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诸天农贸世界 >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一子落错,满盘皆输
    空箭双眼赤红,瞪着迟小玉,口中酒气熏天,冷声问道:

    “你是否就认准了那沈落云?我有何不好?又有那一点不如他?你明知他对你无意,却还要一心系于他身上,多年来对我不理不睬,当真以为我空箭没有女人喜欢?!”

    若是换了一般女孩儿,这个时候或许会对空箭出言安慰,毕竟他此时处于醉酒状态,若是出言相激,很容易使其应为愤怒而失去理智。

    但是迟小玉却偏偏不是那样的性格,她的偏激更甚于空箭,对于他不想要的东西,就算再怎么样,她也懒得看上一眼。

    至于空箭会如何,她丝毫都不在乎。

    即便空箭立即死在她面前,他也不会说一句安慰的话。

    听了空箭的话,迟小玉冷冷一笑,嗤声说道:

    “那又如何?我的事情,几时轮到你空箭来管?我告诉你,即便我再如何,也要比你好上万倍!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模样,还妄想与沈落云相比?人家身上的一粒灰尘,都抵你千万个空箭!”

    这些话一出,空箭可谓是心灰意冷,多年来的期待一朝化为泡影,让他这种从未受过打击的人心里根本无法承受。

    一声怒吼,一口鲜血,颓然的离开了迟小玉的房间。

    行走于洛州的街道之上,空箭心如死灰。

    他甚至不再去想雪域,更不想当什么少主,或许从此流落天涯,才是他最好的选择。

    酒意袭来,空箭脚步开始踉跄,几次险些跌倒在地。

    正自颓丧之际,身边突然出现一人,伸手将其扶住。

    空箭醉眼迷离的看向那人,随即低下头,伸手将其推开。

    那人中年模样,下巴上留着一撮山羊胡,身穿青色长袍,神情淡然。

    被空箭大力推开,若是换了常人,这一下必定骨断筋折,性命难保。

    但是对方却只是退了半步而已,而且脸上丝毫没有怒意,依旧面带微笑的看着空箭。

    此时的空间已经出现了意识模糊的状态,身体摇摇晃晃,要不是那人一直扶着他,恐怕早已经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空箭的实力不差,但是酒量却很一般;而且实力的强弱在酒精面前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差异。

    尤其是他刚刚喝的是中原的烈酒,而且是第一次喝。

    相比于极北雪域的酒,这里的“烈酒”也就只是和名字而已,毕竟在那种气温极寒的条件下,只有高度酒才能勉强让血液循环的度快上一些。

    空箭之所以会醉,与第一次喝中原的酒的确有一定的原因,但是更主要的,却是因为他喝的是闷酒。

    酒入愁肠,愁更愁!

    那人扶着意识已经逐渐模糊的空箭,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看了看不远处的勾栏。

    一夜癫狂,醒来却悔断肠。

    空箭虽然素来狂妄,行事乖张,却极为自好,从未进过这种地方。

    没想到一朝就成了这般模样。

    如此一来,他就更不想再与沈落云众人同行,更不愿再见迟小玉。

    尽管迟小玉就算亲眼看到他与其他女人相好,心里也不会有一丝不快,可他还是无颜见她。

    醒来之后的空箭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杀了把他带到这里的那个人!

    酒精虽然麻痹了他的神经,却没有完全清空他的记忆。

    也就是说,事情虽然做了,但却并没有断片儿;而且,虽然是被动的被人拉到这里来的,可是那些事情却是他自己干的。

    那人似乎早就猜到了空箭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在他踹开隔壁房门冲进去的时候,房间里就只有那个中年人坐在桌边喝茶。

    空箭上前一把抓住那人的衣领,面色狰狞的问:

    “你、你为何要将我带到此处?!是你害我!”

    那人只是轻轻一推,便推开了空箭的手,面色平静的看着空箭,不急不慌的说道:

    “此事与我有何相干?年轻人,昨夜你并未醉倒不省人事的地步,否则的话,也干不成那是,怎的一夜醒来,就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的身上?”

    “你!”

    空箭语气一滞,愤怒的将桌子上的茶杯摔在地上,茶水四溅。

    不过就在那些水滴要溅在那人衣角的瞬间,那人的一只脚突然轻轻的动了一下,那些水滴瞬间落会地面,没有一滴溅在那人身上。

    空箭目光一凝,沉声问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

    那人淡淡一笑:

    “好说,过路人而已,只是与小兄弟有缘相识,还有了这份交情。”

    空箭缓缓在椅子上坐下,细细回忆昨夜之事。

    突然,他猛的抬起头,目光阴冷的盯着那人一字一顿的问道:

    “我可是与你说了自己的来历?”

    那人依旧点头,面色丝毫没有变化:

    “极北严寒之地。”

    “唰!”

    随着那人的话音落下,空箭的兵刃已经出现在掌中,就要动手。

    谁知那人依旧面不改色,闪电般伸手抓住了空箭的手腕,语气依旧风轻云淡:

    “年轻人,这是自知酒后失言想要灭口?可是你怎知我就一定会对你不利?再者说,你未免也太过狂妄,怎知中原就一定无人知晓极北严寒之地的存在?”

    听那人如此一说,空箭的面色反而渐渐缓和下来。

    极北雪域与极北严寒之地,那可是两个完全不同、并且相距遥远的地方。

    凌天一族所生活的地方,叫极北雪域,而中原之最北部,为极北严寒之地,也就是那座雪山的所在。

    不待他彻底弄清那人是否真正知道了他的来历,楼下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即沈落云的声音便传进了空箭的耳朵里。

    如果他具备能够秒杀面前之人的实力,那么这人此时已经变成了尸体。

    可惜,他不但不能,而且连能否获胜都没有把握。

    沈落云的声音更是让他万分慌乱,根本顾不上那人,一个箭步蹿到窗边,就想要跳下去。

    不曾想刚刚打开窗户,就看到下面的街道上站着迟小玉与其他几城少主。

    正自犹豫间,门已经被推开了。

    看到端坐在桌前的那人,沈落云微微一愣,随即皱了皱眉,上前一把抓住空箭的手臂,沉声喝到:

    “走!跟我回去!”

    空箭挣了两下没能挣脱,又不敢在这里与沈落云交手,无奈只能任由沈落云拉着下楼。

    要是在这里动手的话,恐怕下面的人就全都看到他现在的这般模样了。

    穿好衣服之后,空箭跟着沈落云下楼,径直上了马车。

    迟小玉斜着眼睛瞥了一眼他的背景,脸上露出一丝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