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周昏君 > 第二章:入宫
    王钦的府邸,是一座三进的大院子。

    院子里面,没有什么奇花异草,屋子里更无什么文玩字画点缀。

    可屋子里却依旧显得富丽堂皇,因为屋子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金银玉器。

    在烛光的照耀下,屋子显得富丽堂皇。

    来到王钦的府邸之后,张凌阳便被府中下人带下去梳洗打扮,又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张凌阳方才在下人的指引下见到王钦。

    此时,王钦正大马金刀的做在堂上的太师椅上喝茶。

    见张凌阳到来,王钦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眼神中说不出的满意。

    俄而,王钦方才开口道:“你想吃什么,用什么,直接告诉府里的下人就是,但是有一点,没有咱家的命令,不得踏出后院半步。”

    而后,王钦又吩咐了府中下人一番,不待张凌阳说话便让下人将其带回了后院。

    “奇怪,这王钦看我的眼神怎么感觉怪怪的?还有,他到底想要我做什么?”

    跟在下人身后的张凌阳边走边想,可始终想不到王钦到底意欲何为?

    这时,一股饭菜的香味传来,张凌阳不由耸了耸鼻子。

    进屋一看,桌子上已经摆满了鸡鸭鱼肉。

    此时的张凌阳哪还顾得王钦的算计?二话不说便来到桌旁的凳子上坐下,拿起筷子狼吞虎咽起来。

    酒足饭饱,拍了拍胀痛的肚子,张凌阳口中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声。

    好久,张凌阳已经记不得自己有多久没有吃过饱饭了。

    在餐桌旁眯了一会儿,张凌阳便感觉一股困意袭来。

    起身来到里间的床上躺下,张凌阳登时眼眶便有些湿润。

    柔软的大床,温暖的丝被。

    天知道张凌阳已经多久没有睡过床了。

    而且还是这么舒服柔软的大床。

    不知不觉间,张凌阳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张凌阳还在梦乡中未醒,王钦便已经起身,坐车前往皇宫。

    养心殿内,刚刚送走太后的泰安帝赵宸熙正百无聊赖的斜躺在床榻上,只是眼眶有些发黑,一脸的闷闷不乐。

    殿内,一众宫女、太监鸦雀无声的矗立在那里,连一个小动作都不敢发出,生怕引起泰安帝的注意,从而招惹滔天之怒。

    这时,从宫外赶过来的王钦大着胆子走了进来,在泰安帝耳边说道:“陛下,经过苦思冥想,奴才终于想到了解决办法。”

    “速速道来!”

    听王钦想到办法,泰安帝不由精神一震,睁开眼睛坐直身体问道。

    王钦并没有急于回答,而是用眼神示意了一番周围。

    泰安帝恍然,这些小宫女、小太监之中,不知道有几人是太后亦或朝中大臣的眼线,如果消息一旦泄露出去,那后果……

    “咳咳!”泰安帝假装咳嗽一声,对殿内的宫女、太监发话:“朕有事和王钦商议,你们都先出去!”

    “是,陛下!”

    待宫女、太监都出了宫殿,王钦方才开口低声道:“陛下,昨日奴才出宫,遇到一乞丐……陛下不如……这样一来,岂不是两全其美?”

    听完,泰安帝点头又摇头道:“办法很好,可如今太后给朕下了禁足令,只怕朕还未踏出宫门,太后便已经知道,不妥!不妥……”

    王钦却笑道:“陛下,从宫门出去自然不妥,可如果从密道出去呢?”

    “你是说……皇宫里还有通往宫外的密道?”

    王钦点头道:“正是,奴才也是不久之前才知道的,当年先帝为了出宫方便,特意从养心殿下挖了一个密道。如今,正好为陛下所用……”

    养心殿乃是大周历代天子的寝宫,泰安帝听此不由大喜,遂吩咐道:“你这就回去将那人带来让朕瞧瞧!”

    “是!”

