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提前登陆种田游戏 > 第147章 兔与医疗
    这些狼人族也是人类外表,头上顶着两只毛茸茸的耳朵,屁股有黑色的大尾巴露出来。

    见到艾伦视察,狼人们立马低头问好。

    “艾伦大人,您有什么吩咐吗?”狼人妹子小心翼翼地问道。

    明日镇里许多奴隶得到解放,莫非艾伦前来解放狼人族,让他们提前晋升成自由民?

    狼人们内心万分期待,对于成为自由民的渴望不是正常人能理解的。

    那是一种尊贵的象征,尽管在艾伦看来自由民十分普通,但奴隶心里不这么想,只有机会便狂热地追逐它。

    艾伦想了想,问道:“唔,最近有没有感觉身体有种强大的感觉,比如觉醒预兆?”

    狼人少女莉斯皱着好看的眉毛,努力地思考身体有没有异样感,但是想了半天没有结果,只能摇摇头。

    “满月时候呢,你觉得满月时有什么奇怪的现象,比如说皮肤有种想长毛的感觉?”艾伦不放弃,继续问道。

    这些问题是温莎没有考虑的,经艾伦提问后,莉斯终于想到了满月状态下身体曾经出现的异样感。

    “每天月亮又圆又大的时候,我都有种想要奔跑的感觉,不过我以为是心情好,不知道算不算。”莉斯捏着双手,不知道这样的回答有没有用。

    “奔跑……那你们多试一下夜晚奔跑。”艾伦喃着奔跑的兽人语单词,脑子没有别的方法。

    几分钟内,艾伦从各种角度询问狼人族们,得知满月时分他们心里都有种冲动,想奔跑,想去打架,或者想找自家老婆那啥等,总之满月之夜是情绪高涨的时候,这样的变化有可能因人而异。

    离开那片工地后,温莎和艾伦继续讨论着狼人变身途径的方法。

    “从各种觉醒法来看,训练时一定要具有正确的情绪,而情绪能让他们更快地激本族天赋,既然他们在满月状态下情绪高涨,那就让他们随心而动,泄心中的情绪。”

    “是。”温莎在纸上记录这一点。

    “对了,村子里还有一些种族吧,怎么没有相应训练了?”艾伦还想翻翻兔耳族的训练法,没想到已没有纸张。

    “我不知道他们种族的天赋是什么,没办法给出相应的针对性训练,所以暂时不动。”温莎接了摇尾巴,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兔耳族也没有吗?”

    艾伦记得镇里面有兔耳族的妹子,不知道她们的觉醒技是什么。

    “玛丽安等商人已经打听了,整个狮心国都没有听说过弱小的兔耳族有觉醒者,她们太弱小了,女性兔耳少女一般都是当奴隶,而男性兔耳族一般是小工坊的手艺人等。”

    “没有觉醒者,不代表她们没有本族天赋,走,去看看兔耳族们。”

    艾伦暂时还不想回到办公室继续写教材,转身又带温莎去女工纺织厂,看兔耳少女们。

    ……

    兔耳少女们体柔力小,只能干些精细的活,比如纺织工作就是她们的天堂。

    她们每天操纵着那些纺纱机和织机,生产精美的纱线,和近乎完美的布料,心满意足。

    不一会儿,艾伦在纺织厂看见了这两位身体娇小的兔娘们。

    两位兔娘身高也不高,身高比温莎矮一点,头上长着长长的兔耳朵,耳朵的高度比温莎的头还高一点,脸蛋也白皙稚嫩,长得水灵灵的。

    她们穿着纺织厂统一织出的女工短衫,粉红制服领子,黑色百褶中裙,穿出时尚青春的少女风。

    不过此时两位兔娘见了艾伦,表现得非常紧张,手心渐渐出汗,低着头不敢看人,头上的兔耳朵也瑟瑟抖。

    她们以为艾伦来女工厂选暖床女仆,自然害怕得不得了,这让艾伦哭笑不得。

    “别紧张,我问一下你们兔耳族有没有古代传说之类的,最好是祖辈流传下来的传说,让我了解一下。”

    艾伦温和问候,并且不主动靠近,这让两位兔娘想起最近在明日镇吃好喝好,从来没有哪个男兽人对她们展现贪欲的眼神,慌张的心态才慢慢回归正常,摇头道:“没有,没听说过。”

    问了一会儿都没答案,艾伦不禁感到失望。

    难道兔耳族真的那么没用不成,艾伦是不相信的。

    两位兔娘们没有帮到艾伦,也感到很伤心。

    小兔娘黛西努力回忆,但是想破脑袋都没想出来,直到艾伦准备离开时,她才想到以前和老人一次的对话。

    “艾伦少爷等一下,我小时候听奶奶说,要是祖父在,他可以将草药揉合成救命的良药,那样我们的妈妈就不会因病去世了。”

    “黛西别闹,那种话明显是奶奶骗你的。”姐姐露丝拉住妹妹,小声呵斥。

    艾伦顿住脚步,“草药?”

    难道是兔耳族天生是医生的命?

    艾伦听到药草后,立马想到生物学,如果让兔耳族专做医生,或者能让他们觉醒。

    前提是黛西的奶奶没有说谎。

    如果那是为了哄小孩子开心的谎言,艾伦就没辄了。

    “要不找祭司问一下,他们那一代流传下来的药草有很神奇的伤口自愈效果。”

    一旁的温莎拱了拱怀中的纸张,脑袋还算灵光的她瞬间想到那些恢复伤势的神奇药草。

    ……

    当当当。

    南部矿山,充满了热汗气息的矿洞里,各种光膀子的狮人在矿洞里抡动大铁锤,在矿壁旁努力敲击矿壁。

    老祭司威尔背后数十道血痕,血痕有的新鲜,有的已结疤,还有的伤痕刚涂抹神奇药草糊液,伤口正以肉眼不可见的度缓缓自愈。

    “老威尔你可以休息了,停止干活。”

    监工马杰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让老威尔愣了一下,矿镐从手中滑落。

    “我可以休息了?”老威尔摸了摸胡子,却摸到一片残须。

    他那心爱的大胡子早已被鞭子抽没,起早摸黑干活让他失去了对生活的渴望,现在只盼着每天那点糊糊度日。

    “不可能吧,我能休息,我真的能休息吗?”

    老威尔原地愣了一分钟才回过神,激动地一路喘气,追问监工马杰。

    “艾伦大人来看你了,不要太激动,悠着点。”马杰冷哼一句,让老威尔的高兴瞬间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