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行舟万界 > 第747章 糟糕的局面
    听到这声音,帐内诸人齐齐一震,转身面向大帐的方向,躬身道:“参见吾皇!”

    云涯扫视了一眼帐内的人,冷冷的哼了一声,看都没有看那躺倒在地上的副将,而是将目光放在了帐内的银发少女身上。

    少女好像也没有想到一样,一手捂着嘴,晶莹的泪花止不住的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云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和青儿回到洛都的时候,香香却不在宫内。问了一下人才知道,她来了这里。于是,他便自告奋勇的来接小家伙回家。可怎么也没想到,竟然遇到了这样的一幕。

    小香香这外貌云涯一眼就看了出来,只是使用了幻术而已,本体还是她小时候的样子。可是,女儿眼中的泪水,却让他恨不得宰了说出那番话的混蛋。

    冷冷的挥了挥手,让所有人都下去之后,帐内一时间便只剩下了他,香香和田言。

    “怎么了,香儿这是不认识爹爹了吗?”

    温暖的话一下子击碎了香香脆弱的心防,叫了一声爹爹,便扑入了云涯的怀中,失声恸哭了起来。

    她怎么可能不在乎那朱玉珏的话,她怎么可能不知道皇朝内部有些人背地里是怎么说她的?只是在这之前,她一直刻意回避罢了。

    但不想今日,竟然被人当面挑了出来。香香一时间心都快疼碎了,但却没有办法出手杀了对方。

    这些日子,真正的帮父皇稳定朝局,她才知道平日里看起来轻描淡写的父亲,到底承受着怎样的压力。随便的一笔下去,都关乎着千千万万的生灵的生死。

    所以,深知此中艰难的她,哪怕愤怒到了极点,也不能真的出手杀了对方。因为,她害怕,害怕有人因此而诟病云涯。

    云涯心疼的搂着女儿颤抖的娇小的身体,轻抚着她亮丽的银发:“爹爹不是说了吗,让你别管这些事情,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小家伙只是哭着,似乎要将受的委屈一次全哭出来。

    田言轻叹一声,回答道:“皇兄,小香香,真的很懂事。两年前,若不是她,妖盟和朝廷几乎就要决裂了。”

    云涯怔了一下,寒声道:“怎么回事?”

    “是有人偷猎灵智初开的妖怪,用来炼制法宝,结果惹恼了妖盟。但是,这件事皇朝却实在是不好出面。”

    “为什么?”

    田言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神情:“这个……道宫也是既得利益者。”

    云涯脸色一下子变了:“你说什么?”

    田言懊恼的说道:“那人手段很厉害,买通了道宫日常采买的万象殿的主管,将这批妖怪尸体通过那位主管送入了道宫之中,将整个道宫都给拉下了水。”

    “是谁!!”云涯心中暴怒,可也明白,能够做通道宫的关系,恐怕这事儿绝对小不了。

    “三军都督府元帅朱元璋。”

    云涯冷哼一声,看了一眼自己怀中啜泣不已的小香香,沉默了一会儿问道:“香儿怎么处理的?”

    “杀!”

    简单的一个字,云涯可以想象得到,那将是怎样的一场腥风血雨。

    “除了首犯朱元璋暂时羁押之外,护国法师,道宫宫主张真人,三军都督府大都督徐达,引咎辞职,目前由荀夫子以及常遇春将军暂代。农家前任侠魁朱家自觉无颜面对妖盟,已经自尽。因为负责此事的,是农家的蚩尤堂堂主田虎。其他有所牵连的人,一律斩杀。大小文武百官足足五百余人,杀了个血流成河,才算平息了妖盟的怒火。

    经此一事,道宫声名大损,和妖盟的关系降到了冰点。而农家,更是在诸子百家之中地位一落千丈。现如今,妖盟和皇朝官方的关系也不算太亲密。他们一直在等皇兄你的回复。”

    云涯心疼的看着香香。虽然这小家伙是妖兽出身,但心底极其善良。上一次因为战斗波及了涂山,一直就心怀愧疚。如今一次斩杀如此多的人,其中还有很多她熟悉的人,心里又岂会好受?

    更何况,作为亲自下令斩杀的香香,绝对会受到不少朝臣的责难。哪怕不是明面上的,背地里的闲话绝对不少。

    良久,云涯叹了口气:“阿言,那你呢?”

    田言脸上露出了苦涩的表情:“退出朝堂,暂时管理农家。”

    这就说得通了,难怪朝堂上主事的会是香香,而不是田言。要知道按地位来说,田言还在香香之上。

    摇了摇头,云涯都能想明白,今天的事情,绝对是当初那件事的后续延伸了。因为,那个朱玉珏好像和朱元璋还有些亲戚关系。

    “香儿,辛苦你了。”

    香香抬起了头,泪眼朦胧的问道:“他们说,我只是你捡来的野狐狸,仗着有几分姿色魅惑君王。你有这么想过吗?”

