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提前登陆种田游戏 > 第4章 艾伦大人万岁!
    看见艾伦眉头微挑,老威尔继续劝道:“你可要想清楚了,减税对你来说没有半点好处。”

    只见艾伦摇了摇头,“既然我是一村之长,就要为村民着想,不能看着他们挨饿。”

    他顿了顿,直视老威尔的眼睛说道:“看着他们辛苦种的粮食被剥削七成,你的良心不痛吗?”

    听到如此理直气壮的话,老祭司想说他当然不痛心啊,他是地主阶级,吃着人民送来的粮食,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

    难以理解艾伦的思维,贱民就是贱民,应该一直贱下去,老祭司很想这样回答。

    不过一群农民不怀好意的目光扫来时,话到嘴边变成:“你不要避重就轻,等到牵牛花镇的人下来收税,你要怎么解释?”

    “不用解释。”艾伦顿了顿道:“只要交够税就行了,只要你不说,大家不说,牵牛花镇才不管你赋税比例多少,他们只顾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量够就行了,平时你不也是用这种方法偷税漏税?”

    听到这话,老威尔面色不愉,坚决不提自己偷税漏税的事情,把话题绕回正路上:“你降了一半的税,根本交不齐赋税,难道你真以为你的增肥方法能把损失的税弥补回来。”

    “当然,我相信粮食决对能增产,毕竟大铁村的粮食亩产量太低了,只要稍微科学运作,就能大增特增。”

    “至于你不相信,就不是我的事了。”

    艾伦说完,在场所有农民感觉云里雾里的,只明白了一件事。

    艾伦说,粮食能增产,依旧半税。

    祭司说,不能半税。

    总之老祭司就是反对税改的拦路狮,农民伯伯们想通后,伸直脖子,扬起右手,暴喝道:“艾伦大人,我们坚决拥护你!”

    “坚决拥护村长,半税万岁!”

    远处的兽人离得远,没听清楚他们谈话内容,有点不明所以。

    既然不懂说什么,跟着吼就完事了:

    “半税万岁!”

    “半税万岁!”

    现场的高喝声一浪接一浪,从十米传到百米,再传进大铁村里,随后整个村子的上空都回荡着这一句响亮的口号。

    老祭司脸色微白,步步后退,嘴唇哆嗦一下,“疯了,你们都疯了!”

    布卢姆脸色更苍白,感觉自己正在对抗整个村子。

    他错了吗?

    想起霍斯的怒吼,每家每门的闭门羹,布卢姆全身颤栗。

    老威尔拄着拐杖悻悻然,带着四位兽人离开农地。

    “祭司大人,村子里很多村民都支持村长新政,我们怎么办?”布卢姆的老朋友迷茫道。

    半天不到,村子的权力重心全面倾向村长,这对祭司党派极为不利。

    平时只要讨好祭司,收赋税时就能少收一半,现在村长新政一出,大家都少收一半,人人平等,讨好祭司的作用弱了许多。

    不过老祭司终究是老祭司,讨好祭司,总能在某些时候获得额外的照顾。

    老祭司面色阴晴不定,“你比较机灵,沿河道往北走,进牵牛花镇找镇长大人,或者找城堡里任何一位大人都行,你就说艾伦村长意图反税法。”

    “可是我没有信物证明自己啊。”小机灵鬼害怕道。

    老威尔点头:“我先回房写份证明给你,你一定要亲自送牵牛花镇的大人!”

    “好,好吧。”小机灵鬼的喉咙咕噜一下,感觉自己接了一个烫手的山竽。

    几人快速赶回老祭司的家,留四兽人守门,老祭司独自进屋,找出纸墨笔,在黄麻纸写下艾伦村长的相关罪证。

    几分钟后,威尔急匆匆地走出屋子,却看见艾伦站在门口。

    在他身后,十几个猫族兽人围成一排,布鲁姆四位兽人早已被几位大汉架住。

    “老威尔,你手里写了什么,能不能让本村长看一下。”

    艾伦咧嘴微笑,洁白的牙齿仿佛会发光,让老威尔感到刺眼。

    “你,你想干嘛!”老威尔后退一步,挺直腰杆,死死抓住笔墨未干的纸。

    艾伦下巴微动,示意抓人,几位猫族兽人得到授意,踏步而来。

    威尔老了,无力反抗,象征性挣扎几下就交出了纸张,嘴里不忘警告道:“我是老祭司,你不能对我动粗!”

