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舟行诸天 > 第202章 不奉
    封舟道:“既然如此,你何不过来一起饮酒?难道要像神女峰铁姥姥、曲江二友这样的沽名钓誉之辈那样,不敢想见?”

    莫大先生道:“岳大侠想激我?我若不想与你相见,也就不会再次现身了。”

    他说完这话,身子一晃,林平之只觉得莫大身法如电,就已经做到了他们桌前,不由得微微一震:“单单这身法轻功,不愧是衡山掌门,只怕我还要苦练三年,才能超过莫师伯。”

    封舟吩咐林平之给莫大倒酒,说道:“莫大先生此来,不知有何指教?”

    莫大说道:“指教可不敢当,岳大侠,你们试图一路杀强戮匪,可是大丈夫侠义行事啊!”

    “我辈练武,本来就是替天行道,为百姓诛杀暴强,这是应有之意,你莫大先生倒不用这么吹捧。”

    莫大先生叹了口气,道:“你侠义之行,我怎会不知?又怎能不钦佩?唉,你怎不知江湖上人言纷纷,如何评论于你?”

    封舟道:“天下的那些杂七杂八的废物,可没有人敢在我面前说什么是非,不过莫大先生既然赶来告知,不妨说一说,我倒想听一听。”

    莫大脸色一红,他知道封舟说“可没有人敢在我面前说什么是非”,其实在暗讽莫大不作为,所以江湖中人在他面前搬弄是非。

    不过话既然说到这里了,莫大也就说了:“世人都说你救了林震南一家,独吞了辟邪剑谱,因而仗剑横行天下,却不将他还给林家,也不交给掌门岳先生,乃是不忠不义。”

    封舟微微一愣,不由得哈哈一笑:“我得了辟邪剑谱?呵呵,江湖中的无知之辈,倒是把辟邪剑谱抬举的这么高!”

    莫大先生见他浑不把这件事放心上,不由得一叹,又道:“不少名门弟子都说,你杀戮太重,不知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更不知道宽以待人的道理,令兄岳不群的外号‘君子剑’,长兄如父,却教导你这样一个杀气腾腾的残暴之人来。”

    对于这些谣言,封舟并不在意,倒是林平之勃然大怒,退开两步,手按剑柄,说道:“不知是谁造谣,说这些无耻荒唐的言语,请莫师伯告知。”

    莫大先生道:“你想去杀了他们吗?江湖上说这些话的,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你杀得干净么?哼,人家都羡慕你有一个好师父,江湖上无人不怕,那又有甚么不好了?”

    封舟道:“我杀了那么多奸邪之辈,被他们诅咒辱骂,那是我的荣耀。正道弟子讽刺我,那是他们无能,不过是满嘴仁义道德,说不定肚子里都是男盗女娼,我只要继续杀下去,知道杀的无人敢随意作恶了,这些废话自然就终止了。”

    “铛啷啷”莫大先生手一抖,酒碗摔落在地,摔了一个粉碎,他却犹自未觉,口中惊呼道:

    “你还要杀下去?”

    “当然要杀下去。”封舟淡淡的道:“江湖之大,有多少练武之人?他们自觉高人一等,便仗势欺人,或杀人夺财,或掳人妻女,或横征暴敛,百姓有多少受到他们荼毒?我看不过去,所以要杀掉他们,就这么简单。”

    “不是还有官府吗?”莫大强辩道,语气却不那么绝对,显然连自己也说服不了。

    “官府?呵呵。”封舟摇了摇头,没有过多评论。

    “莫大先生不在衡山待着,现身鄂中,想来不是给我说这件事的吧?”

    “不错。”莫大先生点点头:“左冷禅准备召开五月同盟大会,商议攻打魔教总舵的事情,你可知道?”

    “攻打魔总舵?呵呵。”封舟摇摇头,笑道:“不过是想挑起外战,以转移内部矛盾罢了。但没用,华山派不会奉什么五岳令旗的命令了。”

    “什么?”莫大先生一怔,急忙问道:“这是为何?难道那面令旗的事情还没有解决?”

    嵩山派派遣六太保,带着泰山、衡山的几人去华山,插手掌门之争的事情,莫大先生当然知道,也知道嵩山派铩羽而归,但是六太保被杀之事,他却是不知道。

    只因嵩山派将此事隐瞒的极紧,华山派也只有岳不群和封舟知道,两人自然不会将此事传出去。

    因此江湖上只知道,嵩山汤英鹗身染重疾,在嵩山病逝,至于其他死者,只是没有了消息,无人知道踪迹。

    只知道嵩山十三太保,变成了十二太保而已。

    封舟笑道:“左冷禅既然敢插手华山掌门人之事,实在狂妄无比,所以华山派自然不再奉令。怎么着,莫大先生还要遵从五岳盟主的命令?”

    “这个……”莫大先生老脸一红,一阵吞吞吐吐,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其实衡山派内部根本就是四分五裂,莫大先生没有子孙,也没有钱财,更没有徒弟,可以说手中无兵无钱,压根掌握不住衡山派这个大盘子,各大诸侯自己有家有业有徒弟,自然不鸟这个掌门人,可以说整个衡山派就是一团散沙。

    所以当初左冷禅派三个太保威压刘府,就是知道衡山派其他人不敢出头。

    “莫大先生。”封舟叹道:“既然你这般无为而治,当初干嘛要接掌衡山派?现在一点针尖大的事情,你就决定不下来,这个掌门当的好生憋屈,要我说,你若是不想参合五岳联盟的事情,大可以退位让贤,所谓在其位,担其责,做其事,莫大先生,恕我直言,你还是花时间整顿一下衡山派吧,否则有朝一日我杀上门去,咱们五岳剑派,同气连枝的美誉,可就毁在你手里了。”

    莫大心里破口大骂:“马丹,明明是你要杀我衡山派的人,不讲同盟道义,凭什么说是毁在我手里?”

    但他这句话可说不出口。

    因为这半年来,封舟杀的都是黑道人物,一些名声响亮的帮派,虽然没有诛除,却也杀了其中作奸犯科之辈。在江湖人心中,封舟杀的人,基本上都是坏人。

    所以有朝一日,他若是杀了正派高手,众人也只会以为,那个人定然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否则华山岳大侠为何要杀他?

    这就是掌握话语权的好处。

    “哎!”莫大叹了一口气,舒缓了心中的憋闷,说道:“如此说来,若是华山派不奉五岳联盟盟主之令,衡山派自然也不必遵守了。可是若魔教进攻?”

    “我杀了魔教两个堂主,三个长老,三十六个外派执事弟子,东方不败有什么动静没有?”封舟问道。

    “没有!”莫大道,同时心里叹气。

    别人击败一个魔教长老,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可以吹嘘一辈子。

    可是眼前这位岳大侠,却杀了十几个魔教长老级别的人物,只若等闲。

    当真令人无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