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行舟万界 > 第176章 欲擒故纵【3/5】
    就在外界议论纷纷,这到底是谁的时候,皇宫内却上演着一场“久别的重逢”。不顾曹正淳的反对,将所有人都赶了出去之后,这殿内便只剩下了朱厚照和云涯两人。

    这才刚刚坐下来,问候了两句,朱厚照便大笑着说道:“哈哈哈,一别十三载,老师依旧面貌恍如少年,真是让朕好生羡慕啊。”

    云涯淡淡一笑:“怎么,陛下心中羡慕吗?若是我没有记错,当年我好像教给陛下过吧。”

    他的记忆之中,可是教给了这个小皇帝不少的好东西呢。可是,这小皇帝权谋之术学了不少,可武功就没有多少了。反而还不如另外一个人。

    没了别人,云涯也没有了那么多的顾忌,也放下了许多不必要的谦虚。而朱厚照好像也丝毫不以为意,反而很是高兴。

    “哎~~~老师是教了不错,可朕还没来得及学呢,就被父皇给收走了啊。”

    “哈哈哈~~~~那倒怪不得我了。”

    朱厚照也没有在意,摇了摇头转而问道:“对了,老师此次回京,是为了什么啊?”

    云涯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这一次来京城,乃是事出有因。可入京一趟,想着十几年没见了,便来看看陛下。再者,我有事需要进天下第一庄,可那天下第一庄并非我一介草民可以进去的。所以,这便来求陛下帮忙了。”

    “天下第一庄?”朱厚照皱了皱眉,不解的问道:“老师进天下第一庄做什么?”

    天下第一庄乃是全国首富,号称富比石崇的万三千万大官人出资成立的地方。而庄主,便是玄字第一号密探上官海棠。所以,这天下第一庄和护龙山庄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没办法啊,你那师娘突然间跑到了京城,非得搞一个什么天下第一名士的称号。这不,就跑到京城来了。所以我这一次来京城,就是找你师娘来了。剩下的,不想管,也没功夫管。”

    朱厚照一听,脸色微微一变,苦笑着道:“看起来,老师是不打算帮我了?”

    云涯挑了下眉毛,他怎么可能就这么就走?只是欲擒故纵罢了。他相信,眼前这个看似荒唐,实则聪明的皇帝会给他留下来的机会的。只不过,他现在可不能冒然露头。两虎相争,突然被人插一手,可是会被这两头老虎合力干掉的。介入朝政,那就是死路一条。所以,目前背靠皇帝,猥琐发育,等到合适了再出来冒头才是正理。这便是刘伯温给他的意见。

    “老师啊,您这次要是不帮我,学生可就真的只能做一个傀儡了。”

    云涯两手一摊,摆出了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道:“这个啊,我一山野草民,这种家国大事可不是我能擅自插手的。”

    “老师,您……”

    “唉~~~”云涯摆了摆手:“陛下还是帮我进入天下第一庄吧。要不然,你那师娘玩儿疯了,我可就惨了。”

    朱厚照思索了一会儿,只能无奈的点头。

    但此时已经是晚上了,宫门也已落锁。所以,有什么事儿也只能等到明日白天再说了。

    ……

    送走云涯之后,朱厚照并未直接休息,而是让人安排,前往了太后的慈宁宫。

    本来已经安寝的太后听到侍女的话,便起了身,一脸疑惑的自语道:“皇儿深夜来访,到底为了什么啊?”

    很快,皇帝便走入了这慈宁宫。行完礼便急不可耐的说道:“深夜打扰母后休息,儿臣实在罪该万死。但事发紧急,儿臣不得不如此,还望母后帮帮儿臣,给儿臣出个主意。”

    “皇儿啊,你这是怎么了?”太后一脸惊讶的问道。

    “母后,云师回京了。”

    “云师?哪个云师?”太后并不知道皇帝今天出迎的事情,也没人将这种事告诉太后,所以到现在她还是一无所知。

    朱厚照一脸着急的说道:“还能有哪个云师,便是儿臣以前的师傅,云涯云师啊。”

    太后仍旧一时间没有想起来,可不一会儿脸上便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可是那个被你父皇贬绌的兵部尚书,云涯?”

    “正是云师。”

    “他回来做什么?他不是被你父皇贬为庶民了吗?”

    “哎……”朱厚照长叹一声,道:“母后有所不知啊,当年的贬谪其实是有内情的。”

    “内情?”太后惊讶的看向了皇帝。

    “事实上,当年儿臣年幼,父皇当年不仅仅扶持了皇叔,让皇叔成立护龙山庄,以制衡东厂,还想要扶持一人,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

    太后皱了皱眉,思索了一会儿:“是那云尚书?”

    “不错。”朱厚照点了点头:“当年的贬谪,不过是父皇欲图欲擒故纵之策罢了。是想要他来贬黜老师,然后交由儿臣重新提拔,请老师入主内阁。”

    “那后来怎么会……”

    朱厚照苦笑了一声,坐了下来:“老师何等聪明,又如何不会看穿父皇的意思?更何况,老师本就是心高气傲之人,怎么会受此摆布?更是趁着这贬谪的功夫,摆脱了跟随的探子,一消失便是十三年。”

    说到这里,朱厚照捏紧了拳头,满脸愠怒的道:“这些年,若有老师相助,朝局何至于会变成这个样子啊!朕又何必如此的忍气吞声!”

    看着一脸愤怒的皇帝,太后沉吟了一会儿问道:“这……这朝中之事,哀家也不甚明白。可皇儿啊,哀家问你一句,那云尚书,当真如此重要?”

    朱厚照点了点头,满脸憋闷的道:“这些年来,曹正淳和皇叔两人相互争斗不休,搅得整个天下都是动荡不安。朝中只有傅铁成几个老人苦苦支撑。满朝上下,只知曹都督,只知铁胆神侯,一个个面上说对朕忠心耿耿,可真正为朕着想的又有几人?

    所以,这一次,老师必须留下来。否则,朕也就只能窝在皇宫之中,荒废嬉戏,做一个无道昏君了。“

    太后眉头不由得紧皱了起来,面色沉重地点了点头:“那云尚书的意思呢?”

    朱厚照闻言,便将云涯的说辞说了出来。

    “找妻子?”太后一脸古怪的问了出来。

    “是啊。老师说,我那师娘跑到天下第一庄了,这是出来找师娘来了。”说起来,朱厚照也是一脸的无奈。讲真的,他还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师娘了。而且看起来,这个师娘的脾气还真是古怪啊。

    “这……这样吧,皇儿啊,你先答应云尚书,此事暂且不能着急。你也不能强行将他留下来。”

    “那母后的意思呢?”

    “皇儿,你可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你可别忘了,有些事你不方便说,可有个人不一样啊。当年,跟随云尚书学习的,可不仅仅是你一个人啊。”

    朱厚照愣了一下,眼睛中渐渐地露出了一些亮光。只见他脸上很快便露出了欣喜的表情,兴奋地说道:“儿臣明白了,多谢母后提点!”

    “皇儿莫要着急。由云罗出面,只是其一。等云尚书寻回他那妻子之后,你宣他二人来慈宁宫一趟,哀家亲自来劝一劝。想必,云尚书还是会给哀家这个面子的。”

    “儿臣明白了,多谢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