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蜀山魔门正宗 > 264 阿修罗小法
    易静脑子里光气缭绕,眼睛里人影乱闪,全部都是桓玉的,有初次见面时仗剑游山的白衣侠客,有再世重逢持宝破瘴的青衫少年,还有傻呼呼地喊她:“姊姊,我回来了。”

    最震撼的是末一次,桓玉不顾一切地投入魔阵中去,背景是湍流的血河,浪潮跳跃如同火焰,在黑山中燃烧。他如同倒仰跌入无尽深渊,脸上却是一副解脱了的样子:“姊姊,你讨厌我大伯,讨厌这一世的我,如此,我便把这一世还了,从此断了与大伯的血亲。你若一心飞升,嫌我阻你道途,那便不必再来找我,咱们就此相忘于江湖,你若心中对我有丝毫牵念,异人咱们定有重逢之日……”

    桓玉落到血河之中,被血焰灼烧,满脸痛苦,他抽搐着,哭泣着,面容越来越扭曲,哭嚎声越来越大,渐渐地浑身毛孔之中都渗出血水,满面流血,双目赤红,狰狞恐怖,双手血管暴涨,如同两个爪子,嘴里面密布獠牙。

    易静正沉浸在悲伤之中,满脸湿泪,见着桓玉变成这副模样,仍只觉得他被折磨得可怜,吃“桓玉”所化成的修罗伸出魔爪抓在她的脑袋上,掀起头盖骨,将脑子抓出去送还口中大吃,边吃边骂:“你对得起我吗?你这个贱婢!你若爱我,便明确说来,熄了飞升天界的念头,与我在下界永相厮守,你若不爱,也要明言,为何欲拒还迎,非要藕断丝连……都是你害得我,你害得我好苦,现在你是峨眉高徒,我还在魔狱之中受那无间之苦……”

    “当!”阿难剑被化血刀震开,飞向一边,血色刀虹乘势卷来,将易静环在中央,刀芒闪了几闪,红光耀得人眼都难睁,锋利的刀芒将易静手臂的袖子割裂飞脱。

    红老祖不想跟峨眉派还有玄龟岛易家结下生死大恨,毕竟他当年在桃花瘴中救过凌雪鸿的命,跟嵩山二老关系还算不错,因此只令魔道爆闪五次,鸣叫三声,以示警告,然后红芒倒卷,与自己人刀合一,化作惊天长虹,穿透残破的墙壁屋顶,直贯出去。

    易静向来自视甚高,她虽然在峨眉派中与三英二云等同辈,但诸多师兄弟姊妹当中,除了齐灵云、申屠宏、阮征、诸葛警我等少数几个,法力即高,修道年限又长的,其余如李英琼、周轻云、余英男等人,皆是末学后进,她在心目当中,虽然不敢将自己与师父荀兰英同等看待,自己觉得,至少比三英二云这些人要高出半辈。

    她向来把扫荡群魔挂在嘴边上,常讲自己与所有邪魔不共戴天,又练就灭魔七宝,准备将来时机一到便去九环山干掉鸠盘婆报仇。如今,却输在了一个邪魔手上,若被红老祖一刀斩了,她只元神逃走,回去转世投生,这样也还罢了,偏偏红老祖没有杀她,这比直接杀了她更让她无法接受。

    易静怒喝一声,施法找回飞向一旁的阿难剑,张口喷吐一道真气,使得被魔道斩破仙光的飞剑重新绽放出金色的光气。她身剑合一急追红老祖:“老魔,我不稀罕受你的人情,今日被你一刀斩了,是道浅魔高,我自认倒霉,你不杀我我却仍要杀你,不将你消灭,我誓不为人!”她取出七宝中的灭魔弹月弩,扣上伏魔金丸,五星连珠,接连不断打去。

    她这宝贝,是名虽为弩,外表看上去是个圆筒,耐用三百六十五两西方太乙真金,在丹炉中炼了三百六十五日,将其熔化成五色液体,用仙法聚来巽天罡风吹拂七日,将其冷却以五方真土凝成弩筒外壳,然后重回丹炉,再烧再炼,再过三百六十五日,再刺心血淬火开炉,方才大功告成。

