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捡到一个异界 > 第二百六十章 冰凤起死术
    “这便是万兽森林残存的另一只神兽嘛?”慕长安被白衣蒙纱女子依浮在半空上,好奇地打量这樽冰凤雕像。

    “是的,万兽森林内原有两只神兽,冰火双凤,其中火凤五年前被楚王捕捉,余下冰凤逃离,两年前楚王得到消息,冰凤重回万兽森林,并且化为冰雕永驻在神兽领域中心,这才决定再次进入万兽森林内部,想要捕捉这只冰凤。”白衣蒙纱女子并没有隐瞒任何信息,直接将其告知。

    冰凤与火凤,

    原来楚王的心这么大,抓了一只火凤都不够,还得抓只冰凤。

    不过难怪这些人哪怕消耗上百万枚灵石也要硬闯万兽森林内部,神兽的价值确实要远远高于这些灵石的价值。

    “张家主,劳烦你了。”楚王已经重新接过了话语权,直接开始号施令。

    张吸水闻言点点头,浮空向前飞去,在接近冰晶湖泊边缘体停下,射出几缕灵气开始朝湖泊范围射去。

    这是在检验冰晶湖泊上是否有隐藏阵法的存在,好近一步的避免误入阵法,出现危机。

    “嗡~”

    几缕灵气刚刚飞入湖泊上空便‘咔咔咔~’地从气体结成冰状往下坠落,掉落在坚硬的冰晶湖泊上。

    张吸水又检测了好几次,最终得出的结果都是一致,那就是任何事物一旦进入湖面区域,那便会已肉眼可见的度结成冰锥,最后落下。

    哪怕是灵气加持的力量足够厚重,也无法避免这个结果。

    “楚王,应该是冰封结界。”张吸水脸色凝重地回道。

    楚王闻言也是脸上露出沉重的表情,冰封结界乃是冰凤的领域,属于神兽中最为强大的一项天赋技能,在灵气枯竭前想要对付这种结界都十分困难,更别说现如今灵气枯竭如此严重,大家的修为纷纷跌落,想要对付冰封结界诚如难上加难。

    这就好像是老骥伏枥一般,空有千里志向,却难以实现。

    “诸位有何办法破了这结界?”楚王询问众人,在场的都是他精挑细选出来的能人,有的甚至已经是第二次合作的老人,集思广益,总能想出点可行的办法来。

    至于打退堂鼓是绝对不可能的。

    既然已经到了这里。

    不抓走这只冰凤,谁都别想走!

    众人当然也不会在还没开始的时候就打退堂鼓,一个个皱着眉头看着前面的冰晶湖泊,陷入沉思。

    在场要说谁最无聊就属慕长安了,被白衣蒙纱女子用灵力浮空在她身旁到处乱看,见大家都在沉思冥想,忍不住悄声问道:“你能不能放我下去,我有点恐高。”

    上面风景虽然好,但奈何慕长安有恐高症,这种高度已经接近现代化楼层三十的高度,虽说他是修行者,可天性还是有点怂。

    更关键的是白衣蒙纱女子根本不让自己碰她,没有任何物体抓住更是让慕长安忐忑,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

    白衣蒙纱女子看了一眼慕长安,继而点点头,直接用灵力送他落地,并且吩咐道:“千万不要擅自进入湖面区域,里面的冰封结界十分危险。”

    “我知道。”慕长安表示明白,他刚才有看见张吸水的操作,十分爱惜小命的他自然不会没事去找死。

    反正最终目的地已经找到,冰凤若是能拿走,他就能获得十分之一的收益,此行不亏。

    拿不走也没所谓,路上捡到的几只灵兽尸体也颇具价值,拿回去开个上古灵兽展览也能赚个盆满钵满。

    “不过要是能把这只冰凤给弄回去……”慕长安看着湖面上那巨大的冰凤雕像,还是十分心动的。

    这只冰凤雕像,真的很漂亮。

    大概是他来到诅神大6以来见过最漂亮的一只灵兽了。

    冰凤凰。

    而且这还是个冰雕,要是活过来说不定会更美观呢。

    要是能捡回去,说不定还能培养出个‘地球第一位灵兽明星’出来呢。

    带着它疯狂圈钱!

