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舟行诸天 > 第187章 春雷雨夜诛外贼
    桃谷六仙糊里糊涂之间,现他们原来是华山派的老人,和华山派掌门乃是同辈,他们要抓的令狐冲,自然就成了他们的弟子辈,再去抓他交给小尼姑,就丢了身份,降了辈分了。

    因此桃谷六仙自然顺势推舟,声称既然自己是华山派的第一代弟子,自然要保持长辈气度,不再管令狐冲和小尼姑的事情了。

    “大哥,这桃谷六仙武功高强,头脑简单,但是潜意识当中渴望被人尊重,只要善加利用,那便是我们华山派的即战力。再说了,少林寺都能回头是岸,风师叔也能学习独孤九剑,我们华山派当然也有教无类啊!”

    封舟微笑着对岳不群解释道。

    这种壮大华山派的事情,对于身负绝世武功的华山派掌门岳不群来说,当然是来者不拒的事情。

    “这桃谷六仙确实是江湖少有的高手,只是他六人头脑简单,性格自大,需要有一个人与他六人沟通为好,你看谁比较合适?”

    岳不群皱眉道。

    他当然愿意收服桃谷六仙,但是要想指挥得力,必须有一个好的沟通者才行,但是若所托非人,只怕……

    “大哥,这个人选还用说嘛?当然是你的席大弟子令狐冲啊,他身为华山派第一捣蛋鬼,最擅长和这几个家伙沟通了,而冲儿又对你忠心耿耿,那桃谷六仙被他驱使,也就等于被你驱使,到时候你要安排他们去杀左冷禅,只怕也是轻而易举,如臂所指的事情。”

    封舟笑道。

    他当然明白岳不群的小心思。

    同样,他对华山派掌门也没有什么心思。

    不过是履行对岳不鸣的诺言罢了。

    等完成壮大华山的事情之后,再去涤荡武林一番,他在这个世界也没有太多追求了,到时候俱取出建文宝藏,做一个亿万富翁,购置各种上品汤药,一心追求武道的极限。

    至于当年被文官陷害导致入狱之事,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

    一天后,大和尚小尼姑父女也来到华山。

    不戒老和尚虽然也是一个浑人,但他的武功着实深厚,若是岳不群不练神功,未必能够拿下他。

    封舟照样向他抛出了橄榄枝,想把他揽入华山派门下。

    理由很简单,就是和桃谷六仙说的那样,不戒也有个“不”字,当然是华山“不”字辈的了,他女儿虽然是衡山派的小师太,但是若是嫁给令狐冲,那旧事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理所当然的是华山派的人了,那么不戒就个华山派,更加脱离不了关系了。

    不过他这句话说出的时候,遭到了令狐冲、岳灵珊的一直抗议,连仪琳也是脸色通红,不敢点头。岳不群和宁中则看向封舟的眼神,更是想杀人一般。

    一个女婿半个儿,令狐冲是他们一手拉扯大,又和岳灵珊关系亲近,两人倒也般配,他夫妇二人一心想把岳灵珊嫁给令狐冲,怎能让他再娶,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尼姑?

    封舟不过随口一说而已,自然也不会当真。

    事情到了最后,一阵夹缠不清,仪琳悲苦交加,捂着脸大哭着跑了,不戒也只好追了出去,事情便不了了之。

    ……

    华山上的一切仿佛又回到了从前的平静。

    这一天下午,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被四面涌出的乌云所笼罩,不一会传来了春雷阵阵。华山派众人都从练武场回到室内的练武厅里继续练功。

    岳不群、宁中则、封不平各自指点门下弟子练习拳脚剑法,成不忧和丛不弃没有收徒弟,各自回房休息,封舟则站在练武厅门前望向远处的天空,只觉得春雷阵阵当中,群山魏然,远处山峰云雾缭绕,群山起伏,苍苍茫茫,尽收眼底,如同一幅巨大的水墨画一般,美不胜收。

    就在此时,负责值班的弟子高根明走了进来,递给岳不群一张纸条,岳不群看后,微微点头,便停止教授,招来大家共同商议。

    正商议间,豆大的雨点从阴沉沉的天上砸了下来。开始还比较稀疏,过了一会儿逐渐变成了倾盆大雨,天地仿佛连成一片,华山群峰之间一片迷蒙。

    这雨一下,便是半天。等到华山派熄灯就寝的时候,雨势减小变成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自古以来,想要上得玉女峰到达华山派驻地,有很多个必经之路。

