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舟行诸天 > 第235章 雪峰山论英雄
    东吴荆州大军驻地,6口。

    6口处于6水湖的长江入水口,附近有一座雪峰山,乃是南郡太守、大都督吕蒙阅兵、远望的所在地。

    雪峰山上,一处清雅的凉亭前,正有两人对弈。

    两人杀的难解难分,棋盘上,黑白两条大龙围绕在一起,棋局扑朔迷离。

    “大都督棋力惊人,6逊不及啊。”

    最终,年纪稍轻者投子认输,恭谦一笑道。

    “伯言的棋力,也是非同小可,若非你谦逊,我已经败了,人都说‘伯言多智略,其当有以,果然非同小可。’”

    年纪稍长者长叹一声,看着眼前之人,眼中满是欣慰之色。

    “雪峰山。”年轻者长身而起,口中念了这座山的名字,口中笑道:“听闻子明病重,6逊是奉吴侯之命,前来探望子明身体,你偶然小恙,在这风景如画的雪峰山上,想来定能很快痊愈。”

    这两人,赫然是东吴的重臣,都是吴侯孙权最为信重的武将。

    年长者是东吴6口驻军统帅、东吴这边的南郡太守吕蒙,吕子明。

    年纪稍轻者则是孙策女婿,定威校尉6逊,6伯言。

    听到6逊话语中有所指,吕蒙微微一叹,道:“我不过偶然生病罢了,何必劳累伯言前来探病,实在是过意不去。”

    6逊笑了笑,看左右无人,身处亭中,遥望6水湖的烟波浩渺,只觉得心旷神怡,不禁淡淡一笑:“吴侯以重任交付给子明,现在关羽大军在外,荆州空虚,子明不乘时而动,却在这里空怀郁结,这却是为何?”

    吕蒙目视6逊,良久不语,只是微微一叹。

    6逊见状,心中已经明白,笑道:“逊倒是有一个药方,能治大都督心中之疾,不知道子明用不用啊?”

    吕蒙连忙问曰:“伯言有什么良方,还请赐教。”

    6逊笑曰:“子明之疾,不过因荆州兵马整肃,沿江有烽火台之备耳。予有一计,令沿江守吏,不能举火;荆州之兵,束手归降,可乎?”

    吕蒙惊谢曰:“伯言之语,如见我肺腑。愿闻良策。”

    6逊曰:“云长倚恃英雄,自料无敌,所虑者惟将军耳。将军乘此机会,托疾辞职,以6口之任让之他人,使他人卑辞赞美关公,以骄其心,彼必尽撤荆州之兵,以向樊城。若荆州无备,用一旅之师,别出奇计以袭之,则荆州在掌握之中矣。”

    吕蒙大喜曰:“真良策也!”

    解决了心头难题,吕蒙放下心来,道:“伯言,你这一席话,让我心怀大开啊,你看这天气晴朗,湖水一望无垠,不如你我在此畅谈一番,聊一聊当今英雄,不知伯言可有兴趣。”

    6逊抚掌大笑道:“子明有此雅兴,我当奉陪,请子明先说,逊仔细聆听。”

    吕蒙笑道:“自黄巾乱起,天下大乱已经三十多年,英雄辈出,但是若将这世间英雄,化作一代代的话。这一代,当以你与北方的司马仲达最出色。而上一代,则以荀令君、诸葛孔明、鲁子敬为。”

    吕蒙重新整理棋盘,一边持子行之,一边随口点评道。

    作为臣子,他自然避开了真正左右局势的当世枭雄,点评的却是能为人主搅动天下风云的重臣。

    6逊呵呵一笑,虽然没有点头,却也没有反对,心中已经默认。

    虽说当今天下,英雄辈出,但真正有能力为君王破局的,不过寥寥几人而已。

    “荀令君是曹操的张子房,为曹公规划制定了统一北方的路线图,居中持重;诸葛孔明一部“隆中对”,为刘玄德打造一片江山;而鲁子敬赤壁主战,建独断之明,出众人之表,实奇才也,此三人,上为人主分忧,下抚黎民百姓,真正的当世英雄,逊深敬之。”

    6逊轻轻一笑道。

    吕蒙哈哈一笑,又道:“你伯言智勇兼备,武能安邦,文能治国,并且品质高尚,有伊尹和姜尚之才,自不必说。而北方的司马仲达魁杰雄特,秉心平直。威严允惮,风行草靡。临事则戎昭果毅,折冲厌难。以吾观之,十年后,为君王争执天下者,非你二人莫属。”

    “子明太客气了,逊实不敢当,而且子明没有想到刘玄德那一处吗?”6逊笑道。

    “刘玄德?”吕蒙微微一笑,脸上露出不屑的笑容:“刘玄德身边都是英雄,本人也是一世人杰,但他们都年龄渐大,吾观其年青一代,没有出类拔萃之辈,一旦他们身陨,便是他们败亡之始。”

    “哦?”6续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怎么,伯言有与我相左的想法?不妨说一说嘛,大家不过一时戏言而已。”

    6逊笑道:“那倒没什么相左之言,不过想起一事,据报,刘备嫡子禅,小名阿斗,在年初的汉中之战,阳平关外阵斩曹操手下大将徐晃,收拢手下,列队而战,逼得曹真退兵,不敢交锋,隐隐间有英雄之举。”

    “阵斩徐晃。某也听闻了。”吕蒙微微点头。

    “怎么?子明不觉得此子有英雄之相?”6逊问道。

    “那倒不是,只是此人终究年少,只是显出战场之勇,未见战略之言,到底能否继承刘备之雄杰,还要多看看。再说了,他是刘备嫡子,将来继承其位,乃人主也。”吕蒙避重就轻的答道,心中不以为意。

    不过区区一黄口孺子罢了,年纪尚幼小,能有什么作为?