    想想就颇有点激动。

    不过也只能是想想了,现在这种局面慕长安心里还是有点数的,老老实实的跟在后面划水就好,出头先不说能不能成功进去,就算进去了也不一定能够干的过这只冰凤,更别说旁边还有九名实力gank自己的队友。

    “唉!我慕某人什么时候才能成长到天下第一的高度啊!”意趣索然,慕长安无聊的捡起地上掉落的一根树枝顺手就朝湖面丢去。

    “嗖~”

    丢的不远,刚刚好掉到冰晶湖面。

    “啪~”

    一声清脆地响声。

    “不好!”上空的张吸水突然大惊。

    “咔咔咔~~”

    也就在这时,湖面开始冰裂,以一种极快的度迅将整个冰凤的湖面都裂开。

    “轰!”

    碎冰轰然炸起,飞射四处,空中盘旋的众人纷纷躲避,退到一旁,避开被这碎冰给击中。

    碎冰并不是毫无章法的乱飞,它们像是商量好了一般,瞬间将冰晶湖泊外围全部给笼罩起来,最后一块块碎冰重新粘合,成为一道冰墙!

    并且成功的将所有人都笼罩在内。

    “嗡~”

    一道蕴含着强大‘神力’的气息压来,所有盘旋在半空中的众人都被瞬间压至地面。

    “咔咔咔~~”

    天空开始结冰,最终与冰墙结为一体。

    一个巨大的‘冰屋’就这样形成了。

    关住了十名小队成员。

    “慕宗主,你这是在做什么!”盛家家主一脸黑,直接质问慕长安。

    这不是瞎胡闹嘛!本来还有全身而退的机会,这下搞得直接被冰封结界给圈住,大家除了破开冰凤结界以外连第二个选择的机会都没有。

    其他人脸色也不是很好看,苍啸则是一脸苦笑地摇头。

    慕长安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不好意思地搓搓手,想要解释一下,道:“刚才我就是感慨了一下,失误失误。”

    “可是慕宗主你的失误导致我们大家都受困于内。”左残和慕长安有过节,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怼慕长安的机会。

    “就是,冰封结界乃是领域,灵气枯竭前都难以对付,更何况如今,若是我们无法打破这道结界,就意味着我们所有人都将埋葬在这里,慕宗主可为是居心叵测啊!”右缺和左残穿同一条裤子,自然也是在一旁冷嘲热讽。

    其他人虽然没有说话,但都默默无声,显然这次都是站左残右缺那一面。

    “别慌!”慕长安大手一挥。

    众人一惊,纷纷认为慕长安是有办法破开这冰封结界。

    谁料慕长安却话锋一转,道:“我慕某人虽然没办法破开结界,但是我有一颗与大家同在的心,我会站在后面为你们加油的!”

    众人:“……”

    “嘿!你们快看,有东西上来了!”慕长安眼睛灵光,指着湖面喊道。

    众人把目光看向湖面,现原本冰封的湖面已然褪去,蔚蓝色的湖水开始翻滚,里面似乎有东西要冒出来。

    “哗~!”

    水花四溅。

    一尊冰棺从湖内破开而出,浮现湖面之上竖着。

    冰棺无封,一名黑袍老者静静地倚在冰棺之内。

    “灵柩老儿!”张吸水惊呼!

    其他人也是一脸震惊。

    “灵柩老儿?是谁?”慕长安‘哒哒哒’地又跑到白衣蒙纱女子身旁询问。

    白衣蒙纱女子此时眼里也满是疑惑,下意识解释道:“灵柩尊者是灵柩宫宫主,圣灵境的强者,听说是灵气枯竭后第一次诅神大战的起者之一。不过后来便没了消息,没想到在这里出现。”

    慕长安听完忍不住吧唧了下嘴。

    牛逼啊!

    圣灵境的强者不说,居然还是第一次诅神大战的起者。

    看来地位应该不会弱于苍啸,说不定还要更高。

    “咔咔咔~~~”

    褪去冰封的湖面又开始沸腾。

    ‘哗~!’

    又是一尊冰棺从湖底而出。

    一名白衣近乎妖娆的中年男子闭目依靠在冰棺之上。

    “西流风!”

    又是一道惊呼,众人脸上更是震惊万分。

    “西流风又是谁?”慕长安还是一脸懵。

    白衣蒙纱女子眼睛里出现的狐疑更是多了三分,盯着第二樽冰棺说道:“号称大夏第一人,西流风!圣灵九重境的绝世强者,差一步入绝地通天境!”