    艾伦接过纸张,忽略老祭司的警告,当场找块大石头站上去,人在高处大声念道:

    “亲爱的牵牛花镇子爵大人,艾伦村长禁止贬卖猫奴,大胆降低赋税……”

    艾伦吐字清晰有力,随着他的声音越来越洪亮,围观的猫族兽人渐渐挂上愤怒的表情。

    老祭司越听越愤怒,这简直是公开处刑,败坏他的祭司形象。

    这不,艾伦每念一句,老祭司就感觉多了一道厌恶的目光扫向自己。

    他抬眉望去,看见一圈圈憎恶的眼睛,他们的眼神愈发冰冷,他的心情更加凉凉。

    “至此,大铁村应该改回原税率,且建议多收征收一成赋税,以儆效尤!”

    艾伦重重地念完最后一句,微笑地面对老狮子,问道:“威尔先生,我说的可有错误之处?”

    老祭司如看见恶魔的微笑,嘴唇哆嗦一下,“没有,没有。”

    ……

    大铁材,公告栏处。

    一群兽人瞅来瞅去,却看不懂上面贴的榜文写了什么。

    “上面写着什么啊!”有兽人急躁地回来转。

    “村子里谁识字,去读一下。”

    大铁村的受教育水平不高,许多兽人都没有上过学,大字不识一个,就连名字也不会写。

    不过村子再穷,总能集资供几个兽人读书,不一会儿就有识字的兽人被顶到公告栏前。

    “霍斯,快给我们读一读。”

    “是不是取消猫奴和减税的政令?”

    霍斯是村子里的中年兽人,家有两个可爱的猫耳萝莉,自从今日听到村长取消猫奴经济后,他立马摇身变成艾伦大人的死忠粉。

    谁反对艾伦,霍斯就跟他急。

    至于艾伦大人以前卖猫奴的黑历史,地位弱小的他选择性忽略。

    “催催催,你们就知道催,让我仔细瞧瞧。”霍斯骂骂咧咧道,嘴上说着不急,实际上他比任何人急。

    公告栏上发的榜文没有好消息,不过今天的榜文是村长大人亲自贴上去的,上面还附带一张老祭司公开处刑时写的纸。

    这不,他仔细观看后,立马瞪大了眼睛,倒吸一口气。

    大家看着霍斯瞪大眼睛倒吸气,也急得团团转,恨不得自己上去替他读榜文。

    “你倒是说说上面说什么啊,是不是赋税又改回七成了。”

    “村长不会反悔了吧?”

    “反悔了又怎样,我们可斗不过牵牛花镇。”

    眼看着兽人们的情绪逐渐走向低落,霍斯终于从震惊之中回过神,说道:

    “这张是老祭司威尔写的道歉书,确认是老祭司的真字迹。

    威尔公开承认是自己指使村长卖猫奴,村长并不同意卖猫奴这档事,是他执意要卖猫奴。

    他说他知道错了,请大家原谅。”

    兽人们闻言震惊,没想到卖猫奴这件事上,竟有如此黑幕。

    听了一遍后,兽人们觉得不过瘾,喊霍斯再念一遍老祭司的道歉书。

    霍斯也很兴奋,这封道歉信来得很及时,瞬间把艾伦身上的黑历史洗干净了,立马再念一遍。

    读完一遍后,大家热情不减,汇聚而来的兽人越来越多,大家再一次催促道:

    “再念一次,再念一次!”

    霍斯立马又念一遍老祭司的信,念到口干舌时,还有村民递上一件盛满清水的陶碗。

    他喝一碗水后,又一次充满热情地读信,不厌其烦。

    周围的兽人也听不腻,听老霍斯读了几遍,才兽人把注意力转向另一张纸。

    “另一张纸写的是什么?”有兽人好奇道。

    霍斯擦了擦头上汗,看向另一封信,那是艾伦亲手写的。

    他没有多想,用充满感情的声音,模仿村长的语调念道:

    “亲爱的村民们,老祭司决定卸任,自愿到矿山挖矿。

    我们以后不会再卖女儿和儿子了,也不会有人逼你们卖掉自己的亲骨肉。

    至于已经被卖的女儿和儿子,我决定组建一队民兵,练兵之后,前往牵牛花镇拯救自己的子女,有意者找我报名。

    我很抱歉,希望这份迟来的道歉能让大家满意。

    你们的村长:艾伦·爱德华。”

    读到这里,霍斯顿了顿,在“我很抱歉”、“迟来的道歉”处加重读音,心中有种道不明的情绪诞生。

    也是这时,兽人群里哇的一声叫,几十个老妇人跪倒在地,哭成泪人。

    “呜呜呜,我的女儿你好惨啊,迟一年出生就好了……”

    “呜呜,我们家被卖了七个女儿和一个儿子,你们等得好苦啊,今天终于有人记得你们了……”一名老妇人和老兽人抱在一起,哭声断断续续的,声音不大,却痛彻心扉。

    “我要参军,我要报答艾伦村长,就算是拼了这条命,也要救回姐姐!救回大家!”一名年轻的猫耳兽人猛然站了出来,眼睛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