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行舟万界 > 第405章 透露
    一望无际的碧蓝大海之上,一支庞大的舰队乘风破浪,沿着大陆边缘缓缓南下,向着齐鲁之地而去。

    船队旗舰的甲板之上,云涯靠在船舷之上,惬意的享受着迎面吹来的凉爽海风。甲板上并没有多少人,只有一些偶尔经过的船员。

    穿过落月峡谷之后,他和外界的联系便恢复了。来自桑海,齐鲁的消息源源不断地传了过来。

    一个月之内,韩信原本的四十万,再加上从倚天世界前后调集来的三十万,共七十万大军对王离麾下的四十万秦军发起了猛攻。七十万大军,直接将原本防卫森严的秦军打了个落花流水。尤其是在失去了王离这个统兵大将之后,秦军更是没有了统一的号令,短短二十几天的功夫,便被韩信秦军防线断成了三部分,一口一口的吃了下去。

    紧跟着,解决秦军之后,韩信留下了这段时间以来齐鲁新招募的二十万大军防守,然后剩余的六十多万大军兵分两路,先攻燕赵,再打魏楚。现如今,整个中原,已经完全的燃起了战火。

    但总的来说,韩信还是依旧死死的压制着秦军。缓缓地推进,不断地压缩着秦军的活动范围。与此同时,武安君二十万大军已然自关外南下,但并未进攻,只是死死的牵制着蒙恬的二十万长城军团,使得对方丝毫不敢轻动。

    一边回想着最近的情报,云涯一边欣赏着这一望无际的海洋。这个时代的海水尚未有人类大规模的涉足,还保持着最原始的风貌。便是这凉爽的海风之中,似乎都有着海的味道。

    放眼望去,海水如同一块晶莹剔透的蓝宝石一般,让人的心灵都不由得放空了许多。蔚蓝色的海水被风吹得哗哗作响,掀起一朵朵白色的浪花。向远处望去,海天一线,分不清哪是大海,哪是蓝天。脚下的甲板随着海浪一上一下地起伏。

    面对这样的美景,云涯的心情都放松了许多,充满了安详,惬意的感觉。

    渐渐地,云涯好像忘记了时间的流逝一般,只是出神的望着远处的海洋,直到一件披风披在了他的身上。

    “海面上风很大的,待一会儿就回去吧。”青璃的抱怨传入了耳中。

    云涯微微一笑,紧了一下身上的披风:“知道了。”

    青璃站在了他的身边,说道:“风景还真的挺不错的,难怪你喜欢这里。”欣赏了一会儿美景,她却突然伸出了一根手指,轻轻地抬了抬。

    下方的海水突然升起了一道旋转的水柱,脱离了海面,轻盈的飞向了她的手中。

    随着那纤纤玉指的变化,水柱很快便跟随着舞动了起来,如同橡皮泥一般渐渐地被捏出了一个人形。很快,就在云涯惊讶的眼神之中,化作了一个透明的人影。

    那是一个男子,手持长剑,衣衫随风而摆,甚至连脸上的表情也栩栩如生。

    从数十米高的海面之上摄取水流,准确的操控每一滴水珠,凝聚成这么一个栩栩如生的水流塑像。这份能力,若是被寻常的高手看见,定会惊呼不已。

    云涯轻轻地搂住了她的腰肢:“万川秋水,心若止水,甚至还有阴阳家的九水风起,上善若水。如此多的完全不同的功法,在你的手中轻易地便融合到了一起。青儿你的实力,真是让我越来越吃惊了呢。”

    青璃白了他一眼,回答道:“我的修为,始终是和你一样的。只是,修为并不等同于实力,我会的东西比你多罢了。你得到的,就是我会的范围。多余的,我一点儿都不会使用。而那一卷黄石天书,我看一眼就全部明白的。”

    云涯怔了一下,接过了青璃手中的水柱,想要操控。但可惜的是,尽管他的功力很深,但想要如同青璃一样操控这东西,有些不太可能呢。因为,这不仅仅是需要功力,更需要精妙的操控能力,这需要云涯去一点一点的练。

    那雕像一点点的起了变化,一分为二,像是要形成两个人一样。隐约间可以看到,那是相互依偎在一起的两个人。可是,就在快要成型的时候,这水像却突然间哗啦一声便散了开来。

    可就在这时,青璃再次一指那些水柱。飞洒的水花再次静止在了空中,如同时光倒流一样,再次凝聚在了一起,继续完成着云涯想要凝聚从效果——亲密的相依相偎的两人。

    这不是她自己和云涯,又会是什么人?

