇人有点小怨气,但一听沃尔针说鲁夫被抓了,也猛地滚下床,抱起自家孩子就冲出院。

    “鲁夫被抓了,鲁夫被抓了!”沃尔什一家在路上狂呼,也加入奔走相告的行列中,脸上的兴奋不言而喻。

    跑到广场时,小广场再一次聚满了人。

    小孩子们天真无邪,看见有人被绑了,指指点点,咯咯笑。

    三位地主被绳子五花大绑,押在小广场中央,无比屈辱。

    沃尔什看见权势滔滔的鲁夫穿着柔顺的黑色丝织衣服,一身华贵却跪坐在地,他突然哭了。

    “呜呜,艾伦大人真的好啊……”老农民哽咽道。

    随着沃尔什的哭泣响起,其余十几位老绿的老农也感同身受,说不清的酸楚涌上心头,也跟着落泪哽咽。

    鲁夫听到那些哭声就烦,黑着脸,非常生气地吼道:“艾伦,你凭什么捉我!”

    “就凭这个人。”

    祭司胡德代艾伦回复,推出送信的兽人。

    送信兽人名叫布鲁,是鲁夫的私兵之一,拥有一身的力气,肌肉结实,是村子里的强力打手,平时干的脏活累活就有他一份。

    有的老农民看见布鲁,脸色微变,他们之前被欺压过,知道布鲁的力气有多强。

    鲁夫看见布鲁被押出来的一瞬间,瞳孔微缩,如此强大的手下居然被艾伦解决了。

    随后大地主坚决不认人,死死咬定自己不认识:“他是谁,我完全不认识,你以为你随便拉个人就和我有关系吗?”

    “你不认也没关系,大家心里清楚就行了。”

    艾伦冷笑一下,从布鲁的衣服里抽出一张皱巴巴的纸,递给胡德。

    鲁夫的眼睛死死地盯住那张纸,想起身抢纸,但是双手双腿都被特殊绳结绑住,全身不出一丝力气。

    胡德接过纸张,他是村子里第二权力人,有节日时他是掌管祭祀的祭司,没节日时就是类似总管的村内特权阶层。

    只听他朗声念道:“杜勒斯,我是大铁村鲁夫,你一定帮我这个忙,艾伦村长取消猫奴经济,让我生意少了八成,你是镇里最大的奴隶商人,应该知道此事的重要,我建议你禀告牵牛花镇子爵大人……”

    胡德每念一句,围观的村民就愤怒一遍,读完一整篇后,大家都红着眼睛,死死地盯住地主的脸。

    又一次,又一次遇见阻碍新政施行的兽人。

    这次是三大地主,放在以前,农民伯伯们自然不敢打地主,但是村长聚集众人看戏,真实意图不言而喻。

    今天有可能要除掉三大地主。

    这不,胡德站在高处,开始公布鲁夫前些年犯下的各种事情。

    比如鲁夫上了人家的老婆,霸占田产,强抢人家女儿当猫奴卖掉,例子不胜枚举。

    话音刚落,十几个老农面孔刚止住的泪水,又情不自禁地默默流泪,跪在地上求村长处死地主。

    沃尔什更狠,抱着刚出生不到两天的猫耳兽族男婴儿,两眼泪汪汪,磕头道:“我不知道孩子是谁的血脉,但我会抚养他长大,只求鲁夫一死!”

    大地主鲁夫气得嘴唇直哆嗦,扭头看向艾伦,破口大骂:“艾伦你个无耻老贼,谁的一生没有黑点,我是地主,我比贱民尊贵,我告诉你,你不能处罚我,不然牵牛花镇的地主都不喜欢你……唔唔唔。”

    鲁夫的话没说完,被机灵的老猎人绑了两根绳子封口。

    胡德继续宣读地主的罪行,全村人陷入高潮,某刺客被安排在人群里当托,握紧拳头大喝道:“打倒地主!”

    “打倒地主!”

    “打倒地主!”

    一声盖一声,大铁村的上空响起了打倒地主的声音。

    地主老二听着众人的高喝声,神色灰败,早已生不起反抗的念头。

    至于小地主奥兰多则低下头,一言不。

    胡德站在大石头上,听着打倒地主的声音在耳边环绕,心里没放松,反而担心起自己起来。

    打倒地主之后,大铁村的特权阶层只剩下了他和村长。

    艾伦在村子里堪称权势滔天,如果不听话,绝对会落得老威尔和地主这般下场。

    今后,大铁村就是艾伦的一言堂了。

    胡德认清形势后,按着艾伦之前交代的决定,立马下了最终判决。

    “大地主、二地主罪恶多端,直接处死。奥兰多有忏悔之举,在昨晚识破大地主的阴谋,并告知给村长,念在他有功,特在此免掉死罪,配奥兰多到矿山劳作!”

    大地主鲁夫听到最终判决,蓦然把头看向奥兰多,眼神凶狠。

    “奥兰多,你竟然背叛我们!”

    奥兰多一言不,装不认识他们的样子,极力撇开关系。

    “奥,兰,多!”

    大地主的声音淹没在村民们的狂欢中。

    随后胡德放开限制,让村民们自己泄。

    平时被地主压榨的兽人嗷嗷乱叫,握着拳头拥上前,红着眼睛,人手给鲁夫一拳或一脚。

    大地主鲁夫嚎叫起来,很快被揍成大猪头。

    又过一会儿,满脸泪水的老农也来了,他们对着鲁夫的裤档处,一人几脚,乱脚踢坏小弟弟。

    “啊啊,别踢了……”鲁夫喊破了喉咙。

    在汹涌的人群外,娜塔莎看着大家喜极而泣的眼泪,她心里的不适感又一次触动了。

    正常的掌权者根本不会考虑百姓的疾苦,为什么艾伦不惜恶了政治前途也要这样做,娜塔莎想不明白。

    再看艾伦,他已经离开现场,带着一叠车床设计图前往铁匠铺。

    从此,大铁村的三大地主倒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