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行舟万界 > 第526章 五年,兽神之死
    那一日之后,碧瑶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师兄云涯了,随他一起失踪的,还有他的爱人,雪仙子苏青璃,以及六尾,三尾,还有那个小香香。

    他们不告而别之后,鬼王得知此事大怒不已,但哪怕穷究鬼王宗之力,也找不到他们的踪迹。整个天下无论正魔,俱都得不到他们的消息。

    不过,好在还有一个张小凡加入鬼王宗,到也算是让鬼王还算有一点儿安慰。

    时至今日,他们消失已经有整整五年的时间了,血公子的名头,依旧落在了他的头上,与毒公子秦无炎,妙公子金瓶儿两人并列魔教三公子。

    不过,三人却比起另外一人,却都有不及——碧瑶。因为,在临走之前,她获得了云涯临走时的礼物,他手中全部的四卷天书。可是碧瑶始终谨记云涯的交代,天书不可泄露。

    得益于天书的威力,碧瑶成为了继云涯之后,最耀眼的魔道天骄。但可惜的是,她却从不出手,只是在张小凡有危险时出手相救过两次,但那仅仅两次,一举将数百魔道高手拉入幻境的合欢铃却让魔门中所有的人大惊失色。哪怕是合欢派的掌门三妙仙子,都不得不承认自己不如这位新晋魔公子。

    狐岐山,一位少女静静地坐在窗前,看着手中记载着风闻趣事的书籍,轻叹了一口气:“正邪之辩,不在其他,全在人心。时至今日,我才品出这句话的个中三味。小凡啊小凡,你又什么时候才能明白这个道理呢?我是真想学学云哥哥和苏姐姐,不理这些俗事……”

    说到这里,她又叹了口气。那鬼先生明明心怀鬼胎,可爹爹始终不相信,还以自己和张小凡的婚期为条件,不断地逼着张小凡去做一些自己不愿意的事情。可张小凡那个愣种,真的以为自己在意那个无足轻重的礼仪吗?

    云哥哥,不知道你又在哪里呢?

    ……

    这里是地处西方死亡沼泽的一处寻常的山谷。死亡沼泽遍布沼泽毒瘴,巨兽毒虫数不胜数,再加上此地特有的毒瘴,哪怕是中原之中的修道人士,也几乎不怎么愿意来这里,因此被人称为死亡沼泽。

    然而,在这死亡沼泽的某处,却有着一个让人意想不到,与外界迥然不同,风景秀丽的山谷。山谷的四周,有着一阵阵轻薄迥异于外界的白雾,这些雾气凝而不散,透着一些玄奥的气息。

    显然,这是人为布置的阵法痕迹,看这样子,为的便是不让任何人发现此处了。

    山谷向阳的一面,有着四五座小楼林立,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很是清新自然。一道悠扬的笛音缓缓的飘出了山坡之上的那一片小树林,听这曲子之中,有着无尽的依恋。

    视线向着小林深处拉近,透过这相互掩映的林子,两个模糊的人影安然坐在一座八角玲珑亭之中。

    晚风吹荡,亭子角上悬挂的铜铃伴随着笛音叮当作响,再看那亭中依靠在亭柱之上,一手端着酒盏,听着身侧美人吹奏出来的美妙乐曲的男子,真是好一派悠然自得的风雅。

    二人脚下的石板之上,趴着一只尺长的白狐,懒洋洋的很是可爱。

    毋庸多说,这便是消失了五年之久的云涯和青璃一行人了。

    曲音消散,一具柔软的身体靠在了云涯的身体上。他微微一愣,睁开了眼睛,伸手抱住了她。

    云涯轻笑一声:“五年了,着急了吗?”

    “我才没有着急呢。”青璃回答了一句,便靠在了他的怀中,轻声说道:“这样的日子,我倒希望可以一直这样。”

    “我也是。”说到这里,云涯叹了口气:“可是,我们的旅途还很漫长。停下来休息一下,也该继续上路了。”“好了,不说这些了,我也该走了。”

    青璃微微一愣:“又要去找那只兽妖啊,真不明白,你为什么和那家伙会合得来。”

    “哈哈,不和你说了,帮我准备两好壶酒,时间也差不多了。等我回来,我们就该去找焚香谷的麻烦了。”

