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帝后风华:腹黑皇后要休夫 > 第三十章 被亲了?
    “你……要干什么?”

    无双感觉到这突然袭来的温热之感,随着他的越发靠近,她突然感觉到有些紧张,这个变态皇帝他该不会是想使用美男计吧?

    她可不会吃这一套,穿越而来的蒋世贤不也是长着一张迷死人的俊脸,结果那个男人还不是瞒着她跟杨朵混到了一起?

    所以,越是长得妖孽的男人,越是淡薄无情之人。

    眼前的祺洛,属妖孽之中的极品,又拥有无上的权力,他这样的祸水,是万万沾染不得的,更何况,他还对自己恨得牙直痒,恨不得将她的一层皮给扒下来。

    见到她一脸戒备,祺洛拉长了脸:“你难道还以为朕想亲你?也不看看你胖成什么样了,五官都堆在一砣肥肉上,朕如果被你亲了,一定要把嘴吧冲洗一个时辰才行。”

    无双脸色变得有些发绿,一个人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眼前这个男人倚仗着自己长得倾城倾国,就天下无敌了?

    于是,她做出了一个她自己也无法解释的举动。

    踮起脚尖,伸出双手,精准捧起祺洛绝美的脸蛋狠狠的压向自己。

    你不是说,被我亲了要去把嘴吧冲洗一个时辰?按照古代的时间算,一个时辰,那可就是两个小时。

    两唇相触间,无双只感觉,他的唇瓣异常的柔软,唇齿之间还混合着一种淡淡的清雅之香,这么美好的滋味,让无双一瞬间只感觉到脑海里只剩下了一片空白。

    美好?她为什么会想到这个字眼?

    难道因为这具身体是无双妹的,因此,这是无双妹的感觉?

    一定是这样,她穿越过来之前好歹也是有未婚夫的人,虽然没有越最后一道防线,可是亲吻抱抱一类的也是家常小菜,没有道理因为眼前的人是个皇帝,她就心跳得这么快,简直就像要跳出胸口那样。

    无双微张小嘴,将他的下唇当成了冰淇淋,狠狠的咬上一口,这才松开他。

    赫然发觉祺洛竟然脸颊绯红不已。

    狠狠瞪他一眼:“这下,你是不是要将嘴吧冲洗两个时辰才够?”

    说完,她大义凛然的转身离开。抚着被她咬过的下唇,祺洛的眼中掠过一抹迷惑,紧接着冲着那个背影暴跳如雷的大声吼道:“上官无双!你竟然敢咬朕!”

    他刚才是怎么了?竟然没有推开这个胖女人,竟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她强吻了!而且,这种感觉,他竟然不排斥!方才到底是怎么了?在这个女人双手抚上自己脸颊的那一瞬间,他竟然会觉得那双胖乎乎的手传递过来的力道是如此的温软,甚至让他有些沉迷,忘了要推开她此事若是传出去,他颜面何存?

    方才想了一大堆要好好整治这个女人的法子

    ,在被她亲过之后,那些念头全部都风化开来。

    “皇上,咱们什么时候回宫啊?”

    推开门,迎接他的宸妃仅着薄纱,随着她的走动,其内的风光若隐若现,如润玉般的色泽,以及玲珑有致的身段,再配上绝美的容颜,能让任何男人看得血脉喷张。

    “朵儿不想待在宫外了?”

    祺洛伸手搂过她,窜入鼻息处的那股好闻的软香,却让他微微皱了皱眉,语气仍然柔和清润。

    “不是,朵儿只是觉得,皇上出来也有些时日了,朝中大事若无人做主,怕有人会趁机作乱。”宸妃伸出纤手,轻轻划过祺洛的脸颊,“或许皇上觉得女人不该涉足这些,朵儿这几日在这里也听到不少传言,听到最多的便是一个叫无恨教的组织,此教在民间甚得人心哪,朵儿只希望皇上您的江山能千秋万代的传承下去,切不可掉以轻心。”

    “朵儿你有心了,朕自会铭记于心。”

    祺洛俯下身子,轻松一抱,便将面带娇羞的宸妃打横搂到了怀里,一步一步缓缓走向床榻,宸妃只觉得随着他的靠近,她的思绪便有些迷失般浑身酥软,似乎提不起一丝气力,而随着他倾身俯唇下来,她更觉得意识渐渐的有些迷失风起,掀开纱账一角,露出祺洛似刀削般完美的五官,此刻他的眼里,不带一丝情感,随着他掀开纱帐步出,另一道人影则迅速入内,俯身而下,去代替他完成未完的事。这双忧伤之极的眼,为何一直紧紧萦绕着她,不肯散去?

    一觉醒来,无双只觉得后背有些发凉。

    睁开眼,更让她惊悚的是,祺洛正好整以瑕的端坐在床榻的正前方,双手环胸看着她此时睡眼惺松的模样。

    “你……”

    回想到昨天晚上是她强吻的他,她皱眉道,

    “待在这里做什么?”

    看他衣衫整洁的模样,肯定是一大早就起来,放着好好的温香软玉不要,跑到这里来欣赏她的睡姿?还是害怕她会临时起意逃跑?

    “朕是过来以牙还牙的,但是看你的睡相实在太难看,又打呼噜又踢被子还磨牙,只要一想到昨夜竟然让你碰了朕,朕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恨不得好好揍你一顿才解气。”见她醒了,祺洛没有一点要起身的意思,仍然端坐着数落着她的满身缺点。

    “敢情您这大清早的,就是为了来告诉我,我的睡相不好?这个我早就知道了,不难您费心,请问您还有什么指示吗?”

    无双掀开被子就起身,没有一丝扭捏之意。

    开始泰然自若的在他跟前套上自己的外衫。

    “你带好祺炎,朕要出去办事,如果你敢对祺炎动什么歪脑筋,小心你脖子上那个玩意儿。”祺洛终于

    甩甩衣袖,缓缓起身,走至门口时突然又返过身来,认真的看了一会无双,才无比真心的说道:“以后你还是不要在朕跟前更衣,朕满眼见到的,只有一座山在移来移去,无丝毫美感可言。”

    对他的讥讽早就免疫,在他反手关上门的那一瞬间甚至还快乐的哼起了小曲。

    她在为自己又一次顽强的活了下来而感到庆幸。

    但她也坚信,这位变态的暴君,会有多到她数不清的花招来对付她。

    既然祺炎对他这么重要,干嘛不拴在他裤腰带上,非要塞给她?

    万一雪柔一会儿追到这里,她肯定是在劫难逃。

    心里还在想着,那位甜蜜的祺炎小皇子已经风风火火的推门而入:“无双姐姐,皇帝哥哥说你会带我出去玩,是真的吗?”

    无双的额际,慢慢的划出三条黑线。

    一边担心她会拐跑祺炎,一边却如此放心的让她带着祺炎四处玩,祺洛他在玩什么把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