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行舟万界 > 第588章 涂山遇袭
    涂山之外,一座巍峨雄伟的山峰……

    一道妖力光芒闪过,那高达数百米的山头竟然被人徒手举了起来。那是一个身穿西装,戴着一副墨镜,浑身肌肉鼓的壮年男子。一手上举,仿佛手中举着的不是山峰,而是一块泡沫一样。

    “哈……”

    突然间,那人爆吼一声,腰部发力,猛然向前一掷。那庞大的山头,竟然被他整个扔了出去。而下坠的方向赫然是涂山!!

    山头迅速的坠下,庞大的山体压迫的空气都是一阵的爆响,轰然砸下。

    ……

    已经和宝贝闺女出了涂山的云涯站在水面之上,望了一眼头顶那一掠而过的山峰,脸上露出了一丝厌恶。

    “这就是黑狐吗?果然是让人讨厌的气息啊。”云涯皱着眉头说道。

    北山妖帝毁灭天君,被黑狐蛊惑的一个傻蛋。如今,被人哐来进攻涂山,而那些山峰,就是他扔出来的。更重要的是那山头上还潜藏着的一个个让云涯分外讨厌的——黑狐!

    云涯的身边,一道空灵的声音响了起来:“的确是很讨厌的东西。看来,一定是那妖妇没跑了。这帮胆大包天的渣滓,竟然敢来涂山捣乱!”

    这种声音,只能是涂山之王,九尾天狐涂山雅雅了。而现在的雅雅,却已经褪下了原本的红色衣衫,换上了一身蓝色的长裙。在这个涂山被攻击的时刻,身为涂山最强者的她,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云涯看了一眼头顶的天空,和自家闺女乘着她弄出来的一座冰舟沿着河流顺流而下:“北山妖帝怎么办?他只是被那些黑狐利用了。反正,我对这家伙没什么好感。”

    虽说北山妖帝是被骗来的,可毕竟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这些人命,需要有人来负责。

    涂山雅雅眉头皱的紧紧的,似乎一时间很难下决定。

    妖盟之中,以涂山为首,而剩下的却也并非泛泛之辈。尤其是北山,南国,西西域,更是妖盟的四大国度。而北山妖帝石宽,便是北山之主。一身实力强横之极,妖盟内更是罕有敌手。确切的说,四大妖王,就是整个妖盟中擎天之柱一般的存在,任何一个出了什么事情,对妖盟来说绝对是没有任何好处。

    思衬了一会儿,涂山雅雅冷哼了一声:“杀是杀不得的。但是,不可能就这么轻易地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云涯轻笑一声:“雅雅你自己做决定就好,反正这是你们妖盟内部的事情。”

    “妖盟,人类……你倒还真是随意,当初的一气道盟,如果能够看得如此开,那么姐姐和那个臭道士又怎么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涂山雅雅冷冷地说道,绝美的脸上不自然的带上了一些杀气。

    云涯好像没有察觉到她的杀气一样,平静的回答道:“这个啊,眼界不同,看到的东西自然不同罢了。自以为人是万物之灵的想法,又是何其的愚蠢。实际上,人与妖,妖与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恩恩,就是就是。雅雅姐,本公主……”

    香香话还没说完呢,云涯却突然停了下来,深邃的目光仿佛穿越了山水的阻隔,看向了遥远的天尽头。过不一会儿,他双手并做剑指,口中默念起了繁复的咒文。

    嗡……

    一道微不可查的灵力波动从他身上散发了出去,脚下的湖面,渐渐地以云涯为中心,出现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涂山雅雅微微一愣:“灵气搜索?”

    这和她的妖气搜索原理上基本上是一样的,只不过,一种是使用妖怪自身的妖力,而另一种使用的是弥漫在天地之间的灵力。

    但是,相比起来,灵气搜索更加的难以发现。因为,这是调用的天地间的灵气,更加的温和,隐蔽。

    “那只妖妇很擅长隐蔽气息的禁制,想要用这种方法发现她,难度非常大!”

    云涯放下了手上的印诀,睁开了眼睛:“我没说用这种办法来找那只妖妇啊。只是,找一下帮手而已。”

    “帮手?”涂山雅雅微微皱眉。难道,是之前他说的那些人吗?

