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行舟万界 > 第149章 “仙子”的蜕变
    天山,缥缈峰入山口……

    从回忆中清醒过来的王语嫣看着那搭在自己脖子上的长剑,说道:“劳烦几位禀报,逍遥派掌门王语嫣,求见两位师叔,以及太师伯。”

    何慕柳愣了一下,惊愕的问道:“逍遥派掌门?你说的师叔,太师伯是什么人?”

    虽然童姥从未向她们提起过自己的来历,可是几个月前,灵鹫宫九天九部昊天部跟随童姥,以及少尊主,小姐前往擂鼓山却不是什么秘密。所以,她们也能猜个大概。

    因此,何慕柳不由得放松了一些警惕,但还是询问了一句。

    “太师伯号天山童姥,两位师叔乃是她老人家弟子,一位名叫云涯,一位名叫青璃。”

    何慕柳和身后的姐妹们惊讶的相互看了看,没有说错。

    她犹豫了一下,说道:“不知,姑娘可有何凭证?近几日宫内发生了些大事,不便迎客。还望姑娘给个身份凭证,我好禀报一番。”

    王语嫣愣了一下,为难的看了一眼背上几近昏迷的段誉。

    何慕柳一看,连忙招呼姐妹们将段誉接了下来。这一看,简直是心惊到了极点:对方那裸露在外的剑伤竟然已经泛白,散发着一股股的恶臭。

    天呐,这种程度的伤,竟然还没死吗?

    王语嫣这才腾出手来,将手上的七宝指环摘了下来,递给了对方:“凭借此物,应该能证明我的身份。”

    何慕柳让身后的一个姐妹将这戒指送上了峰顶,然后看了看段誉,回头喊道:“谁身上有疗伤药,赶紧拿出来。”

    王语嫣眼神微微一动,轻声道:“谢谢。”

    ……

    宫中,正在教导青璃不老长春功的云涯突然间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他微微一愣,抬起了头。

    下一刻,房门突然间被人撞了开来。

    “少尊主,少尊主,不好了,不好了!”

    余婆婆一脸慌乱的冲了进来,口中还不断地胡喊道。

    云涯愣了一下,正想询问,可却一眼便看到了对方手上拿着的那枚七宝指环。

    顿时,他脸色大变。

    ……

    入山口……

    王语嫣将段誉搂在了怀中,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就这么沉默的望着远方的雪山。

    简单的治疗,相对于他那满身的伤,却是只能起到一点点的疗效。可药粉敷在伤口上,哪怕是溃烂的山口上,那种痛苦,依旧让段誉有些难以忍受。

    王语嫣便点了他的昏睡穴,抱着他坐在了路边的岩石上。这一路上,她完好无损,只是有些累。可段誉……这种情况,已经不需要多说了。

    突然间,身后的山路传来了一片骚乱的声音。王语嫣回头一望,身后却多出了两道人影来。

    “师叔。”

    云涯满脸阴沉的盯着这两人,一语不发。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能让王语嫣一个柔美温婉的江南女子变成如今的冰山美人,其中的变故,绝对超出他的想象。

    而二人,尤其是段誉那凄惨的模样,更是让他有种预感——和慕容复脱不了干系。

    “师叔,语嫣并非故意离开擂鼓山,实在是迫不得已。还请师叔降罪!”

    云涯闭着眼睛深吸了几口气,说道:“余婆婆,将他们两个带上山,好生安置。有什么话,回宫再说!”