    6逊却不赞同:“自黄巾乱起,战乱频频,但是能够在千军万军当中斩主将者,能有几人?某观遍所有,不过关云长斩文丑、颜良、黄汉升斩夏侯渊而已,但他们当时已是成年,智慧武勇都处在壮年。而这刘禅小儿,仅以十二岁年龄,就能在大战当中斩杀徐公明,自然非同小可,他下一步更是逼得曹真避战,这说明他小小年龄,审时度势,非同小可。”

    他一番言论,吕蒙不由得微微点头,呵呵一笑:“伯言此话,大有道理。不过所幸此子年幼,又尚在川蜀,想必此时正在以世子身份,开府建衙。若是此子身在荆州,倒要小心谨慎。哈哈哈……”

    “哈哈哈……”

    6逊也陪着吕蒙笑了几声,便站了起来,道:“和子明一番言谈,大有裨益,逊这就返回秣陵,回见吴侯。”

    吕蒙也道:“与伯言一番商谈,心怀大畅,某这就托病不起,上书辞职,这南郡太守,非伯言莫属。料那关云长骄傲自大,必定抽调大军前往襄樊,我军攻取荆州,如探囊取物耳。”

    “不错,只是子明还需万事小心。”

    两人一番长谈,拱手分别。

    数日后,吕蒙称病辞职,6逊接任,就任后立即修书一封,具名马、异锦、酒礼等物,遣使赍赴樊城见关羽。

    关羽接到6逊卑谦的书信,仰天大笑,随即令撤荆州大半兵赴樊城听调,便欲进兵,进攻樊城。

    东吴接到消息之后,孙权便暗召吕蒙,拜其为大都督,总制江东诸路军马;令孙皎在后接应粮草。蒙拜谢,点兵三万,快船八十余只,选会水者扮作商人,皆穿白衣,在船上摇橹,却将精兵伏于船中。次调韩当、蒋钦、朱然、潘璋、周泰、徐盛、丁奉等七员大将,相继而进。

    当夜二更,精兵捉了烽火台的蜀军,随即吕蒙率五千精兵,径取荆州。其余兵马随后而来,将至荆州,吕蒙将沿江墩台所获官军,用好言抚慰,各各重赏,令赚开城门,纵火为号。众军领命,吕蒙便教前导。比及半夜,到城下叫门。

    就在此时,荆州城上一片火把亮起,照的灯火通明,有如白昼,糜芳越众而出,大笑道:“来者可是吕蒙吕子明?我这一招诱敌深入,你觉得如何?”

    话音未落,城上箭如雨下,滚木礌石不要钱的撒下来,将前面的伏兵杀死大半。

    吕蒙大吃一惊,叫道:“不好,大军快撤。”

    大军急忙返回,却见四周不断有火光亮起,不断有暗箭射来,猛犬袭击,甚至有几百只火牛冲来,搅乱军心。

    好不容易走到天明,忽然前面河上桥梁已断,一支部队背河而列,堵住了他们的去路,约莫一千人。

    要知道吕蒙这一只袭击江陵的军队,人数虽然不多,却也有五千人,且都是精兵,虽然乱了一夜,军心尚在。

    吕蒙越众而出,叫道:“前方领军者何人?”

    他话音刚落,对面立刻爆出一声雷鸣般的声音:“汉中王世子刘禅在此,吕蒙,投降免死!”

    这一声吼声,当真有如飓风惊雷一般,吕蒙只觉得耳朵一鸣,胯下马匹惊叫长嘶不已,再看身后将士,各个都有惊惧之色,显然吓得不轻。

    吕蒙心中不由得骇然:“此子声音好大,犹如雷鸣,只怕全军都听得清清楚楚。”

    虽然心中骇然,但吕蒙少年时以胆气称。从破黄祖作先登,从围曹仁于南郡,破朱光于皖城,累功拜庐江太守。在逍遥津之战中掩护孙权逃生,并于濡须数御魏军,以功除左护军、虎威将军,可以说自身武功和胆气都非常人所及。

    此时他身边有周泰、丁奉两员虎将,吕蒙叫道:“听闻阿斗小儿师承赵子龙,曾阵斩徐晃,非一般王孙公子,大家不可轻敌,当全力以赴,杀出一条出路。”

    周泰叫道:“阵斩徐晃之事,只怕是刘备为阿斗扬名,夸大其词而已,量他十二岁年纪,能有什么作为?都督率军而走,我带兵拦住他们!”

    说吧,带领手下几百私兵,向着前方蜀军冲去。

    望着气势汹汹杀奔而来的东吴军队,封舟一抬手中长枪,喝道:“射箭!”

    刹那间,箭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