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舟行诸天 > 第238章 孙权的反应
    就在孙权准备再问第三十七次的时候,书房一下子被推开,五官郎中朱据在门外高声叫道:“主公,荆州战报……”

    “快传进来!孤要看看吕子明如何占据荆州!”

    孙权哈哈笑道,脚下却是三步并作两步,劈手夺过急报,一目数行,快眼扫过,突然间面色大变,脸色显示涨得通红,随即一下子变得煞白,一双眼睛瞪得赤红,怒声喝道:“子明误我!”

    张昭、顾雍等重臣吓了一跳,还是骆统年纪轻,反应快,连忙上前扶住孙权,笑道:“主公息怒,吕子明虽然没有占领荆州,但是三万大军也一定能重创荆州,让关羽进退失据……”

    他毕竟年少,考虑军国大事难免乐观:“主公恨不得一口气占领荆州全境,但是那边毕竟是关羽经营多年,急切之间怎能全占?但我军兵多将勇,就算打成旷日持久之战,也能坚持下去,毕竟优势在我……

    几位重臣也是这么想,要知道孙权年少继承兄长大位,但识见卓越,处事明断,江东文武都对他敬畏日增,不敢稍存轻他年轻,如今见他会这般怒,忍不住好笑:“主公多次经历战事,从未惧怕,今日吕蒙攻入荆州,未能一克全功,实属正常,毕竟兵家胜负,都在五五之间,想必是吕蒙没有完成目标,难免有些灰心……

    “我军三万袭击荆州,非但毫无所获,反而战死十五员猛将,损失士卒两万,吕蒙、韩当、蒋钦、丁奉、周泰尽皆战死,唯有潘璋、徐盛和朱然带一万残兵逃回6口。更关键的是,杀吕蒙之人,乃是刘备嫡子刘禅!如今刘阿斗之名,震惊6口,导致那边一日三惊……”

    孙权咬着牙说出了急报内容。

    “什么?”

    书房之内,所有人目瞪口呆,一脸不可思议。

    张昭本来微微眯着双眼,闻言猛地睁开双眼,眼神中一片骇然。

    顾雍则是目瞪口呆,一脸的不可思议。

    其他几人更是呆若木鸡,不敢置信。

    其他武将更是震惊不已,额头后背尽是汗滴。

    整个书房内,一片死寂!

    孙权一屁股坐回位置,虽然神色镇定,可是这些老谋深算的大臣都已经隐隐现,他的眼神深处,已经露出了惊惧之意。

    想想也是,这可是三万精锐啊,那可是历经周瑜、鲁肃、吕蒙经营多年的精锐部队啊!荆州地界,最多能有五六千可战之兵,而且还是老弱不堪,可是那个刘禅刘阿斗就凭这些人,竟然击溃我军,阵斩诸多将领,逃回6口只有一万人,主帅吕蒙更是直接死在刘阿斗枪下,这得是多么可怖可畏的本事?

    更可怕的是,那个刘阿斗才多大?

    十二岁,还是十三岁?

    这么小的年纪,他竟然能上战场,用兵如神,以老弱之兵,杀诸多将领,击溃吴军精锐两万,这得是多么恐怖的事情啊!

    曹操、刘备已经年过六旬,孙权却只有三十八岁,因此对他二人并不惧怕。总觉得日后必定是他孙权的天下,但是眼下这个刘阿斗却不过十二岁,却是多么的强横无匹,日后能成长到什么地步?会不会挥军灭吴?

    孙权想到这里,内心深处怎么会不忌惮?

    想到将来的对手是这样的英才,饶是孙权乃是聪明仁智,雄略之主,一瞬间也不禁有些灰心丧气,感觉未来无比渺茫。

    感受到吴侯的忌惮之意,在场的大臣也不禁感到噤若寒蝉。

    要知道孙权年纪虽轻,但识见卓越,处事明断,相比之下,在很多朝堂军机大事上面,他的见识要远在这些大臣之上。

    当初赤壁之战,曹操压境,这些重臣都怕了,孙权却不怕。

    可是他现在却感到了害怕。

    其他大臣又怎么会有胜利的妄想?

    “还有良将能对付荆州吗?”

    不知什么时候,在场诸人心中生了这样的想法。

    但书房内如此安静,既没有人说出来,更没有人往下想下去,总之房间内一片静默,孙权都呆呆的坐在那里,眼神不知道看向何方。

    自始至终,没有人敢提这个话题。

    ……

    当孙尚香大步走进孙权的书房当中时,不由得大吃一惊。

    他一向雄姿英、有霸主之相的哥哥孙权,此刻脸色黯然,一脸憔悴,几乎变了一个人似的。

    “兄长,你这是怎么了?”孙尚香疾步上前,将孙权扶好。

    此时那些重臣已经离开,房间内只有兄妹二人。

    “孤当初将你嫁给刘玄德,却又把你召了回来,委屈你了。”孙权叹道。

    “兄长,你这么怎么了?为何唤我前来,为何说这些话?”孙尚香一脸奇怪。

    她从刘备那里返回东吴之后,没有再嫁。

    因为刘备世间枭雄,当世能和他比肩的寥寥无几。

    经过与刘备的婚姻。孙尚香眼界极高,寻常男儿已经不放在她眼里,她既然看不上别人,孙权也不好意思将她外嫁。

    但这一次,身为江东之主的孙权,突然把她唤来,脸色憔悴之余,还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些话,让她心中十分奇怪。

    “兄长,在家你是兄长,在外你是主公,有什么话,直说便是。”孙尚香道。

    “前日,关羽北伐,荆州空虚,孤派吕蒙率精兵三万,袭击荆州,谁知道刘备嫡子刘禅,率领数千羸弱之兵,击溃我三万大军,还阵斩吕蒙、韩当等人,我军损失惨重,6口之处已成惊弓之鸟,一日三变,6逊连杀数人都止不住,如今我西境危矣。”

    孙权喃喃道。

    “什么?阿斗才多大?连义公(韩当)叔都被他斩杀?怎么可能?”孙尚香惊讶的说道,一脸不可置信。

    但是孙权却是一脸凝重,不由得她不信。

    “我离开荆州之时,阿斗不过九岁,一个纯白善良小儿罢了,我待他犹如亲子,他也是极为依赖我,虽说听闻他曾斩杀徐晃,我却是不信,但是……,但是……”

    她“但是”了两句,却是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这才几年过去啊,小阿斗就能上阵杀敌,还斩杀名将了?

    “不对,兄长找我来,谈论这些作甚?”

    孙尚香想到这里,立即明白:“兄长让我过来,可是想让我以亲情阻止阿斗东进?”

    “非也,如今这阿斗,手里俘虏我东吴精兵万余,这些都是我东吴的好男儿,若是他们战死也就罢了,可是他们却待在荆州为阶下囚,若是写信归乡,只恐我东吴震荡。所以,为兄想让你去荆州一趟,看看他们有何条件放我士兵回乡,然后……你就去陪刘备吧……”

    刘备有气无力的说着,情绪明显的低落下去,孙尚香内心一片绞痛,心道:“兄长现在一派灰心丧气的样子,只怕是心神已乱,我先答应便是。”

    她连忙点头答应,却听孙权继续说道:“我继承父兄之基业,北不能攻克合肥,西不能进占荆州,当真是愧对……”

    他话音未落,便听到“噗通”一声,孙权摔倒在地,双目紧闭,满脸通红。

    孙尚香心中一急,连忙伸手去摸孙权鼻息,还好孙权只是额头滚烫,呼吸倒还平稳,她连忙将孙权扶起来,口中叫道:“快来人,快传医生,兄长病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