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行舟万界 > 第819章 天地一剑
    作为王权富贵的对手,乱舞狂刀不禁屏住了呼吸,双手死死地攥住了手中的大刀。

    啪嗒~~~~

    随着时间的推移,空气中压抑的气氛越发的浓重了。眼前这个人类的气息仍旧在没有极限的拔高,就好像面对着一座看不到顶的大山一般。

    这种锋利的感觉,这种让人不敢直视的感乱舞狂刀只在两个人身上感受过,云涯以及另外一位,天下第一大剑士——大剑士子羽。

    难道,这是一个堪比子羽的强者吗?之前,明明没有见过他出手的。

    汗水顺着脸颊不断地落下,打碎在脚下的石板上。乱舞狂刀只觉得手心一阵的滑腻,大量的汗水使得他紧握着刀柄的手都有些湿了。

    好强!

    乱舞狂刀心道,眼中非但没有任何害怕恐惧,反而满是兴奋。

    王权富贵抬起了头,看向了对方,沉默不言。

    王富贵之所以会变成王权富贵,还是王家的家主以及老家主努力的结果,他们请鬼谷子帮忙,又买通了黄泉族,这才唤醒了王富贵的前世王权富贵。现在两人之间的关系和白月初以及东方月初一样,只是王权富贵秉承着死人不该干扰现在的想法,不像东方月初那样频繁的出现。

    不过,如果有高手的话,他还是很愿意和对方切磋一番的。

    冥族人吗?

    王权富贵心中暗道。冥族人是陛下此次前往其他世界带回来的种族,既然能被陛下看中,那么定然有其特殊之处。

    之前其他冥族大将的战斗他也看到过,可以说够强,但还差一些。但是,接触过黄泉族的力量的王权富贵却察觉到了冥族人那特殊的灵魂力量。

    当~~~

    标志着比赛开始的钟声打断了王权富贵的回想,观众们一下就欢呼了起来。

    比赛看台之上,不知何时多出了几道身影——盖聂,卫庄,高渐离,段天涯等等用剑的高手聚在了一起,眼睛死死地盯着下方的赛场。

    突然间,乱舞狂刀双手紧握刀柄,双臂肌肉鼓胀,神色激动的吼道:“人类,老子先上了!”

    乱舞狂刀的身体仿佛化作了一道残影,瞬息间便出现在了王权富贵的斜上方,手中如同门板一样巨大的大刀在阳光下闪烁出一抹冰冷的寒光。

    王权富贵从容不迫的在地上一点,身体一跃而起,擦着刀身躲过了乱舞狂刀的攻击。

    轰~~~

    大刀轰然坠下,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紧跟着,乱舞狂刀片刻不停,单手持刀便是一个横斩。

    刀锋呼啸而过,刮起了一片尘土。

    下一刻,王权富贵的身体突然再次拔高,足尖踩在了乱舞狂刀的刀尖处。

    画面仿佛静止了一样,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喂,人类,你这样躲来躲去,可不算战斗!”乱舞狂刀一手握着刀柄,满脸不爽的冲着王权富贵喊道。

    他手中的大刀足有两米多长,尖端又站着这么一个人。可他就这么稳稳的拿着大刀,手腕根本没有一丝的颤抖,足以见乱舞狂刀腕力之可怕。

    王权富贵依旧是那副平静的表情,只是淡淡的回答道:“该出手时,自然会出手。”

    “混蛋,你这是看不起老子吗!”乱舞狂刀愤怒的喊了一声,双手握着大刀一拽。

    呲啦~~~

    下一刻,乱舞狂刀双手燃起紫色的火焰,疯狂的灌入命器之中。

    那门板一样的大刀如同吹气球一样的变大,眨眼间就成了一个庞然大物。

    乱舞狂刀疯狂的呐喊,抱着如同柱子一样的刀柄挥砍了起来。

    庞大的战刀在乱舞狂刀手中就好像没有重量一样,一次次掀起大片大片的风暴,搅动的整个赛场都是青色的风与漫天的烟尘。

    但王权富贵就偏偏如同一片暴风中的树叶,轻飘飘的随风飘舞,任凭如何的暴风凛冽,丝毫伤不到他分毫。他的脸上的表情始终平静,怀中的剑始终没有出鞘。那古井不波、淡然处之的样子吸引了不少疯狂的少女。

    “来啊,来战啊!”

    “人类,跳来跳去跟个兔子一样!”

    “你只会逃吗!人类,不要跑,和老子刚正面啊!”

