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帝后风华:腹黑皇后要休夫 > 第五十五章 师傅没诓她吧
    祺洛的眼神,不时会瞟到无双的身上。

    今天这个胖女人的脸色似乎不太好,是因为不应该把她叫过来她在生气还是其它?

    “皇上,画师作画时你要专心一点不要乱动,不然画出来就不好看了。”发现祺洛的眼神又往外扫,贵妃伸出小手将他的下巴又转了过来,有些娇嗔的说道,“你难得来看人家一次,这画一定要画得漂亮一点。”

    她的轻言软语,传到无双的耳里,不由得有些刺耳。

    她在这儿挥汗如雨的画,那边你情我意的亲热个没完,重点在于她现在非常的难受啊,难道就没有一个人看得出来她今儿个凤体欠安吗?

    这个死祺洛,要不是他又拿千绿作威胁,她才不会跑过来观赏他的现场秀。

    “好,朕都依你。”

    祺洛宠溺的垂首,在贵妃的脸上献上一个亲吻。

    又来这一套。

    八成是贵妃身上又有什么需要利用的地方,祺洛才会跑过来吧?这个男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只是小小牺牲一下他的色相,他当然会乐不思蜀,必要时,亲自献身也是不在话下。

    为什么这些女人没有一个看得出来,他只是在演戏而已?

    帝王又怎么会轻易的交出自己的真心?

    明知道是飞蛾扑火,却有那么多的人前赴后继,甘之如怡。

    女人,一旦陷入爱情的陷井里,便会自发的被蒙住双眼,关于这个男人的任何不好,都会自发的忽略掉。

    而从前的她,又何尝不是这样?

    那个男人与杨朵之间的暧昧,她早就应该看出来的,却非要等到亲眼看到那两个人滚在一起,她才有所觉悟,倘若不是因为爱着那个男人,像现在这般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她又怎会看不清呢?

    “皇后娘娘这次的水准似乎没上次高了呢,上一次臣妾见到可是惊为天人呢。”贵妃拿着画好的成品在手里仔细端详,漂亮的脸蛋上尽显娇美之情,心里却在得意不已的想着:上官无双,要你与我联手对付宸妃你不正面给我回应,如今我又重新得势了,看我怎么整你。

    “皇上,您看是不是?”

    说完,她又朝祺洛的怀里靠了靠。

    “确实是。”

    祺洛皱了皱眉头,正要开口询问无双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贵妃已迅速接下话茬:“那就麻烦皇后娘娘您再画一幅好吗?”

    她的眼神,绝对是挑畔!

    无双接收到贵妃传递过来的眼神,知道了她的用意。

    这个女人还真是半点也没有变,稍微给她点颜色她马上就开起了染房,等到祺洛利用完她,再看看她会有什么好下场。

    重画?

    行。

    无双拿定了主意,脸上浮现出

    一丝笑容。

    工具重新又拿摆了出来,无双开始认真不已的作画,这一次,她甚至连瞄都没有瞄一眼那准备好了姿势的两个人,心里有口恶气不发出来那怎么行?

    这一次,无双画的什么?

    两只惟妙惟肖的猪头,相亲相爱的靠在一块儿,那画面,别提有多和谐。

    “二位慢慢欣赏,我先告退。”

    体内的不适,她只感觉胸口涌出一股恶气,好像马上就要喷涌出来那么难受。

    “慢着,你竟然敢骂我与皇上是猪头?”

    贵妃拿到画展开一看,脸都气绿了,愤声道。

    “我可没有骂,是你说的,你说你和皇上是猪头,我画我的,你可别对号入座,你让我再画一张,可没指定让我非要再画一次你的肖像。”

    无双捂着胸口,拼尽全力顶了回去。

    说完,不再看那二人一眼,大步流星的离开。

    手死死的握着,她就快要支持不下去了。

    师傅给她的到底是什么药丸,怎么吃下去会如此难受?整个人感觉像在烈焰之下灸烤一般。

    祺洛的眼里,掠过一抹担忧,这个死胖子是真的不舒服吗?好像瞧见她的后背竟然湿了一大片,屋内应该很凉爽才对“皇上!您怎么可以这样?皇后娘娘分明就是在欺负我,您现在在我这昭阳殿,她都敢这样对我,您不在的时候,您是不知道她是怎么欺负我的。”贵妃嘟着小嘴,满眼的不依,“皇上您一定要替臣妾做主啊。”

    “好,朕一定不会让人欺负你。”

    祺洛搂过她的身子,

    “你看现在她人也走了,朕不可能再派人去把她传过来,破坏咱俩的气氛吧?”

    一席话,直惹得贵妃娇笑不已,这才将方才的不悦淡忘了。

    搂着怀里的贵妃,祺洛的眼神清冷得可怕,思绪却不由自主的飘远,那个胖女人,她应该没什么事吧?

    身体不舒服,竟然都能这么生龙活虎的跑过来画两只猪头,真有她的。

    回到凤仪殿,无双一头载在床上,浑身瘫软,没有了一丝气力。

    “死祺洛,我不会放过你的,我马上就能变回从前的身段了,到时候我一定让你狠狠的后悔,让你悔到肠子都青了,让你后悔现在对我所做的一切。”

    她喃喃的念着,这些话,似是给了她极大的勇气一般,四面八方涌过来的痛苦仿佛也没有那么强烈了,她开始沉沉的昏睡过去。

    她似乎做了一个极长的梦。

    梦到了年幼的她,准确的说,是上官无双,穿着火红的嫁衣,那年她九岁。

    有个华美的妇人,牵着她的小手,缓步走向当时也只是一名绝美少年的祺洛。

    透过纱质的红色盖

    头,她能够看清楚,祺洛眼里那一闪而过的不屑。

    “姑姑,无双害怕。”

    她这样轻声说着。

    “无双不要怕,你将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要挺起身板,让所有的人都看看,你上官无双的风度。”

    绝美的妇人是这样教她,于是,小无双真的昂首阔步,慢慢的走向了那个居高临下看着她的祺洛。

    也至此,走向了她不幸的源头。

    这一定是无双妹在给她传输从前的记忆,那个牵着她手的女子,应该就是已逝的太后娘娘了。

    有了这个念头,无双迫切的想要知道更多,关于她初入宫时的情形,却在此时只觉得眼前一晃,悠悠转醒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