    话音一落,身后便有两个抬着担架的弟子跑了出来,从王语嫣怀中接过了段誉,将他放了上去。

    ……

    上山期间,王语嫣的眼睛一直停留在段誉身上,哪怕是云涯询问,也是心不在焉的。

    走在前面的云涯看了一眼时不时回头的王语嫣:“好了,别看了。那小子内力深厚,还死不了。”

    王语嫣怔了一下,这才收回了视线。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这一次,王语嫣没有犹豫,缓缓的将事情的经过叙述了出来。

    陡峭的山路间,擂鼓山的种种仿佛一幕幕的展现在了众人的眼前。王语嫣心境的转变,慕容复的狠辣无情,苏星河的拼死拖敌,函谷八友的凄惨死状……

    听着王语嫣的诉说,云涯的脸色简直是阴沉的可怕,森冷的道:“好好好,慕容家,慕容家!!好本事,当真是好本事!”

    他临走的时候给慕容复挖了个坑,可万万料不到,此子竟然心狠手辣到如此的地步。为了一部武功秘籍,竟然敢向王语嫣他们下手。

    一时间,云涯简直是气的浑身发抖,恨不得将对方活撕了。

    一旁的青璃无奈的摇了下头,抓住了他的手,淡淡地说道:“既然生气,灭了也就是了。气坏了身子怎么办?”

    云涯深吸了两口气,暂时压制了一下心中的怒火,问道:“后来呢?”

    相比于怒火冲天的云涯,王语嫣却显得很是平静,死一般的平静。但这平静之下,隐藏的,却是冲天的杀意。有一句话说得好,别惹老实人。像王语嫣这样的老实人,真的发起怒来,那慕容家想必也讨不了好处了。

    听到云涯的问话,王语嫣缓缓的说道:“后来?后来,段公子抱着我趁着夜色冲下了山。我们在山下小城中遇到了薛慕华和他的两个师弟,一路边逃薛神医一边给我解毒。期间,慕容复一直在追杀我们,段郎也因为保护我受了很深的伤。

    一路追追逃逃,薛神医的两个师弟也因为掩护我们,丢了性命,惨死在慕容复的手下。终于,没日没夜的逃了七天之后,我们逃不动了,逃到了黄河边上。

    在那里,薛神医和重伤的段公子拼着残躯,为我争取了最后一点时间。我解开了毒素。

    本来,我能和慕容复拼个两败俱伤。可是,包不同和风波恶来了。包不同挟持了薛神医,风波恶挟持了段公子,二人逼我就范。

    最后,薛神医自尽。而风波恶,却因为不忍,又或许是愧疚吧,被我抓到了机会,将段公子救了下来。”

    王语嫣说的平静,眼中没有一点的泪水,但是双眸中的哀伤,以及冲天的恨意却一点儿都不少。

    “你们怎么逃掉的?”

    王语嫣怔了一下,停下了脚步,仰头望着天空:“我抱着段公子跳下了滚滚黄河。当浑浊的河水将我二人淹没的时候,我便想着,就这样听天由命吧。若是死了,便和他一同死在这里。若是天见可怜,让我得以侥幸存活……”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我要让慕容家,寸草不留!!!他给我的折磨,我要百倍,千倍,万倍的还给他!”凄厉的嘶吼,蕴含着滔天的恨意。

    很难想象,到底是怎样的仇恨,才能将一个冰清玉洁的姑娘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爱之深,恨之深。当自己深爱的人伤害自己的时候,身边一个一个关心自己,照料自己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在自己面前遭难的时候,这份爱衍生出来的仇恨,也许连天地都无法承受吧。

    发泄了一通,王语嫣却又跪在了布满碎石的山路上:“还请师叔帮我。留在擂鼓山的北冥神功,逍遥派典籍一定全被慕容复得到了。以慕容复的资质,下一次见面,语嫣不是他的对手。是以,语嫣厚颜,还请师叔相助!”

    云涯沉默了一下,问道:“你是想自己报仇,还是想让我出手?”

    “自己报仇。”

    云涯点了点头:“我明白了。跟我来吧,你放心,段誉那小子身上的伤势没有事情,以灵鹫宫的手段,过几天一定还你一个健健康康的情郎。”

    说着,云涯便转身又迈开了步伐。

    王语嫣一愣,向着他的背影叩了下头,然后起身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