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舟行诸天 > 第205章 东方不败留下的题目
    “爹,你干嘛?”

    “爹,他是东方……教主!”

    王伯奋和王仲强,赶紧在后面扯了扯老爹的衣角,小声叫道。

    你的儿孙,你的徒孙,你的所有家人,全都被东方不败所震慑,你老人家要干嘛?

    您要是死在东方不败手里,咱们金刀王家,上下几百口人,就全完了啊!

    王元霸没有后退,依旧平视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呵呵一笑:“你这小老儿,见识不低,还挺有气节,难怪王家可以屹立洛阳多年。你知道我要干什么?”

    他扫了众人一眼,微笑道:“你既然这么明白事理,那我答应你,不收拾你们王家。”

    王元霸如释重负,拱手道:“多谢东方教主成全。”

    “气节是气节,现实是现实。岳不鸣师徒杀我手下,这个仇我自然会亲自报,不会挂在你们身上。”东方不败话锋一转,目光渐渐冷了下来。

    “在他来洛阳之前,我先给他出一个题目。”

    只见他挥了挥手,几丈外的一棵大树,忽然一阵晃动,几片叶子轻飘飘落下,随即犹如牵线一般,飞到东方不败的手中。

    他捏在手中,轻轻一弹,叶子便如利箭一般射出,横越过十丈远的距离。

    “嗖嗖嗖”三声响。

    三片树叶便点在王元霸的紫宫、玉堂、膻中三个重穴上。

    王元霸身子一震,似乎并无疼痛,正奇怪之时,忽然感觉一股寒气从紫宫穴冲入身体中,仿佛瞬间从春暖花开的五月,来到了大雪纷飞的寒冷冬天。

    过了片刻,忽然又有一股热气从玉堂穴进入体内,仿佛从寒冬岁月,又来到了烈日炎炎的夏季。

    两股不同属性的气流沿任脉冲入膻中穴,随机分向其他经脉,他王元霸顿时左边身子冷,右边身子热,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

    “我炼气有成,即可凝结冰寒之气,又可带进烈阳之气,冰寒气劲可以将猛虎冻结成冰,烈阳之气又可以让万年玄冰溶解,它通过三处重穴,潜伏在你体内,缓缓释放,每隔一天,热气和寒气就会越强,它们彼此纠结,彼此隔离,既能滋养你的身体,又能让你痛苦不堪。”东方不败平静的解释着。

    但他的话听到6家众人耳中,简直如同惊雷一般。

    隔空释放气劲,潜伏在别人体内,让人忽冷忽热,这是这是什么样的恐怖手段?

    更可怕的是,此人在两种真气缠绵之下,居然还不死,还能更加健康,那岂不是更加感受到身体内的痛苦之色?

    有人还不信,但看向王元霸,见他那副一边脸色通红,一边脸色铁青的样子,也不由得不信了。

    “不要试图去求医,连平一指也解决不了。想要解除我这道冰焰劲,至少也得是大宗师之上。去找岳不鸣吧。告诉他,我会在龙门等着他。”

    东方不败说完,背着手就大步而去。

    跟在他身后的威武男子,轻蔑的扫视王家众人一眼,摇了摇头也跟着离开。只剩下脸色铁青的王家众人,心中又羞愤又惊惧。

    堂堂洛阳金刀王家,有名的兴旺家族,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欺凌?

    可是眼前的东方不败,乃是纵横天下,压的群雄俯的大人物!别说区区金刀王家,便是少林武当,峨眉昆仑,在加上五岳剑派,也没有一个人敢小觑他的。

    以前有不少人小觑他,结果都死了。

    这样的人物,王家惹不起!

    想到这,众人看向王元霸的目光,不由得充满了怜惜和悲哀,因为他们知道,刚才若非王元霸出面,以自己老迈残躯当做东方不败题目的样本,此刻整个金刀王家,只怕已经不复存在。

    “老爷,你没事吧。”王夫人和几个小妾赶紧扶住她。

    “爹,你怎么样?”

    “爷爷,你怎么样?”

    王伯奋和王仲强两个儿子,王家骏和王家驹两个孙子,也都一起扑了上来,眼中带着悲切。

    他们往常骄傲狂妄,总觉得自己已经可以撑起金丹王家的脊梁骨,但是此时此刻,他们才意识到,这个家,依旧只能由王元霸这个当家人支撑!

    “我没事。”王元霸挤出一丝笑容,勉强说着,但他的身体却是半边滚烫,半边冰寒。

    “快叫医生,快叫大夫!”王伯奋最先反应过来,急忙大声叫着。

    众多王家人闻言,才反应过来,轰然炸开,七手八脚的凑过来帮忙。有的用毛毯将王元霸裹住左边的冰寒,有的用冰块敷在他火烫的右边身躯。

    但是一切都是无用。

    “大哥,我们必须立即去寻平之,请他求岳大侠出手,东方不败不是说了吗?只有岳大侠出手,才能救爹。”王仲强对王伯奋道。

    王伯奋点点头,立刻吩咐下去,派人去寻林平之。

    “东方不败作为堂堂魔……神教教主,天下第一大高手,怎么亲手对付我们小小的金刀王家?他要报仇,去找华山派好了!”王家骏恨恨的说道。

    “是啊,林平之只是我家的亲戚,他还是华山派的弟子呢,怎么东方不败不去找华山派的麻烦?”王家驹也是一脸恼火。

    “小孩子家懂什么!”王元霸躺在床上,神智未失,除了冷热交替的痛苦,其他却是无事,咬着牙说道:“宗师如龙,乃是天上人,所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在他们眼里,金刀门和华山派有什么区别?”

    一句话说的,所有人都是无语,唯有阵阵长叹。

    ……

    东方不败重现江湖!

    当这个消息出现时,就瞬间以十二级飓风的度,狂扫了整个江湖。

    比起江湖上的那些风云人物,东方不败未曾行走江湖实在是太久了。

    但是他如天上烈日,不管你海潮起伏,不管你大河东流,也不管你花开花落,花落花开。东方不败的名号始终震慑着整个江湖。

    名称不败,艺成以来从无败绩,更以雄才大略之才,统领数万教众,威压整个江湖,如今出现在江湖上,又会是何等的身手?

    众人不得而知,只知道东方不败是为手下教众报仇,才重新踏足武林,现在正呆在洛阳龙门的伊水河畔,等待着那位刚刚名动天下的华山派高手岳不鸣。

    东方不败每日穿一身红衣,乘着一艘小船,就泛舟伊水。天天垂钓,和别人不同的是,他用直钩钓鱼,还离着水面三尺远,鱼钩上也没挂香饵。

    而且他也不看伊水的鱼。只是抬头看向对面的龙门山,欣赏着成千上万个石刻佛像。

    显然,他是在效仿姜太公之故事,以直钩钓鱼,愿者上钩。

    而给他驾车的大汉,每日则将车停在岸边,自己独坐车头,静静地等待,直到天色黑了下来,才将东方不败请上车,驾车离开,不知去向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