    这一个“你”的称呼,让云涯大为痛心,恨不得将那些乱嚼舌根子的全给杀了。

    他极力的扯出了一个微笑,轻轻地捏了捏香香的鼻子:“香香永远都是爹爹最疼爱的女儿,我也永远是香儿的爹爹。

    还记得当年的那个动不动就咬我胳膊、还那么贪吃、动不动就想和我讲条件的小毛团子吗?在爹爹眼里,香儿不管变成什么样,漂亮也好,丑也好,一直都没有变。”

    小丫头呆呆的看着他,眼前仿佛又看见了那个将她从雪地中捡起来提溜在手中,明明气的直嘬牙花子,却始终下不去手的面孔。

    突然,小丫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再次抱紧了云涯:“爹爹,是香香不好,不该怀疑爹爹!”

    云涯心里松了口气,指尖运起一分灵力,轻轻地点在了小丫头的昏睡穴上。

    不一会儿,小丫头便睡在了他的怀中。

    将小丫头一个公主抱,抱在怀里之后,看了眼她脸上那残留的泪水,云涯的脸色立刻就冷了下来:“阿言,这几天你辛苦一下,把事情的前后经过给我整理出来。”

    “皇兄,香香为了这件事,已经付出很多了。她小心翼翼的维持着皇朝和妖盟之间的平衡,才有了现在稳定的局面,还请皇兄不要因为一时之怒,毁了她苦心维持的局面。”

    云涯愣了一下,再次看了一会儿小丫头沉睡的脸庞,沉默了很久,说道:“这事我自有分寸。把事情的经过整理出来,送到我这里来。至少,我要知道香儿到底做了什么。”

    ……

    洛都,抱着小丫头的云涯跨出了传送门,来到了和青璃约定好的菁华园中。

    青璃正在招待雪帝和冰帝两人,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因此,当看到他抱着香香出来的时候,愣了一下,立刻就站了起来。

    她快步走到了云涯跟前,一眼就看到了小丫头脸上残留的泪痕,柳眉一竖:“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否则,你就给我睡书房去吧!”

    云涯还能说什么?苦笑一声,将事情的经过讲了出来。

    “我现在有些理解,你当初建议我不要立什么国的良苦用心了。这些事情,真的很麻烦啊。”

    青璃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怀中的女儿,说道:“后悔已经没有办法了。这种事情,真的不怎么好解决。不过,我能给你提醒的,只是你当初说过的话。”

    “话?什么话?”

    “你当初和雅雅说过的,你会将一碗水端平。一个国公,一个护国法师,农家的侠魁,皇朝上上下下,七品之上文武百官五百多人,真的不够平息妖盟的怒火吗?恐怕不见得吧。在我看来,妖盟现在只是在等你的一个态度。”

    云涯皱着眉头沉思着,他怎么也没想到,一回来竟然会遇到这么大的事情。

    “对了,也许,这件事还有一个原因。”青璃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提醒道:“你别忘了,龙湾虽然和妖盟隐有不合,但毕竟是妖盟的一员。你当初下令屠戮龙湾,妖盟内部未必没有不合的声音。也许,他们也在趁此机会看你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毕竟,龙湾在妖盟之中的战力,可是仅次于傲来国的。”

    “也许,我当时是有些失算了。不过,就像香香说的,她不会后悔,我更不会后悔!”

    “我也没说你错。更何况,你哪怕是错的,也必须是对的。”

    云涯苦笑着摇了摇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他真是佩服那些说出这句话的人,事情要真是这么简单就好了。当然了,他要是真想当一个昏君,那这句话的确是真理。但是,他不能啊。

    一旁的雪帝和冰帝倒并没有关心这些,她们初来乍到,什么都不知道,还是少说为妙。让两人感兴趣的,是那躺在青璃怀中的小女孩儿。

    从这小女孩儿身上,两人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这股气息不是别的,正是青璃曾经当着她们的面儿使出来的苍白冰焰。

    这让她们败北的能力,两人怎么可能记不住?如今看到正主,她们一下就认了出来。而且,如果没有感觉错,眼前这个小姑娘,也不是人类。

    就在这时,一道着急的声音在菁华园门口响了起来。

    “四位姐姐,求求你们通报一下陛下和娘娘,让我见一见公主殿下吧。她走的时候,连最喜欢的甜筒都没带啊!”

    这个声音是?

    云涯微微一愣,开口道:“是阿雪吗?梅剑,让她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