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战国第一纨绔 > 第233章 那还想什么,削他啊
    对于魏罃而言,西河郡这边送来的奏章只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并没有太过被他放在心上。

    毕竟现在魏罃的注意力都已经放在了中原,而整个魏国的重心也正在朝着中原方向迁移。

    迁都大梁之后,西河郡这处原本拱卫安邑的要地,它的地位相对来说就没有这么的重要了。

    如果能攻破郑县固然最好,就算是打不下来,那么教训一下秦国人,让秦国人知道你魏国大爷还是你魏国大爷,那也是相当不错的。

    再退一步,就算是巴宁和吴杰打输了,那魏罃也完全可以换人不是?

    有了这样的心态,魏罃对于西河郡攻势的乐见其成也就不奇怪了。

    在渡过黄河之后,魏国信使通往阴晋的距离其实还短了不少,因此仅仅在五天之后,巴宁就兴冲冲的带着魏罃的这份批复来找吴杰了。

    吴杰这个时候正在训练自己的七百骑兵。

    对于之前那数量显得颇为可怜的两百名骑兵来说,这一次的七百名骑兵看上去显然就像样了不少,蹄声阵阵带起无数烟尘,烟尘之中一支支利箭射出,有些射了个空,还有一些则准确无误的命中了校场边的靶子。

    “纪律,让他们注意一下纪律!”吴杰恼火的声音从烟尘之中的校场高台传到了巴宁的耳中:“混账,这些家伙难道不知道我命令他们射击的是左边的靶子吗?谁来告诉我右边靶子上这些箭矢是怎么回事?把这些蠢货找出来抽几棍子,好好的让他们知道一下究竟什么叫服从命令!”

    巴宁微微的撇了撇嘴,脸上的表情多少有些不以为然。

    虽然也知道吴杰是有自己的一套东西,但是作为一名久经沙场的大将,巴宁是自内心的觉得——骑兵在战场上根本没什么用。

    车兵和步兵才是这个时代的主角!

    巴宁步履匆匆的走上了高台,对着吴杰唤道:“吴郡尉,安邑……哦不,君候那边来消息了。”

    吴杰转过身来,有些惊讶的看了巴宁一眼:“郡守,你怎么亲自来了?”

    巴宁嘿嘿一笑,道:“迫不及待啊。”

    吴杰耸了耸肩膀,道:“看来你对这郑县是真的上心啊。”

    巴宁脸色一正,严肃道:“吴郡尉,我们现在是没有退路了啊。”

    无论是吴杰也好巴宁也罢,两个人其实都不傻,都知道如果这一仗打不下来是什么样的结果。

    要是打得好看一点的话倒也没什么,如果被秦国人打了个狼狈而归,那绝对就是要遭重了。

    吴杰带着巴宁走下了高台,顺便对着身边的亲卫道:“去把孙膑孙司马给叫来。”

    巴宁微微一愣,但是并没有说话。

    吴杰回头看了巴宁一眼,笑道:“怎么,觉得孙膑不行?”

    巴宁眉头微微一扬,道:“算了,就当给大将军一个面子吧。”

    吴杰哈哈一笑,道:“老巴啊,我知道你这种将军都是很有自信的,但是我也要劝你一句,你别看孙膑年轻,但是他的能力绝对是非常强的。

    还有,虽然我也不懂你和庞涓之间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但是你最好不要和庞涓走得太近,否则等到哪一天被他卖了你都不知道。”

    巴宁闷闷的哼了一声,道:“你知不知道我最烦你这种无所不知的语气了。”

    吴杰呸了一声,道:“我这是为了你好!真是狗咬吕洞宾……”

    在孙膑到来之后,这个如今阴晋城之中的最高三人组就召开了一次短暂的战前军事会议。

    “现在打郑县是不是太早了一点,春耕都还没有结束呢。”这是来自于孙膑的疑问。

    战争并不是只要拉一堆军队哐哐打过去就行了,必要的后勤人员还是得有的,在这个没有专业后勤体系的时代,征民夫就是必须的。

    吴杰想了想,对孙膑的意见表示了赞同:“要不然我们就再过半个月?反正今年还长着呢,现在道路也不算特别好走。”

    虽然是个穿越者,但是吴杰对于自己在指挥作战这方面的能力多少还是有点数的,即便是进来多加研习自家爷爷吴起传下来的那本吴子精要,但是吴杰也不觉得自己能够在这方面强的过孙膑。

    所以,附和就完事了。

    巴宁嘿嘿一笑,道:“我巴宁好歹也是领军几十年的人了,如此常识你们能够想到,难道我想不到?之所以要在这个时候去攻击郑县,那自然是有理由的。”

    “哦?”吴杰忍不住笑道:“该不会是你老巴又得到了什么秘密情报吧?”

    巴宁一拍大腿,道:“吴郡尉你说的没错!”

    “哈?”吴杰有些傻眼,我这就随口调侃一句,还真就成事实了?

    当下吴杰便催道:“别卖关子了,究竟是什么事?”

    巴宁正色道:“刚刚收到来自于郑县之中探子的消息,在去年冬天的时候秦国太子嬴驷就已经秘密的来到了郑县,至今还没有离开!”

    “什么?”巴宁的话音一落,吴杰和孙膑就是同时一惊。

    巴宁显然很享受这种让别人大吃一惊的感觉,哈哈的笑道:“现在你们明白了吧?”

    孙膑忍不住道:“这秦国太子为何要亲临郑县?没道理啊。”

    吴杰若有所思,沉吟了片刻之后才道:“应该是和秦国国中的变法有关,今年秦国的元旦上公孙鞅被秦侯任命为左庶长,想必其中一定有些我们不知道的变故。”

    巴宁点了点头,道:“像这样的事情其实倒也不少见,不过既然过了这么久秦国国内都没有生什么大事,那么想必秦侯和公孙鞅已经是掌控了局势,所以若是我们不及早动手的话,恐怕这秦国太子就要从我们的手里跑了。”

    巴宁的这番话成功的打动了吴杰和孙膑。

    那可是秦国太子啊!

    如果真的能够抓住这个秦国太子,那么这功劳比起攻破郑县来说也是不遑多让,甚至还要出一些。

    吴杰和孙膑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种炙热的神情。

    吴杰用力的一拍桌子:“那还想什么,削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