    但无论什么样的路口,先得先进入华山范围之内。

    往常这一带的庄户人家都不在意华山上下往来之人,但是自从嵩山派一行人离开之后,他们便得到了叮嘱,密切往来注意一切可疑之人。

    不只是他们,华山范围数百里内,都得到了这个样的叮嘱。

    而江湖上人们所不知道的是,这一年来,华山派加大了对山区和山下百姓的监管力度。

    山民百姓享受着华山派的恩惠。

    小帮小派享受着华山派带来的利益。

    甚至底层丐帮弟子,也受过华山派的拉拢。

    华山上下,方圆百里,早就形成了一个密布交织的网络。

    一旦将这个网络动起来,那么根本没有人能逃脱成千上万人的眼睛。

    此时,华山玉女峰脚下,一处古庙当中,

    显然,这处古庙已经被清理过了,即使下过一场大雨,里面也是十分干燥。

    戌时,古庙之中点燃了火堆,还有一个个的孔明灯。

    三十个黑衣人正在检查自身装备,一个个的将黑色的头套戴在脸孔上,只露出一双眼睛。每一双眼睛都射出桀骜不驯的神色。

    在队伍中间的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此处距离华山玉女峰太华堂有半个时辰路程,大家一路之上不要说话,等到进入华山派院落的时候,按照分工行动。”

    “我再次强调一下,我们先去捕杀华山派二代弟子,尽可能的多杀。”

    “要知道华山派不字辈的有六个人,各个武功不弱,按照分工,我、老二、老三、老四、老五、老六,各自率两个弟兄缠住他们,其他人等料理完其他人再过来围攻他们,大家记住了吗?”

    其中一个蒙面人说道:“大哥,你尽管放心吧!保证一个不留全部给宰了。”

    他话音刚落,一个瘦小汉子说道:“别介啊,可不能全宰了!华山派有不少女弟子的。这些可要留下来。等我们料理了岳不群他们,也好享受一番。庆祝一下啊!”

    另一个蒙面人笑道:“那当然得留下来,我可是听说了,岳不群妻女都是不可多得的美人,尤其是岳不群的老婆,听说驻颜有术,估计一身的嫩肉还能掐出水儿来,这个老子可要预定了!我要第一个来,兄弟们可别给我抢!哈哈哈哈……”

    领头的那位老者沉声喝道:“好了,办好了事情,想怎么快活都行!可是千万别办砸了。左盟主对这次行动极为重视。各位兄弟切莫轻敌大意!小心驶得万年船!”

    “大哥,放心便是,我们又不是第一次做这个买卖了,可谓是轻车路数,这华山派虽然势力强一些,但我们人也多啊,再加上我们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还不是轻松愉快?”

    那领头的老者虽然说的严厉,但是显然也对手下弟兄们的身手很是自信。听着手下这么说,便也没有再啰嗦此事。只是道:“好,大家出……”

    这一个“”字还没有吐出来,忽然听到有人叫道:“大哥,这老头说大家出的时候,为什么要说一个‘好’?”

    “那当然是觉得一切都准备好了,所以才说‘好’!他要是不说好,岂不是还得准备准备?”

    “三弟,你没听他们说嘛,人家是轻车熟路,所以准备的妥妥当当的。”

    “为什么是‘轻车熟路’,难道走熟路就得用轻车马?我偏偏用重车,难道走不了熟路?”

    说话间,古庙外涌进来七八个人。当先一人负手而立,后面则有六个老人叽叽喳喳,话语不停,显然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

    几十个黑衣人齐齐一震,一个个的眼神当中,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他们可是在古庙外有四五个放哨的。

    可是竟然没有一个出讯息,便被这些人闯了进来。

    难道他们已经死了!

    而领头的老者更是一颗心沉到底:“我们已经暴露了,这事只怕要凉。”

    当先那人看着这几十个蒙面黑衣人,哈哈一笑:“左冷禅倒是好大手笔,居然能收拢这么多武功不错的人渣。”

    “阁下是什么人?为何深夜到此,我们兄弟们只是路过此地,而且和嵩山左盟主毫无关系。”

    老者沉声说道。

    “有关系也好,没关系也好,今日今时,便是你们亡命之时。”

    封舟淡淡的道。

    不错,这群黑衣人甫一进入华山地界,行踪便被太华堂所知,因此经过商议,由封舟带着带着令狐冲和桃谷六仙赶到这里,将这群意图冒犯华山的蒙面人一网打尽。

    虽说他们只来了八个人,而眼前却有四十多个黑衣蒙面人。

    但是八个杀四十个,已经是封舟在锻炼令狐冲的缘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