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行舟万界 > 第504章 碧瑶求情
    暴怒的鬼王并未就此放过张小凡,又是一掌向着他的心口印去。

    “不要!爹,住手!”就在这时,摔在了地上的碧瑶喊了起来。

    鬼王冷哼一声,手掌便停在了张小凡的胸口,那澎湃的灵力不断地吞吐,差一点儿便要爆发出来。

    碧瑶,田灵儿以及张小凡三人眼睛瞪得老大,死死的盯住了鬼王的那只手。

    “啊!!”突然,一声惨叫打破了几人间那快要凝固的气氛。

    回头望去,只见云涯手中的倚天剑准确无误的将萧逸才那持剑的手斩了下来。那齐臂而断的伤口喷洒着汩汩的鲜血。

    云涯脸色丝毫未变,那斑斑血迹滴落在他的长衫之上,绽放出了朵朵艳丽妖冶的血色花朵。然而他的目光依旧平淡,抓着萧逸才因为手上剧痛而失去了方寸的一瞬间,电光一闪,倚天剑毫不留情的便划破了他的喉咙,彻底的了结了这位未来青云掌门的性命。当然,他也无法继任所谓的掌门了。

    萧逸才的修为,乃是青云门二代弟子之中,除了青璃外唯一一个突破上清境界的人。虽然只是上清一层,但已经可以看得出对方天资的不凡。

    然而,云涯却先以鬼影迷踪迷惑他,使得他分不清自己的方位,借机近身。要比近身战的能力,这个世界,可没有人能够超得过云涯。所以,这萧逸才可谓是被克的死死的,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被轻易地结束了生命。

    “师兄!”田灵儿惊呼一声,一手捂着嘴,脸上满是不忍之色。

    云涯轻轻地瞥了她一眼,那淡漠的眼神,竟然吓得田灵儿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心一下子悬了起来。然而,对方并未理会她,只是甩了一下剑上的血迹,脚一上挑,便将地上的七星剑握在了手中。

    “瑶儿,为何要阻止为父?”鬼王站直了身子,低头扫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张小凡,转身看向了碧瑶。

    那副傲然的样子,好像一点儿也不担心会有人从背后袭击他一样。

    “爹……”

    鬼王轻哼一声,道:“瑶儿你也看到了,这小子为了别的女子,竟然向你出手。你还要这样保他吗?”

    碧瑶张了张嘴,看了眼地上那倒在地上,嘴角满是鲜血的张小凡,沉默了一会儿,涩声道:“爹,放他们走吧。”

    云涯一边端详着手中的七星剑,一边道:“师傅,苍松那些家伙还在外面。我想,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这两个小家伙,还不值得我们在此浪费这么多时间。”

    鬼王皱了下眉头:“也好,既然瑶儿已经说了,那么张小凡,你好自为之吧。瑶儿,我们走!”

    碧瑶看了眼张小凡,张了张嘴想要问他为什么要对自己出手,但最终只是叹了口气,轻声说道:“就呆在这里吧,不要出去了。还有,你自己小心。”

    张小凡怔了一下,点了点头,却没有说什么。

    “香香,我们走了!”云涯向着黑暗处喊了一句,很快,香香这小家伙便跑了出来,跳上了他的肩膀。

    很快这山洞之内,便又剩下了张小凡两人。田灵儿走了过去,将他扶了起来,小声的问道:“小凡,你,你和那鬼王父女……”

    “没什么。”

    “真的吗?”田灵儿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看向了那小周的尸体:“也不知道,这是长门哪一位师兄,竟然不幸惨死于此。真是可恶的魔教妖人,总有一日,我非得杀光他们不可!”

    张小凡怔了一下,仅仅是因为魔教妖人这个身份,就要杀光他们吗?

    这一刻,不知为何,他心中突然对这种做法涌起了一种强烈的反感。原本因为同门惨死的悲伤,也没有那么严重了。那掉落在不远处的噬魂,散发着幽幽的光芒。

    山洞之外,云涯将自己的阴阳葫芦向前一抛。法力一运,那阴阳葫芦迎风便长,顷刻间便长大了足有十几丈之大,好像一座小山一样,悬浮在空中。

    如此巨大的葫芦,一下便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但就在这时,云涯却双掌向前一推。阴阳葫芦立刻便卷起了一阵飓风,直向着山洞外面撞了出去。

    砰的一声,硕大的紫玉葫芦一下便撞飞了一个青云门的弟子。

    云涯嘿嘿一笑,纵身一跃,便落在了葫芦之上:“瑶儿,走了!”

