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周昏君 > 第一百六十五章:后补
    “万岁爷,户部尚书朱开山送来八百里加急。”

    张凌阳刚看过锦衣卫指挥使韩笑送来的奏折,还未来得及处理,孙胜便又进来向张凌阳呈送了一份奏折。

    张凌阳打开奏折一看,见朱开山所奏之事与韩笑一般无二,心中越发笃定山东上下官员沆瀣一气,横征暴敛并欺上瞒下之事。

    “孙胜,即刻传内阁首辅郑永基、宁国公孙定安、吏部尚书陈一鸣、刑部尚书高霈、督察院左都御史李广泰五人入宫觐见!”

    “还有,将小福子也传来!”最后,张凌阳又将东厂提督小福子喊了过来。

    “奴才遵旨!”孙胜知道山东的事情极其大发,不敢怠慢,急匆匆命人出宫……

    “几位爱卿,你们可真是朕的好臣子啊!”郑永基等人刚刚走进养心殿,还未来得及行礼,便见张凌阳阴阳怪气的说道。

    “不知陛下这话是何意?”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郑永基开口说道,“如果微臣等有什么做的不够让陛下满意,还请陛下明示,微臣等一定痛改前非!”

    “朕不满意的地方多了去了,只怕还未等你们痛改前非,朕的江山就要完蛋了。”张凌阳冷嘲热讽一顿,将手中的奏折扔到郑永基怀中。

    郑永基一开始摸不着头脑,想不明白天子怎么这么大的火气。

    等看到张凌阳扔过来的奏折,便多少明悟过来:只怕地方上又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果不其然,刚打开奏折,郑永基的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的,十分精彩。

    刚打开奏折的第一眼,郑永基便以为是韩笑搞错了,毕竟山东发生如此大的事情,自己怎么丝毫不知情呢?

    可随即又一想,韩笑还没愚蠢在没有调查清楚事情之前便上奏折的地步。

    再说,这里还有户部尚书朱开山的奏折。

    如果说韩笑的奏折不可信,那朱开山的奏折呢?

    “微臣竟不知山东官员竟然猖獗倒如此地步,微臣有罪,请陛下责罚!”郑永基急忙认罪。

    孙定安、陈一鸣、高霈、李广泰几人看过奏折之后,脸上也均是精彩纷呈。

    一是因为他们没有想到,山东官员竟然猖獗到如此地步。

    二自然是因为他们身为朝廷重臣,对此居然一无所知,所以感觉有些羞愧难当。

    所以在郑永基开口请罪之后,其余几人亦纷纷请罪。

    “呵!”张凌阳冷笑一声,说道:“治了你们的罪,难不成山东就能好起来了?”

    “刑部尚书高频、左都御史李广泰二人听旨!

    朕命你二人为钦差大臣,持尚方宝剑前往山东,将这些欺上瞒下之辈全给朕缉拿下来。

    另外,东厂提督小福子跟随你二人前往山东,并调派一万京营从旁协助。”对于山东之事,张凌阳不得不慎重考虑。

    又怕山东官员狗急跳墙,因而便做了一些防备。

    “陛下,这么做是不是有些操之过急?毕竟山东这么多官员,如果将其一网打尽的话,那整个山东便彻底废了。以微臣的意思,山东之事,还是缓一些比较好。”郑永基劝说道。

    毕竟,牵扯到此事之中的官员不是几人,也不是几十人,乃是成百上千人,几乎牵扯到了山洞上下所有官员。

    如果按照张凌阳的意思,只怕整个山东的官场就要空了。

    这不止是郑永基一人的担忧,其余几名大臣对此也是担忧不已。

    张凌阳则是冷笑一声,说道:“如果再缓缓图之,只怕整个山东的百姓就要反了。

    再说,我大周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做官之人,朕还怕他们不成?”

    看了吏部尚书陈一鸣一眼,张凌阳问道:“陈爱卿,吏部还有多少后补官员?”

    陈一鸣回道:“启禀陛下,五品以上后补官员共计七十八名,五品至七品的后补官员共计九百七十二名。”

    这些后补官员,除却一小部分之外,大部分都是历年来回家丁忧之人。

    历代王朝都特别注重孝道,大周也不例外。

    但凡家中父母亡故,所有官员均要归家守孝三年。

    可三年之后,早已物是人非。

    这些丁忧之人想要再寻一个满意的位置,只怕也就难了。

    毕竟,朝中重要的职务,根本就没有出现过空缺。

    既然无法寻到一个合适的职务,这些人索性便赋闲在家。

    也是因此,吏部才会有如此多的后补官员。

    想了想,张凌阳对陈一鸣吩咐道:“回去之后,你立刻拟定一份替补名单,三天后送到朕的面前。”

    “臣遵旨!”陈一鸣明白,张凌阳这是铁了心要查办山东官员。

    只怕山东大小官员下马之时,便是这些后补官员上位的时候。

    可张凌阳显然不是这么想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如此着急,只给了吏部三天的时间。

    三天时间看起来很长,能办很多事情。

    可三天的时间却又很短,在三天时间里,吏部可是忙乱了一通。

    终于,在第四天上午,吏部尚书陈一鸣拿着整理好的后补官员名单来到了养心殿。

    张凌阳大概看了一下,当然主要是看几个五品以上后补官员的履历。

    觉得没有什么大问题,张凌阳便命孙胜盖上印玺,并对陈一鸣吩咐道:“回去之后,吏部要立刻加盖文牒,命这些人务必在一个月内到达山东。

    如果虽然延误时间,革除其身上的所有功名,永世不得录用!”

    后面一句话可就严重了。

    可非常之时,当行非常之事。

    大周所有士绅都明白,眼下户部执行的丈量土地,是为后面即将到来的摊丁入亩做准备。

    有些墙头草,在这个关键时刻估计会进行观望,拖延上任时间。

    可张凌阳又怎会给他们时间?

    再说,以山东如今的局势来说,如果长期没有官员执政的话,只怕下面必定会有动乱发生。

    也是因此,张凌阳给出的期限是一个月。

    以古代的交通条件来说,一个月的时间很是急促。

    京城距离山东也算是很近了。

    可如果一个人从京城前往山东,一路舟车不停的话,也需要五六日的时间。

    这还是距离山东比较近的几个行省。

    那距离山东远一些的地方呢?

    只怕最少也要将大半个月的时间花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