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舟行诸天 > 第174章 剑客三千人
    全场安静。

    无论是剑宗三老还是众二代弟子,都深深地震撼,没有一个人说话。

    从宁中则三言两语,分析透彻田伯光的武学来历,道每一招每一式都在克制,然后最后那一招神通绝学,都深深地震撼了他们。

    众弟子心驰目眩,深深叹服,只觉得师娘的武功,已入化境,世间女侠之中,只怕也是屈一指。

    连剑宗三老,也是心中震撼,不敢置信。

    实在难以想象,宁中则都这般厉害了,那么岳不群会有多么高深的修为?

    丛不弃因为“飞天遁地连环剑”,早就对岳家兄弟十分钦佩,此时见到宁中则的内功,更是钦佩无比。

    至于林震南一家,早就嘴巴张的大大的,当真是不敢相信的样子。

    尤其是林震南,不但震惊,而且一丝庆幸:“我经营福威镖局十几年,以为自己在世间武功当属一流,谁知道不过是井底之蛙而已,就算没有青城派,早晚也会被其他门派挑翻。”

    林平之则简单多了,他想到当日衡山镇茶馆之内,师父岳不鸣隔空击物,让衡山掌门都要全力以赴,更是瞬间擒拿余沧海,面对二十多个武林前辈依旧飞扬跋扈,心中只觉得华山派的威风,本该如此。

    岳不群却是莞尔一笑:“师妹,你内力精进如此,却连我也瞒过了。”他夫妇是同门结缡,年轻时叫惯了,成婚后仍是师兄妹相称。

    宁中则笑道:“大师兄过奖,雕虫小技,何足道哉!”

    在岳灵珊娇嗔顽笑当中,岳不群给宁中则这一招去了一个名目,叫做“无双无对,宁氏一剑”,宁中则嘴上不说,心中却是十分满意。

    岳不群呵呵笑道:“儿、戴子、根明,你们还不过来谢过师娘。”

    三人大喜,连忙过来对宁中则躬身行礼,宁中则微微一笑,道:“以你三人武功修为,好好琢磨这一招的话,当能在三个月内练成,此后触类旁通,一身修为当能更上一层楼。”

    三人心中更是喜悦,跪倒在地,向宁中则磕头。

    岳灵珊这时候插话道:“爹,你也创出几招‘无比无敌,岳家十剑’传给女儿,好和大师哥比拼比拼。”

    岳不群摇头笑道:“不成,爹爹不及你妈聪明,创不出甚么新招!”岳灵珊将嘴凑到父亲耳边,低声道:“你不是创不出,你是怕老婆,不敢创。”岳不群哈哈大笑,伸手在她脸颊上轻轻一扭,笑道:“胡说八道。”

    这时宁中则看向封舟,笑问:“不鸣,你见识高,对于克制田伯光还有什么见解?”

    她知道封舟武功高深无比,这两个月来横扫西南,只怕实力更上一层楼。再说他曾经结合丛不弃的武功特点,为他量身打造一套剑法,因此对于这种临时触击,巧心慧思,以自身造诣,结合华山派的内功和武功创造新招的本事,只怕远在众人之上,因此一定要问问他的意见。

    封舟道:“大嫂的这一招,气势恢宏,一往无前,一剑出,内力已经笼罩敌人,让敌人避无可避,唯死而已,既可以用在单打独斗,也可以面临敌人围攻的时候,化直为横,将手中利剑化为暗器杀敌。”

    他说话间,手中已经拿起一把利剑,道:“我以为,当震断剑身的时候,三分直劲,七分横劲,可以依照击杀十六位好手。”

    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太华堂中间位置。

    岳不群面上显出凝重之色,知道此时是封舟演武,便安排弟子们搬来几十个假人,围在封舟周围。

    只见封舟手持利剑,忽然身形一动,刹那间一剑出击,犹如闪电一般,击向面前的假人,剑尖触碰到假人的时候,右手向前疾送,眼见这一剑是在它身上对穿而过,却是忽然定在那里。

    那剑停了只是一刹那时间,可是在有心人眼里却如同一炷香时间一般。

    “铮”的一声,剑身碎裂开来。

    剑尖前冲,冲入面前假人体内。

    其余碎剑断片,却像长了眼睛一般,分别射中封舟面前视野范围内的十五个假人,全部击中膻中穴。

    “好!泰山派有一招‘一剑破七星’,我看这一招可以定名为‘剑客三千人’。”岳不群呵呵笑道。

    “多谢掌门赐名。”封舟道。“《庄子·说剑》:“昔赵文王好剑,剑士夹门而客三千余人。大哥把这一招定名为‘剑客三千人’,乃是形容这一招杀伤力十足。”

    他说着,冲宁中则拱手道:“若非大嫂以巧心慧思,创出‘无双无对,宁氏一剑’,我也不能在此基础上推衍出这一招来,我们华山派每一位宗师打造的功夫,都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大嫂请受我一拜。”

    众人见状,无不心生感慨。

    宁中则与令狐冲试剑当中,创出一招杀伤力极大的招式来,已经难能了。

    没想到封舟又根据那一招的特点,临时触击,也瞬间创出一招以一敌多的剑招来,足以体现封舟对华山剑法的造诣之深。

    “华山剑法,尽归岳氏一门矣!”封不平心中感叹。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成不忧想到。

    丛不弃则心中激动万分:“若是我时常与岳师弟交流,这剑法想必会更上一层楼!”

    岳不群微微一笑,说道:“德诺,你去安排香烛,岳师叔收徒弟,让平之参拜本派列代祖师的灵位。”

    劳德诺应道:“是!”

    片刻间安排已毕,众人来到后堂。

    后堂梁间放着一块匾,上面写着“剑气冲霄”四个大字,掌上布置肃穆,两壁悬着一柄柄长剑,剑鞘黝黑,剑穗陈旧,都是华山派前代各宗师的佩剑。

    其实那块匾本来写着“气冲霄汉”,但是封舟回来之后,为了拉拢剑宗归山,便建议岳不群将“气冲霄汉”改为“剑气冲霄”。

    封舟踏前一步,对着香案躬身施礼,随即祷祝道:“弟子岳不鸣,得掌门允许,今日收录福州林平之为徒,弟子当用心教导,将林平之教导成为武林第一流高手,将华山派的影响力扬光大,威临江湖!”

    林平之听师父这么说,忙恭恭敬敬跪在蒲团上。

    封舟看向林平之,语气森然:“我华山剑客,行侠仗义,除暴安良,遇见不平,则尽力平之,一会自有人告诉你华山门规,但我只说一句,大丈夫昂立世间,诛敌戮贼,但求不愧俯天地,随心而欲,念头通达。”

    他这一句话说的豪迈之极,不光林平之心情激荡,连其他人都震撼不已。

    只有岳不群心中想到:“看来不鸣为了得到那三本武林秘籍,不知道受到多大的苦楚,受了多少委屈,以至于练就了如此强烈的杀性,所幸他横扫天南,杀戮的都是匪徒之辈,也是我华山之幸,天下正派之幸。”