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反派都想打死我 > 241. 凌白永远是我师兄
    比试继续进行,最后草草收场,显得有些虎头蛇尾。这样的情况出现还得仰仗凌白、净月两位仁兄的出现,一个金刚不坏把众人修武的信念搅碎,一个装逼如风,逼格尽显让人绝望。两人的行径让接下来的比试味同嚼蜡,毫无可看性。

    最后,达摩院座虚峰做比试总结,无非是鼓励众僧好好修行不负时光不负卿之类的话,听的凌白昏昏欲睡。

    反观众僧在此时却提了几分精神,因为,重头戏还没结束呢。虚峰座要从新一批的正式弟子当中挑两个成为关门弟子,对此,他们没报什么希望,前有两座大山压着,教他们好生绝望,可心底总有那么丝期待,想要听见不同的声音。

    座不是说了嘛,后来居上,也许他会选择更加努力修行的僧人当弟子。收徒这种事,完全靠的就是个人意愿了,座看好哪位,哪位就能被收为弟子,就算修为低,实战能力不如旁人,也能被被选中。

    于是乎,众僧都暗暗期待起来。

    虚峰座沉吟许久,目光从前方那一个个武僧当中扫过,说道:“尔等均是达摩院的中流砥柱,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本座很是看好你们,斟酌许久难以取舍,最后痛下决心,便收玄沁、净月为徒。”

    话毕,满院哗然,众武僧既失望又如释重负。

    失望的人当然是因为座选择的不是他,而如释重负则是因为座挑人不以实力为先,是真伯乐。由此,众人对虚峰座更是钦佩。

    “座竟然选了玄沁师兄为徒,果真是匪夷所思。”有人小声低语。

    旁边的僧人听见瞥了眼凌白,小声回道:“看来只要表现好,仍旧有被眷顾的机会,像那凌白师兄,以弱击强,却同样不能得到青睐,想必心中很不好受。”

    “若是心里不平衡滋生心魔那就好看了。”

    ....

    周围的窃窃私语听在耳里,凌白摇头失笑,这个结果倒是在他的意料之中,但要说因为心里不平衡而滋生心魔那就有些言过其实了。虚峰没有选他,估计是因为他挫了众武僧的信心,破坏了他拉拢人心培植势力的气氛。

    平常人或许会因为不公心理失衡,但这正是凌白想要的结果,心里不仅没有因为失衡而恼羞成怒,愤愤不平,反倒是觉得真的轻松自在。

    净月站在凌白身旁,见他神色如常,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道:“师兄不必介怀。”

    “以后我当称你为净月师叔了才对。”凌白低声浅笑,打趣道。

    净月被虚峰收为弟子,辈分比他们高了一辈,自然而然得把称呼改了去。这是身份地位水涨船高的象征,单以整个烂陀寺来说,达摩院座弟子的名头就足够让他们在寺院内混的如鱼得水了。

    至于江湖地位,还真得靠硬实力才能博得一方席位。

    虽说如此,净月和玄沁的就比其他人高上许多,未来的成就........

    呵,

    有人羡慕,

    有人就眼红。

    察觉到周围投来的复杂目光,凌白脸色淡然,微微侧身,让众人隐晦的仇视目光都投射在净月身上。

    “回去歇息,正午膳食过后,到藏经阁集合。”虚峰冷眸如电,扫视了眼众人,随后拂袖而去。

    凌白目光一闪,双眼微微眯起,刚才虚峰的目光最后有意无意的落在他身上,却是不知道有什么深意。他没多想,却留了个心眼。

    正式成为达摩院弟子后,任务并没有结束,说明将会有一段时间在烂陀寺内。这段时间,多加小心总是没错的。

    院内,众武僧作鸟兽状四散。

    净月、凌白结伴而行,寺院中古意盎然,达摩院并没有设立单独的禅房,武僧们和烂陀寺所有僧人混合居住在一起。所幸,两人同住一间屋子,倒是能够相互照应。

    等到了禅房,却见虚峰座身旁的随行武僧站在门外等候,见他们过来,立马走了上来,看向净月,低声道:“净月师叔,你的禅房在别处,还请跟我来。”

    武僧说话时,眼中的艳羡一闪而逝。别看他是虚峰座的随行僧,但地位只比其他相同辈分的武僧高上一点。而净月直接从挂名弟子到座弟子,如同鲤鱼跃龙门,自然是羡煞旁人。

    “哦?还有单独的禅房?”净月倒是没想到作为座的弟子竟然还有如此特殊的待遇。

    “那是自然。”武僧陪着笑脸,对净月是百般殷勤,却对旁边的凌白视而不见。凌白的修为他刚才也看在眼里,但并不足以让他另眼相看。在寺院内,修为并不等同于一切,拳头再大上头看不上,也没辙。反观净月,不仅修为强横,和凌白相比不遑多让,更是得到座的青睐,以后极有可能成为达摩院的座,攀上这根枝头好处自是不用多说。

    凌白对他冷漠的态度不以为意。

    别人势利眼也不能说别人不对,人都有向上爬的欲望,抄底一支绝对能一飞冲天的股票没什么毛病。

    “我师兄能和我同去吗?”净月点点头,看了眼凌白,问道。

    武僧楞了楞,旋即失笑,“净月师叔,您是座弟子,按理说,您应该称凌白师兄为师侄。”

    “凌白师兄永远是我师兄。”

    武僧见他回答的如此坚定,干笑了声,陪笑道:“师叔想要师兄同去,当然可以。”

    哈哈哈,

    净月开怀大笑,搂着凌白的肩膀,小声道:“今晚又能看见师兄的胸肌了。”

    “......”凌白。

    净月的爱好还真是特殊,口味独特,寻常人很难与之为伍。

    凌白习惯了他浓重的gay味,笑了笑不说话。

    在武僧的领路下,两人来到座弟子才能住的禅房。

    说是禅房,倒不如说是处小禅院,除了一间住的禅房外,还有一处小院落,院落内有茅厕,洗浴室,余下地方栽种着几株菩提以及一些寻常的花草,看起来幽静雅致,别有一番风味。

    “倒真是沾你的光了,净月师叔。”凌白看向净月,打趣道。

    “师兄切莫折煞我了。”净月连连稽。

    随行的武僧默默的把这一幕记在心里,行了一礼,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