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奋斗在大汉 > 第180章 冰融(续)
    说那迟,那也极快!林楚楚在着外人看来,是个极为温柔的女子,她是最不可能动手的!

    但就在千钧一之际,林楚楚竟将着自己的手帕最为“石蛋”击了出去,恰好的击在王伯才的左肩上,救了秦丰一命!

    林楚楚走到秦丰的身旁,美目之中露出平静的光芒,是她在生死存亡之时,挽救了秦丰的性命。

    王伯才的表情显得错愕之至,他也没有想到这个看似柔弱的平王妃居然还有一身高深莫测的武功。

    这是他未曾所料的,他也没有细细的打探过,王妃是否会武功!而就在这时候,在门外等候的竹影和祈成,也走了进来!

    他们手里拿着秦丰佩戴的“太阿剑”,一下的给抛了出去道:“殿下,接着!”

    秦丰刚才之所以在交手时,弱于王伯才,最为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自己拿的是一个木尺!

    不光长短距离弱于对方,而且还给不了对方丝毫的威胁!因此,拿到“太阿剑”后的秦丰,宛若如虎增翼!

    秦丰拔出剑身,瞅准他的左肩所在,以着凌厉的剑招给刺了过去,而王伯才却是一笑!他一手持剑,没有丝毫的犹豫,也不闪不避,唇角竟然泛起极其残酷的冷笑,秦丰先是一愣,旋即间忽然明白了,他此击分明是抱定同归于尽之心!

    秦丰暗骂一句,然后就顺势收回!双剑错身而过,秦丰的长剑不过是刺穿了他的的肩头,若不是秦丰看穿了他的意图,此刻对方的剑就要留在秦丰的胸口处了!

    这个时候,王伯才已经失去了刺杀秦丰的最佳时机,双方实力的反差,使着他很难成功!更何况,这里还有着一个高深莫测的王妃!

    王伯才不疑有他,立即看了眼周围的环境,从着怀中套出一沓子纸张映着天空一扔,嘴中带着不尽的遗憾道:“秦丰,你等着,我终有一日会来取你性命的!”

    王伯才逃遁而走,祈成与着竹影忙的上前问道:“殿下,你怎么样了呢?”

    秦丰示意着无事道:“我身体无事,你们去牵马车,我们这就离开!”

    祈成听到这话后,就马上出去了,留着竹影在这里照看殿下!而一旁的林楚楚,这时候,去走上起来道:“让我看看殿下的伤口!”

    对于林楚楚突然而至的关心,秦丰不免有些错愕!他当即摇着头道:“王伯才刚才的攻击,没有伤到要害,这些伤对我来说,不过是毛毛雨了!”

    林楚楚自是不会理会秦丰的话,她直接的扯开秦丰的肩膀,先映入眼中的就是累目的伤痕,她怎么也不会想到,秦丰的身体上竟然会有这么多的伤痕!

    可是,旋即的,林楚楚却突然出‘啊’的一声娇呼。一直以来,林楚楚都是以宠辱不惊的姿态出现的秦丰的面前!

    今日这是怎么了,竟然让着她连连失态?

    秦丰低头一看,却觉林楚楚手里正拿着自己脖子的吊坠!那是一个方形的吊坠,上面刻着一个大大的“丰”字!秦丰本来以为这是薄美人送给自己这个身体儿子的礼物,一直也就没有取下,倒是不知为什么能引起对方这么大的反应!

    这个吊坠,是手工雕制,做工并不精美,看样子有些时日了,木质已经显得陈旧。

    林楚楚轻声道:“你……你是……”她显得异常激动,诱人的胸膛不住起伏。

    秦丰一笑道:“这是我母亲送我的吊坠,你若是喜欢,拿去即可!为何要做出这么大的反应呢?”

    秦丰的反应,出乎林楚楚的意料,她忽然道:“你小的时候是不是救过一个小女孩的性命?”

    这样的问题,秦丰自是一脸的莫名其妙,就直接地摇了摇头。

    林楚楚满脸不信着又道:“你是不是记不起少年时的记忆了?”

    面对着林楚楚的质问,秦丰很想摇头,可是胸口间却是突然的一闷。他点点头道:“整个京城人都知道,自我去年暑中落水之后,就对前事一无所知!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林楚楚听到这一消息后,身体微微一颤,然后语气似是请求间道:“我能看一看你的左胸口吗?”

    似乎林楚楚是在确认什么事情一样,秦丰连着拒绝的话,都不忍讲出!他直接的将着身上的外衣摊露出来道:“我什么的伤口大多是在燕国作战时得到的,左胸口这块只是个胎记,你看到后可不要害怕!”

    听到这话,林楚楚脑海中却突然的浮现出一副熟悉又陌生的画卷:一个小女孩为着一个男孩擦拭着伤口,看着胸口上的胎记不无的问道:“小哥哥,你这里也是伤口吗?好吓人啊!”

    小男孩想了下,就安抚着小女孩道:“这不是伤口,这是标记,是把你刻在我心里的标记!”

    小女孩对于这话,一脸的窃喜,然后用着小口轻轻吹起在上面!小男孩不解声道:“你吹气做什么?”

    小女孩理所当然着道:“我怕他会遇水消散了,我把它吹干后,就不会了!”

    ……

    林楚楚看着秦丰的左胸口,这胎记与着自己脑海中的如出一辙!她的双目带着泪光,似是在向着秦丰哭诉道:“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好长时间了,你知不知道!”

    秦丰自是不会联想是自己的原因,只能说这一切都是这个身体原来主人的事情!林楚楚仍像小时候一样,在着胎记前吹了口气!

    秦丰微微不解声道:“你吹气做什么?”

    同样的话语,却在着不同的语境中讲出!林楚楚听后,不禁莹泪纵横,是他,这就是自己苦苦找寻的人!

    “小哥哥……”林楚儿的美眸中闪烁着激动的泪光道。

    秦丰纵然再不了解情况,可看到林楚楚的表情也知晓了一切!他伸出手擦拭着林楚楚脸颊上的泪痕道:“你怎么又哭了!”

    这句话,之前也这么说过!林楚楚一下的涌入秦丰的怀中,是他,绝对是他,自己绝不会认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