    碧瑶看了看自己的父亲,然而鬼王只是点了点头,便纵身飞了出去。碧瑶甜甜的一笑,便落在了云涯的葫芦上。

    云涯想要就此离开,但周围的人可并不愿意就这么放他走。只听一声宏大的佛号响起,一颗散发着赤金色光芒的珠子便直向着他打了过来。

    “这是……”

    “轮回珠!”碧瑶回答道。

    九天神兵轮回珠?云涯怔了一下,那么这人便是天音寺的法相了吧?

    云涯特意看了一眼,这倒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和尚,不过双目的边缘却有着金色的光泽。

    瞥了一眼那法相,云涯嘴角扬起了一抹不屑:“不自量力!”

    运转灵力,手中的倚天剑顷刻间便爆发出了一阵惊天的雷电。闪耀的紫色电光在空中画出了一道完美的Z字型,轻易地便撕破了对方的佛光。

    轰……

    紫色的闪电和一道火焰相撞,磅礴的能量将四周的人员一下便扫飞了起来。

    云涯眼神一凝,看向了挡住自己攻击的那个矮胖子。

    这是……田不易吗?

    云涯心中呢喃了一句,灵力再次向着脚下的阴阳葫芦灌去。紫玉葫芦速度猛然暴涨,再次脱离了战场,直冲天空而去。

    穿行的一刹那,云涯突然瞥到了一位身穿白衣的女子,她正处于战场的边缘,周身散发着耀眼的雷霆。

    那美丽的女子在万千雷霆之中傲然屹立,高举在手的长剑熠熠生辉,仿佛世间的极致。

    此刻,她就好像是审判人间的女神。是如此的让人瞩目。

    看到那道身影,云涯嘴角勾起了一丝微笑,快速的打出了几个手势。

    远处自云涯出现便一直注视着他的青璃怔了一下,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

    飞升的玉葫芦很快便没入了云层,消失在了这片纷乱的战场。

    ……

    将碧瑶送回去之后,云涯并没有怎么停留,找了个借口便离开了驻地。

    流波山东南方向七百余里的一处小岛,云涯独自一人落了下来,缓步走向了一处椰子树,靠着那里坐了下来。随手从树上摘了一个椰子下来撬开了一个口之后,云涯便品尝了起来。

    就在日头西垂,即将沉入海平面的时候,青璃的身影从天而降,落在了他的身边。

    “门派里面有点儿事情,耽搁了点儿时间,没等急吧?”

    云涯摇了摇头,又捡起了一个尚未打开的椰子递给了她:“没有,喏,尝尝,味道挺不错的。”

    青璃接了过来:“你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将我约出来,就是请我尝椰子来了?”

    “哈哈~~~哪儿有啊!”云涯大笑了一下,然后问道:“不说这个了,你刚才说门派里有点儿事情。发生什么事了?”

    青璃怔了一下,给他说了起来。

    原来这麻烦说起来,还是云涯惹起来的。主要的,就是那萧逸才的不幸惨死了。而且那田灵儿也不知怎么想的,竟然向她父亲田不易挑明了张小凡和碧瑶关系不清的关系。

    “那田灵儿,竟然如此不智吗?”云涯皱眉问道。

    青璃摇了摇头:“谁知道呢,这还是我从苏师叔那里打听过来的。”

    “苏师叔,你是指——苏茹?”

    “嗯。”

    云涯皱了下眉头,摇了摇头,这关他什么事。随即,他便又从怀里掏出了玄火鉴,递给了青璃。

    “你这是做什么?”青璃诧异的望向了他。

    云涯道:“拿着吧,有件事情,我要请你帮忙。”

    “我们两个之间,还要这么说什么帮忙不帮忙的,有什么事直说吧。”

    云涯点了点头,开始缓缓的说起了自己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