    此弩内含五颗弹丸,内按先后天五行生克之妙,外用佛火灼烧炼成,平时看去是透明无色,恍若水晶,一旦打出去便化作一道金光,能能收,专破魔火邪烟。

    红老祖觉察到她在后面不依不饶,但并未在意,以他的法力,人刀合一以后飞行度何其之快?就算易静再用什么手段也难追赶,哪知易静所炼七宝,俱是为了将来对付鸠盘婆之用,虽然以她为主,但父亲易周,师父一真,乃至于优昙大师借出力相助,非同小可,五颗伏魔金丸连成一条金线,竟然后先至,接连打在刀虹上面。

    头一颗弹丸打中刀尾,将后半截拉出来的虹光震散,后面四丸接连打到,由于度太快,四响合成一声,天魔化血神刀外面的血光轰然散开,红老祖被迫现身。

    易静隔空施法,操纵五枚金丸分别打向红老祖的双眼、双耳、小腹无处要害,同时把阿难剑也出去,金色剑光似绸带般甩出去,拦腰横切。

    红老祖怒吼一声,动念之间,天魔化血神刀上红芒重现,似灵蛇般环身缠绕,来了个怪蟒扭身,刀锋先在脑袋周围划了个血弧,将打向眼耳的四枚金丸崩开,然后掉头向下,继续拦住打向小腹的金丸和拦腰横斩的阿难剑。

    天魔化血神刀锋利无比,五枚擅破邪烟魔光的金丸瞬息间变成十个半圆,最后更是准确地将阿难剑架住。

    十字交叉,红竖金横,阿难剑被生生震荡开去!

    红老祖心中狠:“贱婢给脸不要脸,我先取了你的狗头!”祭起化血神刀去斩易静,易静御剑相迎。他俩此时已经到了外面的天上,交手只三五招,红老祖虽然压着易静打,却不能立即取胜,下面见着的人纷纷聚拢飞来。

    冲在最前面,也是最耀眼的是李英琼的紫郢剑与周轻云的青索剑,这两口仙剑是此世界中排名位的两口盖世神兵,与之相比,石生手里的南明离火剑都只能排在第三,二女虽然初入仙门,但宿慧极深,资质悟性,无不是天选之人,此刻将紫青合璧,化作百余丈长的紫青锋芒,直欲将整个苍穹划成两半。

    在两人身后,还有天慧剑、乙光剑、七修剑、银河剑等,俱是当世名剑,化作各色光芒,出种种霞气,好似群龙出海,穿空而来。

    红莲老魔已经败北,此时红莲峰上皆是敌人,红老祖不敢恋战,扬手出一大片修罗血焰,结成一团不断翻滚的血肉往升空射来的峨眉派诸多小辈们当头罩落下去,自己本身使用修罗滴血分身大法,化作一点极淡的血痕,破空飞走。

    叶缤亲自出手,使出灭魔宝箓上的功夫,谢璎跟谢琳从左右相助,同时射出一股佛火,两幢佛光,将修罗血焰裹住,焚烧干净。

    “易师姐继续往东南追那老魔去了!”三英二云中的余英男担心的说。

    同为三英二云之一的严人英也说:“李师妹跟周师妹也跟着去了。”

    谢琳恨恨地说:“那红老妖不过是个丧家之犬,方才叶姑说义父有难,我们方收了七宝金幢要去相助,被这老妖钻了空子,不然若有金幢当空屹立,他那修罗血焰出手便要自燃烧,化作虚无,最后逃跑的魔法也施展不出。”

    谢璎关心谢山,问叶缤:“咱们快去找义父吧?我总觉得不好。”

    叶缤攥着心灯,犹豫了片刻,沉声说道:“你义父得了天蒙禅师跟芬陀大师指点,觅地修炼降魔大法去了,教咱们不必再去找他,找也找不见。”

    “什么?”谢璎吃惊,“他到哪里去闭关修炼了?”

    谢琳也纳闷:“这世上还有比灭魔宝箓更加厉害的降魔大法吗?这宝箓我和姐姐只习得十之二三,已经有这般威力,这一场战,所向披靡,您和父亲也不过炼成十之六七,若是现在还对付不了那光明老魔,只要继续练下去就好了,将整本练完,不说能够得成昔年绝尊者那般神威,扫荡群魔也足够了。”

    齐灵云看叶缤脸色不对,她又担心易静三人有危险,跟诸葛警我商议,先由诸葛警我带队,领着申屠宏、严人英等几个法力极高,又或者有仙兵至宝护身的去接应,她则来跟叶缤商议问询:“可是谢师伯那里出了什么变故吗?可有用得着我们峨眉派的地方?”