    就在这时,天际间突然间出现了一道晦涩难明的气息,出现在了视线的尽头。几乎是在眨眼之间,一个驾驭着一把古剑的仙风道骨的道袍老者便落在了他们面前的江面上。

    这种速度?!涂山雅雅双目一缩,这道士,什么时候躲在他们附近的?

    “无量天尊,老道参见陛下!”

    云涯淡淡一笑,还了个半礼:“许久未见,老师的修为越发深不可测了啊。”

    “张爷爷!”香香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个笑容,竟然主动跑了过去,张开手一副求抱抱的样子。

    张三丰哈哈一笑,取笑道:“小殿下,多日未见,没少闯祸吧?”

    香香小脸一红,拽着张三丰的袖子撒娇道:“哪儿有啊,人家可乖了。不信的话,张爷爷你问问父皇啊。”

    “雅雅小姐,这位是我的老师,护国法师张三丰张真人。此行特地来相助我们,找寻那只妖狐的踪迹。”“老师,这位是妖盟之主,涂山之王涂山雅雅。”

    云涯向两人相互介绍了一下,便询问起了张三丰寻找的怎么样了。

    “陛下,已经找到那只妖狐的踪迹了。距离此地并不怎么远,只是……那妖狐的禁制,果然非同小可。老道并没有妄加擅动。”

    “哦?”涂山雅雅惊奇的看向了张三丰,赞叹道:“真人果然好手段,雅雅佩服。”

    张三丰和煦的一笑,谦虚了一下。

    云涯看着远处的一座山峰,冷笑一声说道:“那好吧,既然找到了,那么我们便事不宜迟,马上出发吧。按照计划进行,雅雅你打头阵,想办法缠住对方。我和香香随时准备出手帮你,找机会重伤,或者直接干掉那只黑狐狸。老师负责掠阵,一旦那妖妇眼睛出现眼泪的模样,立刻阻止她!如果真的无法抹除对方,那么,想办法在她身上留下追踪的方法。这一点,老师您来负责,没问题吧?”

    这是最后的办法了,反正不管怎样,这一次一定要彻底的打垮黑狐这一颗盘附在圈内世界的毒瘤!

    张三丰捻着胡须沉吟了一阵,手持拂尘的手在面前的虚空快速的挥动了起来,不一会儿便画出了一道不断运转的太极图。

    “敕!”

    顷刻间,那太极图便化作了一道印痕,出现在了张三丰的手心之中。

    “时间太短,来不及提前准备,想要留下永久的痕迹倒是有些麻烦。但是维持一两个月的话,应该没有问题。将这道印记打入那妖狐体内,会直接作用于她的灵魂之上,留下一道难以抹除的气息。除非,那妖狐舍得伤害自己的灵魂。”

    一边说着,张三丰一边又画出了三道印记,附在了云涯,香香,以及涂山雅雅三人的手上。

    涂山雅雅感受了一下手心那道一闪一闪如同呼吸一般的符文,冷冷一笑:“呵……如果那样的话,那个妖妇,也不值得我们如此兴师动众了。”

    当下,四人便再次飞上了天空,直奔远处那座山头而去。

    ……

    就在云涯他们前往那一座山峰的时候,涂山大剧院……

    随着一阵浓浓的黑雾,安排这一幕戏的主角终于登场了——一个手持折扇的狐耳小白脸。他这一出现,王家的几个人脸上便出现了一副要欲要昏迷的样子。

    而和涂山容容坐在一排的青璃,以及她们后面的三人,则是也向容容打了个手势,便陷入了昏迷。

    涂山容容用一道细不可查的无奈的表情看了一眼倒在自己身上的青璃,忍不住用自己的手在台上那人看不见的角度掐了一下青璃。

    而青璃的身体轻轻地抖了一下,一道细微的声音传入了容容的耳中:“死妮子,敢这么偷袭姐姐,你完蛋了!”

    涂山容容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这种趁人之危的感觉,很不错呢。

    好吧,该开始干正事儿了。好久不见了,我的“好弟弟”,涂山美美!这一次,你来的,可不是时候呢。一不小心,连命都无法留下了啊。

    涂山容容心中轻念一句,紧闭的眼帘之中露出了一道冰冷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