    绝地通天境!

    没听过这个境界。

    但肯定是在圣灵境之上。

    但能被称为大夏第一人,足以说明此人的实力强悍。

    “可是他们好像都已经死了。”慕长安疑惑地问道,他没有从二人身上感应到任何的生机,这也就意味着二人已经死亡,但既然作为大夏第一人,拥有即将踏入绝地通天境的强者,那么为什么会死在这里呢?

    这种境界,哪怕是神兽也拿他没有办法吧?

    白衣蒙纱女子闻言陷入了沉默,迟疑了会才缓缓道:“五年前,他们曾与楚王一同进入万兽森林内部捕捉冰火双凤。”

    慕长安一愣。

    ‘咔咔咔~’

    这时,湖面再次出现冒泡,紧接着升起第三樽冰棺。

    一位灰炮老者,手持拂尘,如仙人般然脱俗,与其他二人不同的是,他依靠在冰棺上的身体并不僵硬,眼睛亦是睁开的,面带微笑地望着众人。

    “阴西老儿!”

    这一刻,这四个字从慕长安的内心深处自动浮现,下意识地就说了出来。

    “是的,他便是阴西道人。”白衣蒙纱女子点点头,面色负责的看着第三樽冰棺里面的阴西道人。

    这一路上给他们制造出几次障碍的阴西老儿。

    在神兽领域内无处不在的阴西道人。

    在这一刻终于出现。

    晶雕冰凤。

    三尊冰棺。

    屹立在这湖面中央。

    一股阴冷至极的气息缓缓飘动,游荡在这冰宫之内。

    冷至极,寒至心。

    “楚招,你终究还是进来了。”阴西道人扫射了一遍所有人,最终将目光放在楚王身上,一步踏出,赤足踩在碧波荡漾的湖面上,虽然说着话,有着表情,可语气里却没有一点感情。

    “他,是不是也死了。”慕长安不自然地走到白衣蒙纱女子身后,悄声地问道。

    “是的,五年前他中了楚王的寂灭手,神魂破碎,死于万兽森林内部。”白衣蒙纱女子似乎对这些事情很清楚,如是解释道。

    “可是……”慕长安看了一眼阴西道人,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人都好好的在这里,怎么又说是死了呢?

    “是冰凤起死术。”白衣蒙纱女子双眼微眯,解释道:“阴西道人临死前剥离了火凤的涅槃领域,将神魂铸于领域内,获得涅槃不灭术,保证神魂不灭。而冰凤又有冰凤起死术,与涅槃不灭术结合,达到起死回生。”

    “也就是说他现在复生了?”慕长安一脸震惊,这方世界竟然还有如此强大的神通?还能让人死而复生?

    我滴个乖乖。

    玄幻啊?

    “虽有点出入,但亦不远以。”白衣蒙纱女子并没有明说,而是云里雾里说了这么一句便不再说话。

    而此时那边楚王则也开始和阴西道人说上了话。

    “阴西老儿,本王来,你怕了?”楚王并不惧阴西道人,一人独自踏湖面,与之相隔五十米,踏湖而望。

    其他人则很自然地走到楚王后面的6地上,看着湖面上的楚王和阴西道人,每个人的脸色都十分沉重。

    看到慕长安莫名其妙,这群人一意孤行往里面冲,难道不应该早已洞悉这里的一切,做好准备了才对嘛?为什么要摆出这么一副难看的表情?

    怪害怕的。

    “楚招,怕的人是你吧?你看湖里的你,不静,心乱了。”阴西道人乐呵呵,瞥了一眼楚王湖面的倒影,湖面微微颤抖,楚王的影子也跟着颤抖。而反观阴西道人自己的倒影,却纹丝不动。

    “死人而已,本王何惧?”楚王微微一咧,‘咔咔咔~’整个湖面直接开始结冻,片刻后又恢复成冰晶湖面。

    “你把西流风与灵柩永封是何意?糟践死人嘛?”楚王看了一眼阴西道人身后的两樽冰棺,面露不悦地质问道。

    “呵呵。”阴西道人阴冷一撇,意味深长的说道:“可不是老道要永封他们,这是他们自己要求的。”

    “死人如何要求?”楚王质问。

    阴西道人不答,转身走向冰棺,行至灵柩冰棺处,单手抚摸冰棺,喃喃道:“不如让灵柩说与你听,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