    望着那晶莹剔透的两个小人儿,云涯微微一笑,搂着她问道:“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早在天龙世界,天山之时,他便有所察觉。因为那个时候,青璃的宗师境界的突破,有些太不可思议了。后来,一次次的异状,他更是有所怀疑。但是,他并不愿意去询问她。他相信,青璃一定有着自己的理由。

    “想说就说喽。”青璃凝望了一会儿眼前的水像,嘴角轻轻一勾,一道寒气喷出,便凝结成了晶莹剔透的冰雕。望着这相依相靠的一对冰雕,青璃的眼中浮起了一些怀念的情绪:“我只是想陪你一起,剩下的什么都不去想。”

    云涯轻轻地拥住了她:“那,什么时候告诉我更多呢?”

    “到了合适的时候。”

    “那,什么时候才是合适的时候呢?”

    “这个啊,那就看我的心情了。”

    云涯无奈的一笑,他就知道,会是这么个结果。不过,他并不怎么在乎呢。只要能够将她抱在怀里,其余的,都不重要。

    轻柔的海风,温暖的阳光。此刻的二人,就仿佛这一对放在船舷之上的冰雕一般,温柔的靠在了一起。

    ……

    桑海城……

    舰队的归来,使得沉寂许久的桑海都沸腾了起来。自从下了船之后,沿途都是主动出迎的百姓。

    掀开马车的车帘看了一眼,云涯居然看到了许多跪在地上的人。在这个时代,跪礼可不是经常出现的啊。一次性竟然有这么多人,而且看他们的表情,竟然布满了泪水。

    “他们是什么人?”云涯愣了好久,好奇的开口问了出来。

    同在车内的张良回答道:“王上所见的,都是原本赵国的民众。这一次,韩信将军攻打赵国之时,赵地之民几乎是全民皆兵,开城相迎。王上要去见见他们吗?”

    云涯怔了一会儿:“不必了。现在,不是合适的……”说到这里,他却停在了那里,迟疑了很久,才问道:“对了,有代地的百姓吗?”

    “有。他们已经在等您了。”

    “子房的考虑,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周到啊。”

    张良轻叹了一声:“此次王上前往东郡发生了这么大的意外,是我等的失职。还说什么周到啊。”

    云涯一愣,饶有兴趣的问道:“子房这是在怪我,执意前往东郡,以致闹出了这么大的乱子吗?”

    “良不敢。”

    虽然嘴上说着不敢,可是张良的表情却很明显并不是这样,很明显一副就是你的锅的样子。

    云涯不由得莞尔一笑,小良子这个傲娇的性格还真是让他感到颇为有趣啊。笑了笑,云涯摇了摇头,说道:“桑海这段时间的变化我也看到了,很不错。我也可以放心了。”

    听到云涯的话,张良愣了一下,惊讶的问道:“王上这是何意?”

    什么叫放心了?聪慧的张良,已经从这个放心两字之中,听出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意味。难不成,又要整什么幺蛾子吗?

    “我这个人啊,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的。这里也一样。”

    听到云涯的话,张良本想劝告。可是一想到云涯的身份,便不由得沉默了下来。

    “这一次前往东郡,发生了不少的事情。而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们也处理的很好。无论是齐鲁之地的内政,还是韩信对外的征战。都很不错,你们已经向我证明了,有着独当一面的能力。”

    “王上……”

    “这一次回桑海,我会很快离开。你们也找不到我的,无论是这里,还是另外一个世界。因为,我又要开始我的旅途了。在我离开之前,我会让刘伯温和徐达全力配合你们的工作。”

    “良惶恐。”

    云涯看了看他,正要说什么呢。可就在这时,青璃却说道:“好了,用不着惶恐。他去其他世界玩儿了,我不还在这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