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北宋大丈夫 > 第163章 隋炀帝第二
    “沈待诏,宫中召你。”

    奏疏才递上去没多久,就有人来了。

    沈安起身,然后觉得肚子有些饿。

    他从值房出去,交代道:“从宫中出来后我有事要办,这边就不回来了。”

    张六福跟在他的身边,只觉得心肝肺一起在颤动着,就苦着脸点头。

    您这是要早退啊!

    早退可是要被弹劾的。

    可他却忘记了沈安还有个待诏的职务。

    到了皇城外之后,沈安先去买了几个锅贴,然后边吃边进去。

    引他来的内侍一脸纠结的道:“沈待诏,这是皇宫。”

    他从未见过谁在进宫的路上吃东西的。

    沈安咽下了锅贴,理直气壮的道:“家里穷,早饭没吃。”

    内侍翻个白眼,心想你可是富豪,光说香露的生意就能赚个盆满钵满的,竟然装穷。

    于是他一路走一路吃,等到了殿外时,正好吃完锅贴,只是满嘴的油光看着有些违和。

    进了殿内,富弼和韩琦都在,面色不大好看。

    行礼之后,赵祯板着脸道:“各地官员接待高丽使者乃是惯例,你刚到枢密院,不懂这些就该多问,不要想什么就做什么。”

    这是个小小的斥责,稍后叫人把消息传回后宫去,想来觉得自己受了委屈的皇后会欢喜吧。

    昨晚皇后认错,但情绪却很不好,连侍寝都在敷衍了事,一点都不敬业……

    想到这里,赵祯觉得自己在后宫和臣子之间来回转悠,把平衡玩的极好。

    沈安抬头,愕然道:“陛下,据臣所知,这个惯例没多久啊!”

    高丽从6地上和辽国接壤,算是辽人的小弟。可这个小弟却经常跨海而来,或是从6地穿过辽国,来到大宋朝贡。

    这算是一女二嫁了吧?

    “臣在雄州时,经常听到某地的官员无为而治,携女出游……”

    这话有些打脸了,但大宋的重臣们有过这种经历的不少,比如说欧阳修,当年他就是跟了个好上官,然后整日潇洒,好不快活。

    可这是在不务正业啊!

    富弼皱眉道:“就说高丽使者的事。”

    你能不能有事说事啊?!一家伙就扯出了官员不尽职的毛病。

    韩琦也觉得沈安太多事了,就说道:“这是礼尚往来,若非如此,大宋哪来的万国来朝?”

    沈安摇摇头,说道:“我朝虽然官员多了些,可好歹要努力做事吧。地方官难道已经清闲到了无所事事的地步?来个使者就丢下手中的事,去陪吃陪喝,还得……”

    还得陪玩!

    赵祯没好气的道:“这是礼仪,礼之大……你好生在枢密院做事就是了。”

    做好你的事,别伸手太长了。

    官家这话可有些打击人啊!

    几个宰辅都微微一笑,觉得沈安这等嫩头青就该这样警告一番。

    沈安认真的道:“陛下,臣现在接手了副承旨之职,外交少说得有一半在臣的手中吧?”

    枢密院礼房就管着对外事宜,当然,主要是对辽和西夏。

    富弼心道你竟然敢反驳官家?胆子真够大的。

    赵祯气咻咻的道:“外交重大,你且回去好生琢磨了再说。”

    “臣琢磨很久了。”

    沈安今天化身为包拯第二,开始了毒舌攻击:“臣既然管了这一块,那优待高丽人之事臣就得说道说道……”

    “那高丽使者一路远来,可大宋也有官吏在陪同,一路上的吃住都有安排,那还要地方官隆重接待作甚?”

    沈安愤怒的道:“这是迎来送往,可这本该是鸿胪寺和礼房的事,和地方官有何关系?他们这是借机吃喝玩乐!”

    若论大宋对谁最好,那堪称是高丽莫属了。

    可高丽人却是墙头草啊!

    沈安觉得一文钱都不该多给他们,更遑论每次他们的使者一出现在大宋的国境内后,这沿途的官员还得要相迎接待。

    “而且别国的使团都不许私下贸易,就高丽人,他们的货物不断送给汴梁,使者摇身一变就成了商人,亲自上阵交易……官家,这区别对待也太明显了吧。”

    赵祯被气得够呛,指着门外说道:“出去!”

    沈安走到了大殿外,突然想起了什么,就回头说道:“陛下,隋炀帝当年才这般厚待外人……”

    富弼觉得此事就是个闹剧,官家的拒绝也是顺理成章的。

    可当听到隋炀帝这个名字后,他的脸颊不禁颤动了一下。

    他看了上面一眼,赵祯的怒火已经神奇的消散了。

    当年隋炀帝为了夸赞隋朝的富裕,专门引诱外国使者来觐见,然后一路好酒好菜的招待着,等到了京城之后,更是奢侈的用绸布包裹枝头……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富弼突然有些想笑。

    沈安这小子也太促狭了吧?

    他先歪理说了一通,可最后才是他的杀手锏。

    陛下您可是仁君,那隋炀帝干的事您不能跟着干吧,不然史书上可就难写了。

    赵祯这个皇帝可是一心奔着千古流芳去的,若是来个隋炀帝第二的瑕疵,哪怕只是外交小问题,可他也不能容忍吧?

    得!

    他这一下就搔到了官家的痒处,这事儿怕是要麻烦了。

    “陛下,此事……”

    富弼知道自己该出面了,否则赵祯那里不好下台。

    他仿佛是第一天才知道大宋在优待高丽人,很沉痛的道:“臣去年就接到过书信,说是大宋优待高丽人过甚,在交往诸国中名列第一,这……不妥吧?”

    这事儿不是没人说过,只是大家伙都认为不是大事,所以干脆就扔下了。

    就算是沈安今天不提出来,以后也有人说。比如说苏辙,他在后来就专门说过优待高丽人过甚的事。

    赵祯沉吟着,面色不好看。

    他抬眼一看,沈安竟然没走,就站在殿外,正眼巴巴的看着自己。

    这少年有些莽撞,和重臣们的手腕灵活相比差远了。

    但这就是直臣啊!

    不瞒着藏着,有话就说。

    而且你看他那期盼的眼神,分明就是觉得大宋吃了亏,不该再继续让高丽人占便宜。

    赤子之心啊!

    赵祯给自己找了个台阶,然后说道:“此事……好生议议,只是高丽那边却不好说话。”

    此事成了!

    但凡是帝王,除去那些脑残的,或是摆烂的,就罕有不在乎自己名声的。

    青史留名啊!

    这得多大的诱惑!

    沈安就巧妙的抓住了官家的这个心态,最后一击,直接就成事了。

    这少年……有些意思啊!

    富弼回身看了一眼。

    沈安在外面躬身道:“陛下纳谏如流,羞煞秦皇汉武……”

    秦皇汉武大抵都有些残暴的名头,所以沈安这话说的再好不过了。

    赵祯没好气的道:“你且好生做事……少得罪人。”

    才去一天你就得罪了皇后家的亲戚,若非是朕给压住了,有你好看的。

    可这才是第二天,你竟然又得罪了高丽人,你这个……

    这个叮嘱很是亲切,沈安默然躬身,然后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