    王钦弓腰退出养心殿,一刻也不敢停留,便匆匆出宫回到自家府邸。

    王钦府邸后院,张凌阳一觉便睡到日上三竿,待起床梳洗一番,已经是中午时分。

    正欲吃饭,便有府中下人来寻,说是王钦要见他。

    不敢犹豫,张凌阳跟着下人匆匆来到大厅,便见王钦早已坐在那里等候。

    还未来得及见礼,王钦便从桌子上拿出一个包裹扔到了张凌阳身上:“去收拾一下,随咱家一同入宫。”

    一听要入宫,张凌阳顿时就急了,心想:“难道这王钦要让我进宫当太监?”

    越想越有这种可能,张凌阳便一下子扑倒在地上,抱着王钦的大腿大哭道:“公公饶命,小人不想当太监,小人还没有娶妻生子呢?求公公放过小人!”

    王钦见张凌阳如此做作,厌恶的皱了一下眉头:“谁说咱家带你进宫就是当太监?”

    “啊?不是吗?”见不是要去当太监,张凌阳这才收拾了眼角根本就不存在的眼泪。

    “有好事,也算你小子走狗屎运了!”王钦笑眯眯的盯着帐凌云看,看得张凌阳心中直发毛。

    可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自己又能怎么办?

    张凌阳不得不乖乖的从地上起来,拿起包裹去了后院屋中。

    打开一看,果然不出自己所料,是一个小太监的服饰。

    怀着悲壮的心情,张凌阳换上太监服饰。

    还别说,衣服很合身。

    “呸呸呸!”

    “合身个毛线,这可是太监服饰,我可不想做太监。”

    心中如是想着,张凌阳别别扭扭的从内院走到了大堂。

    见张凌阳出来,王钦抬眼看去,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这就随咱家走吧!”说着,王钦便起身,头也不回的向外面走去。

    一路上战战兢兢、诚惶诚恐……张凌阳低着头随着王钦一路入宫,来到了养心殿外。

    “你先在这儿候着!”撂下话,王钦便一路小跑着进了殿内。

    “陛下,奴才将人给带来了,就在殿外候着!”见泰安帝赵宸熙正躺在床榻上假眠,王钦上前小心翼翼的回道。

    “哦?”泰安帝睁开眼睛,看了王钦一眼,“还不赶快将人带来让朕瞧瞧?”

    “奴才这就去!”说着,王钦又急匆匆的退了出去。

    殿外走廊上,张凌阳百无聊赖的打量着周边的一切。

    这儿摸摸,那而瞧瞧,一副好奇心十足的样子。

    见王钦出来,张凌阳立马又变成了一副规规矩矩的模样。

    “陛下传话,让你进去!”王钦说话的时候,连眼皮都未抬一下,自顾自的说道,“一会儿眼睛给咱家放亮些,不该说的话千万别说!”

    “小人省的!”

    跟着王钦来到养心殿内,张凌阳连头都不敢抬一下,只是盯着地上华丽的地毯。

    “奴才见过皇上!”

    听王钦的声音,张凌阳便知道自己到了地方,且前面自己看不到的那人应该就是如今的泰安帝赵宸熙了。

    不敢犹豫,张凌阳急忙跟着跪下:“草民张凌阳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头深深的埋在地上不敢抬起,可张凌阳还是听见了“噗嗤”、“哈哈”的笑声。

    张凌阳搞不明白自己哪里说错了,惹得泰安帝如此大笑?

    要知道电视剧上可都是这么演的。

    “咳咳!”

    “抬起头来让朕瞧瞧!”

    听到声音,张凌阳这才小心翼翼的抬头看去。

    一看之下,张凌阳不由愣住了。

    只见前方的床榻上,一个身着明黄色衣服的年轻人正斜躺在那里,眼神向自己这边斜视。

    这就是泰安皇帝赵宸熙了。

    可为毛泰安皇帝竟然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张凌阳呆愣的同时,泰安帝赵宸熙也愣住了。

    他没想到,王钦找的这个人竟然与自己如此相像,就好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难道这是父皇在宫外的私生子?”

    可随即,泰安帝便抛下这个念头。要知道,这又不是戏说,皇家又怎会让自己的血脉流落在外?

    更何况,先皇一向洁身自好,根本就没有这个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