    一次次的打不中,让乱舞狂刀心中有些暴躁了,忍不住狂喊了起来。如同一头发了疯的野兽,疯狂的追击着猎物。

    随着他的呼喊,命器挥舞的越来越急促了。自由变换大小的命器神鬼莫测,忽而变身四十米大刀,忽而又如同寻常战刀,变化之繁多简直让人瞠目结舌。

    看台上,几个用剑高手看到下方的战斗,纷纷摇起了头。

    “冥族的灵魂力量的确神奇,能够将武器大小随意变化,战斗之时随心所欲,变化多端,不好对付啊。”

    “呵……什么手段也得看在什么人身上。”卫庄冷笑一声,看着下方的战斗道:“战斗中磨砺出来的野兽一般的直觉,看起来的确很厉害。可遇到真正的高手,就是漏洞百出了。”

    卫庄所说的是乱舞狂刀,以他们的眼力轻易地就可以看出来,乱舞狂刀和大部分冥族人一样,招数都是纯粹的战斗磨砺出来的,根本没有经过系统的学习。

    他们出招都是从最省力,最快的角度来,根本就没有一点儿虚招。

    这样一来就造成了面对和他们同类型的敌人之时,他们还可以适应。可是一旦遇到和他们不一样,技巧性更高的敌人之时,就很容易被带节奏。就像现在,王权富贵看着只是在躲,但实际上这场战斗什么时候结束,他说了算。

    就在这时,一道粗重的声音反驳道:“哈……卫庄兄这话我可以就不同意了。这个冥族人之所以打不过那个小孩儿,只不过是经历的战斗不够多罢了。”

    卫庄斜了一下眼睛,出现在身边的是一把漆黑的大剑。厚重的大剑,方正的纹路,以及那一指粗的锁链无不表明了这把剑的身份——剑中至尊,巨阙。

    作为野兽派战斗风格的代表人物胜七听到有人这么评价乱舞狂刀,立刻就不服了,站了出来表达着自己的观点。

    卫庄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呵呵,事实胜于雄辩。”

    “哼!我可不这么……”

    嗡……

    哗啦啦……

    突然间,那插在地上的巨阙无端的震动了起来,剑身上的锁链也哗啦啦的颤动着,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一样。

    与此同时,众人手中的长剑都发出了一声声低鸣。

    盖聂卫庄等人脸色微变,停下了争辩,双眼死死地看向了赛场。

    只见王权富贵刚刚躲过了乱舞狂刀的一次攻击,整个人飞到了空中,淡漠的眼神之中浮现出了一抹波动,抱在怀中的长剑悄然出鞘寸许。

    “咦?这是……”帝辇之中,云涯感受了一下丹田中震动的倚天剑,脸上露出了极为惊讶的神色。

    赛场边缘,一个正往外面走的身披斗篷的人影看到这一幕微微一愣,低声呢喃道:“剑心吗?皇朝第二个掌握剑心的,竟然是这个小家伙。相比起来,盖聂卫庄他们居然慢了一步,真是让人惊讶。”

    看了一会儿,这人收回了目光,眼前的空间如同水面一样泛起了涟漪。那人迈步而入,步入了一个仿佛灰沉沉的世界。

    视线再次回到赛场上,混乱的刀风陡然一静,仿佛被什么东西强行压制了一般,取而代之的,则是刺骨的锋锐。

    乱舞狂刀挥动的大刀骤然停下,无论如何都砍不下去了。空气中弥漫的压抑让他有种近乎本能的直觉,他如果再动一下,那么便会人头落地。

    呲……

    突然间,他赤着的胳膊上无端的多出了一缕淡淡的血痕。

    下一刻,王权富贵的手握在了剑柄之上。弥漫的剑气登时暴乱,如同发了疯一般的释放着自己的威力。

    乱舞狂刀心中大惊失色,灵魂力量不要命一样的灌入大刀之中,不顾一切的挥砍了起来。

    刀风与剑气碰撞,引起了密集的噗噗的声音,两人周身立刻便出现了一片大大小小的透明圆环。

    “不好!!”看台上,逆天而行脸色大变,唰的一下就消失在了原地。

    “我有一剑,斩天地!!”

    长剑出鞘,暴乱的剑气受到召唤迅速聚合,璀璨的剑芒直冲霄汉,让人不敢直视。

    “命器·破极·永恒之夜!!”便在这时,逆天而行的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了乱舞狂刀身前,挥动了自己的战刀。

    轰……

    刀芒和剑气狠狠的撞击到了一起,僵持了一会儿轰然炸开,刺目的光芒笼罩整个论道峰顶,一圈一圈的冲击将山峰四周的云雾海搅动的动荡不安。

    壮观的场景让观众们瞠目结舌,纷纷以最大的呐喊来展现自己的激动。

    “哈哈哈……贵儿,干得漂亮!不过,惊扰了陛下可不好。让为师来帮你一把!”

    突然间,一阵苍老却充满豪气的笑声回荡苍穹,紧跟着,一把黑白二色,颇似一个十字的巨剑从天而降,覆压而下。

    这长剑长达百丈,横为黑,纵为白,如同世间最为笔直的两条线交织而成。除此之外再无半点的装饰,整体呈半透明,散发着包容天地的气息。细细观之,竟是一把用剑气凝聚出来的巨剑。

    “五行阴阳开天地,纵横捭阖定生息!”

    “鬼谷?!”看台上传来了一阵惊呼之声。

    紧跟着,巨剑落下,如同定海神针一般,轻易地便将二者交手的动静压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