    叶缤摇了摇头,她已经自心灯之中感应到了谢山最后留给她的信息,知道谢山已经由魔道老祖接引,往铁城山去了,但这话她没办法跟众人说,更无法告诉仙都二女,难道要跟他们讲“你们父亲降了几辈子的魔,这回自己修魔去了”?只能保持沉默……

    正好齐灵云来说话,她道:“那红老祖自从昔年惹到了傅老魔,被老魔破了道场,杀光徒众,他只好去投奔火灵神君。这次,他是得火灵神君之命,来这里取红莲老魔手上用来禁制长江黄河源头的血莲萼。火灵神君是西南五怪三魔之一,昔年跟哈哈老祖、丌南公等人齐名,又被极乐真人称为宇宙六怪,他虽为魔教,却甚知天命,极少为恶,常年在魔宫之中,连妻妾仆人也不叫外出。他叫红取血莲萼也不过是为了将来自保,本不必管他,只是易道友此去,必定被红故意勾引挑拨,跟火灵神君翻脸,若引他出手,实在不妙。”

    齐灵云听完着急起来:“我们这就全部赶过去接应,再用飞针传音通知掌教真人。”

    谢琳表示不屑:“连红莲老魔都已经伏诛,那火灵老魔又有什么可怕的?咱们人都在这里正好未散,就此一路杀过去,将那魔宫踏平,诛杀群魔,岂不是为天下除一大害?”

    “不许胡说!”叶缤生斥责,“火灵神君与别的妖魔不同,虽然修炼魔法,却甚少为恶,连极乐真人都与他交好。还是我去,到了那里,与他把话讲清,如是易静她们稍有冒犯,我代她们配个不是,将人要回来,也就是了,千万不可鲁莽。”

    听说他们要去找火灵神君,来帮忙助拳的各大门派纷纷提出告辞,就连半边老尼的几个弟子也说师父只让她们来红莲峰,此间事情一了,就得立即回去复命。其余天山派、衡山派等,也都纷纷离去,只因一禅师跟罗紫烟过去世都听说过火灵神君的故事,知道那人品行确实与别的妖邪不同,而且法力高强,不但他自己强,他妻子比他更强,还有两个小妾,也是极厉害的魔头,等闲不好招惹,现在也没有招惹的必要。

    最终,只剩下叶缤带着仙都二女,跟峨嵋派的人一起赶奔火灵洞天,老魔巢穴。

    说起这火灵神君,与尸毗老人同是修罗教中之人,乃是魔教别支,另有一番修法。他修道年限极早,曾经跟李静虚是冤家对头,两人斗了几百年,后来惺惺相惜,不打不相识,反倒成了至交,他帮过李静虚的忙,李静虚也助他渡过一次天劫。

    他修道的时间极长,邓隐正式拜师樗散子开始修道的前两世,火灵神君就已经是他所知的传说了,原本有两个小妾,其中一个看上了秦渔的前世,由爱生恨,恩怨纠葛,最终死于秦渔的前世之手,目前只剩下一个。

    他以神君自称,正妻为神后,小妾为神妃,所剩下的那个神妃最得他宠爱,当年被李静虚斩于剑下,转世以后被他接引回来,经历了这次生死,竟开窍了许多,告诉他继续修炼阿修罗大法是没有前途滴,即便法力修炼得再高,不过比凡人痴活些岁月,最后也会自取灭亡,宜应早些悬崖勒马。

    火灵神君通过跟李静虚斗来斗去,几百年间互有胜负,他害了李静虚的大部分弟子,李静虚也斩了他许多门人姬妾,开始时候大占上风,到后来情势逐渐扭转,开始胜多败少。

    天数气势的消长,让火灵神君也悟彻了一些天道,由此闭宫清修,不再参与外事,连宫中原有的男女侍者,才刚入门不久的徒众等等,也都大多遣散,只留下有限的几个人,平时宫中杂事,只驱遣神魔,或是点化花精树鬼来完成,宫中上下一干人等,除非得了神君和神后的法旨,一概不许外出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