    青璃点了点头,起身便向着林子外面走了出去。

    不过盏茶的功夫,青璃便又手提着一个食盒,缓缓的步入了林间。

    云涯微微一笑,手一挥便将那食盒收了起来,然后便化作一道遁光,直冲天际。

    ……

    南疆十万大山,镇魔古洞。来到此处的云涯看着面前这一座耸立了万载的玲珑石像,眼底深处露出了一些敬佩的神色。

    这五年来,他可并不是真的什么都没做,除了修炼之外,也将这十万大山探了个遍,更是找到了这镇魔古洞的位置。

    而他来这里,为的只有一个目的——八凶玄火阵。

    在诛仙世界,八凶玄火阵共有两处,其中一处在焚香谷玄火坛,而另外一座,便是这镇魔古洞之中,当年的巫女玲珑亲自布下的一座了。

    五年来修炼到的上清八重的修为,再加上玄火鉴,以及这一座八荒玄火阵,老伙计,你这万年来的痛苦,到了今日,也该画上一个句号了。

    心中轻念一句,又叹了口气,云涯便步入了这镇魔古洞之中。

    错身而过的一瞬间,一道轻柔恍若无物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多谢。”

    云涯微微一顿,诧异的望了眼身边的石像,又一次迈步走向了那漆黑深不见底的镇魔古洞。

    镇魔古洞内的空间极大,但云涯对这里并不陌生,一路轻车熟路的向着那镇魔古洞之中妖气弥漫之地飞去。

    很快,他便悬浮在了一团黑暗之中,盘坐了下来:“老朋友,我又来了。”

    三年前,他找到了这镇魔古洞。而这寂寞了数万年的兽妖,却并未对他大打出手,再加上云涯对这兽妖也没有什么杀意,所以两人倒聊了聊。

    两人虽算不得什么朋友,但也并非敌人。这一来二去,倒也有了一种特殊的感情。

    一边说着,他便拿出了青璃准备的那一个食盒。

    “从你踏入古洞开始,我便察觉到了。”

    黑暗之中传来了一道声音,非但没有半点凶厉,反而颇有磁性。

    云涯斟了杯酒,向着黑暗之中一扔。

    “很不错的酒。”兽神回答道。

    云涯脸上露出了一丝自傲:“那是自然,这可是青儿亲手酿的。”

    “是你那位红颜知己?”

    “自然。”

    “哎……”兽妖长叹了口气,却并没有说什么。

    三年来,云涯每年都会来镇魔古洞一次,每次一待就是一个多月。感悟八荒玄火阵之余,他又和兽神讲起了故事。不是别的故事,是自己的经历。从他的话中,兽神知道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其中就有青璃。

    黑暗的镇魔古洞内又一次沉寂了下来,过了不知多久,黑暗中又一次飞出来了一只空了的酒杯。

    “给我斟满!”

    云涯微微一笑,接住了酒杯,再一次斟满,又如同之前一样扔了过去。

    “三年了,每年来三次,今日,便是最后一次了。”

    “哦?洞内的八荒玄火阵,你看完了?”

    “不错,今日便是最后一部分了。”

    “好,好。”兽妖称赞了几句,似是颇为欣喜:“当年,玲珑就以这八荒玄火阵最为骄傲。她亲手布下这八荒玄火阵,将我镇压在这里,为的就是不让我出去。可是,可是啊,她却不明白,想要我的命,其实只要说一声就可以了。”

    云涯没有打岔,而是就这么听着兽神的心声,听着当年巫女玲珑娘娘创造兽神的过往,听着兽神对她的一片衷肠。

    “你很好。这么多年来,你还是第一个要和我做朋友的人。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云涯微微一愣:“很简单,因为你我,都是痴情的人。”

    “痴情?哈哈哈哈~~~”兽妖哈哈大笑了一阵:“好,为这痴情二字,共饮一杯!”

    云涯抬了下手:“共饮一杯!”

    伴随着最后一杯酒的饮下,那不知何时悬浮在云涯身边的玄火鉴中心那一枚古朴的火焰符文仿佛活过来了一样,微微的跳动了起来。

    黑暗的镇魔古洞之内,渐渐地亮起了红色的符文,一幅幅凶神恶煞的不知名神明神像在相隔千万年之后,再次亮起。

    ……

    许久,云涯屹立于很远的一处山巅,望着远处那映红了半边天空的冲天火焰,轻轻地举起了杯子:“老朋友,走好。”

    言毕,他便将杯中的酒水洒落在了地上,似是在祭奠一个远去的故人。

    与此同时,渡舟给予他的评价,再一次起了变化:

    【无名渡舟:二级画舫,3级8.74%】

    【宿主:云漄

    实力:天书(4/5),武道金丹初期(上清八重)

    技能:八荒玄火阵(初窥门径),魔极玄阴手(融会贯通),极意魔身(融会贯通),迷踪鬼步(返璞归真),泣血咒(初窥门径),神剑御雷真诀(返璞归真),剑引苍龙真诀(返璞归真),略

    武器:倚天剑(中品灵器),玄火鉴(低品宝器),阴阳葫芦(中品灵器),万魂幡(中品灵器),略

    当前世界:诛仙

    锚点: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