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提前登陆种田游戏 > 第14章 摸摸头
    “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晓。”艾伦的声音在晚风中消散。

    结束两小时的夜间教育,村民们意犹未尽。

    “艾伦老师,再讲一点吧。”

    “我还想听狮族吕布的故事。”

    “不,我想听猫族刘备的故事,听着贼带劲,毕竟同为猫族人。”大部分兽人喜欢同族兽人的英雄故事。

    “虎族张飞无敌,我要听他的!”

    “大家想听可以,但是要学会写字,今天先从基础的一到十学起,还要记文字基础结构。”

    艾伦开始布家庭作业,动村子里为数不多的识字兽人,划几个区域,在地上写出大大的一到十字,和文字的几大基础结构,类似斜钩撇折那种基础结构。

    由于场地足够大,大家都有充足的空间记字,艾伦不顾大家的抱怨,强硬地实施下去。

    “如果不完成我布置的作业,明天不能听我讲兽人三国。”艾伦咧嘴微笑。

    打算偷懒的兽人心里一凉,这么好听的故事只听了个开头就不听了,以后无疑会被吊胃口吊到死。

    “不就是学一到十和文字结构,学了!”

    很多兽人咬牙立下“生死状”,眼睛凶巴巴的,盯着地面的字,认真学写字。

    但智力低下是硬伤,许多兽人写了好多遍都记不住,急得抓耳挠腮。

    “如果不懂怎么记,可以用手在沙面上写,写多了就会了。”艾伦说道。

    一时间,兽人猫着腰蹲地写字,沙沙声在村门口响起。

    没办法,为了听到下文,大家都拼了命地学习。

    霍斯看见大家想学习写字,也感到很高兴。

    学习文字,是兽人进步的一大步,也是脱离愚昧无知的第一步。

    他相信在艾伦在教导下,大铁村村民们渐渐变得厉害。

    “霍斯老师,您能教教我的名字怎么写?”

    听到这样的声音,霍斯怔然两秒,没想到还有人想学自己的名字,扭头一看,咦一声:“是你,娜塔……”

    娜塔莎竖起中指嘘嘘一声,她现在还在伪装成男儿身,目前没有人现她的真实身份。

    “好吧,我教你。”

    霍斯知道娜塔莎的情况,他觉得娜塔莎不必如此,老祭司已经倒台,三大地主也准备倒台,艾伦如此仁明,不会再捉年轻女兽人卖掉,她可以把自己解放了。

    想罢,霍斯自觉自己身负重任,需要好好开导一下昔日的被害者。

    霍斯蹲下身,仔细地教娜塔莎如何写她的名字。

    “娜塔莎,猫奴时代已经过去了,你应该用自己的双眼确认村子的真实情况,你看看,大家不是很高兴吗,你见过大家有哪一天是如此高兴的……”

    娜塔莎蹲着身子,写着写着手就停下来了,似在思考事情。

    当霍斯教人时,两猫耳萝莉相视一眼。

    姐姐埃菲眨眨眼,妹妹埃娜尾巴竖成感叹号笔直状。

    “跑!”

    两姐妹呼啦一下就跑了,两条小短腿噌噌地跑,冲向兽人群里最高最帅的人。

    “艾伦哥哥!”

    “狮王吕布怎么写?”

    “我们想学。”

    两个糯糯的女童音在耳边响起,声音萌萌的。

    艾伦低头一看,看见两对黑白猫耳,尾巴从感叹号竖成问号状,是埃娜和埃菲。

    她们都凑到艾伦跟前,睁着萌萌的大眼睛,询问吕布名字的写法。

    连小说里的人物名字都想学,可见兽人三国的魅力有多恐怖。

    “嗯,吕布的名字是这样的写的。”

    艾伦蹲下身,一笔一画地教她们写字。

    写完字,艾伦正好有空打量这两位可爱的猫耳萝莉。

    现在是夜晚,圆月高挂,月光如水。

    猫耳萝莉的脸蛋如瓷娃娃一样完美,圆圆的,肉嘟嘟的,很嫩。

    可惜脸上沾了灰,皮肤不够白,也许是玩闹时沾的灰。

    大大的眼睛专注地盯着吕布两字,两只幼幼的手指在沙地上写写画画,头上猫耳的小毛绒随风抖动。

    埃菲正写着字,突然感觉头上一沉,有温暖的大掌在耳朵头处揉来揉去。

    “啊。”

    埃菲闷闷地哼一声,现摸耳朵的是艾伦哥哥,想尖叫的她立马不吭声了。

    随后她现妹妹埃菲也被艾伦揉揉头,一脸享受样,身后的猫尾巴不自觉乱摇起来。

    温和的声音在两姐妹儿边响起:“好好学,以后出人头地。”

    “是,艾伦哥哥。”

    两个猫耳萝莉被艾伦鼓励一番,级高兴,银铃般的欢乐声在村门口上空回荡。

    一群猫族村民当即用余光瞄过去,赫然现村长在摸萝莉的头。

    霍斯听到声音也看过了过去,也咦了一声。

    之前就现村长时不时盯着自家女儿看,以为村长有别的心思,原来他只是想摸摸头而已。

    还好还好,长辈摸晚辈的头,等于鼓励。

    霍斯和众村民收回目光,继续手上的工作。

    艾伦收回手,意犹未尽。

    猫耳萝莉的耳朵触感跟摸猫咪耳朵的手感差不多,都是很柔软的耳朵,毛绒绒的,有温度有实感。

    ……

    在艾伦终于实现摸摸头的愿望时,大地主也从仆人处听到最新的消息。

    他绿别人老婆的事情终于暴露了!

    而且暴露的绿帽子事件不止一起,一共十几件绿帽子!

    听下人打听,那些被他绿的老农连脸皮都不要了,当场撕开黑历史,使劲泼脏水,有多脏就泼多脏。

    其他被绿的老农看见有人带头,他们也不要脸皮了,纷纷把事情抖出来,请村长为他们做主。

    “为什么,为什么要把这件事抖出来,沃尔什是想死吗!”鲁夫的表情扭曲,浑身气得抖。

    沃尔什就是第一个抖出绿帽子事件的老农,他是导火索,起了带头作用,给所有被绿老农当场自曝的勇气。

    “听说沃尔什的媳妇昨天生了个孩子,沃尔什不知道孩子是谁的,生气到炸裂。”仆人小声说道。

    鲁夫手颤抖,猛地将手打向桌面上的瓷器瓶,“就因为这事,我的名声全毁了,现在全村人都知道我绿了十几个老女人!”

    砰的一声瓷器碎裂,碎片四散,几银龙就这样碎了。

    鲁夫身子颤抖着,缓缓坐回座位,整个人老了十岁。

    不知何时起,鲁夫喜欢上别人的女人,这个变态的嗜好让他最终走到了这一地步。

    仆人看见鲁夫坐着不动,他也不敢动,低着头等了十分钟,还是没动静,抬头悄悄瞥一眼,见鲁夫眼睛通红,用沙哑的声音问他:“对了,信写好没?”

    “已经写好了,明天就派人上路。”仆人低头。

    “现在就送,趁艾伦去开夜间学校,没有人在村子里盯。”

    鲁夫说着,就闭上了眼睛,长长叹一口气,头不知不觉间白了几十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